相关标签

对民法通则第9条资源及环境的解读剖析

发布时间:2019-11-25 11:45

  关键词: 人身性资源; 财产性资源; 资源保障制度; 生态; 法律环境

  《民法总则》第九条的诞生意味着民法典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超越了过去以不强调社会责任、仅以法律行为中行为人主观意思自由为核心的无边界、纯意思自由的个人主义民事法律体系。对“节约资源、保护生态环境”的正确解读是迎合民法典立法之需求。笔者将从对“节约资源、保护生态环境”的法律解释出发,探寻《民法总则》第九条之最终含义,再以此为基点对民法典之立法提出微薄建议。

  一、学界关于《民法总则》第九条之“节约资源、保护生态环境”存在的理论分歧

  ( 一) 学界关于该条解读的观点介绍

  1. 主流观点一: “资源”仅指自然资源,“生态环境”仅指自然生态环境

  在第九条被纳入《民法总则》基本规定以前,学界关于“资源”与“环境”的认知基本都是“自然资源”与“自然环境”,他们从环境保护和资源节约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并以此为出发点大力倡导“有限资源节约”与“环境保护”进入民法领域。例如,这一阶段有学者主张: “绿色民法典”是对环境问题的积极回应,[1]“节约资源、保护生态环境”的目的是为实现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相处[2]。

  在《民法总则》的编纂过程中,关于该条的解读也被限制于“自然资源”与“自然生态环境”。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建国在做《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 草案) 》的说明时说: “这样规定,既传承了天地人和、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优秀传统文化理念,又体现了党的十八大以来的新发展理念,与我国是人口大国、需要长期处理好人与资源生态的矛盾这样一个国情相适应。”[3]也正是由于对该条这样的理解,一度将该条款移到民事权利一节,修改 为: “民事主体行使民事权利,应当节约资源、保护生态环境; 弘扬中华优秀文化,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4]

  在《民法总则》公布以后,学界关于该条的理解基本趋于一致,诸多学者撰文对该条进行了解释与说明。有学者明确提出该条是对环境问题做出的积极回应,[5]认为该条对解决我国面临的日益严重的资源短缺和环境污染问题具有重要意义[6]。

  2. 主流观点二: “资源”指民法财产关系中的“财与产”

  以徐国栋为代表的学者持扩大解释说,认为资源是指民法财产关系中的“财”与“产”。在《绿色民法典草案》中,[7]他以悲观主义的人类未来论为基础,建构了绿色民法体系,明确提出民法典的修饰词 “绿色”指的是民法调整对象的“人”和“财”两个要素间紧张关系的缓和与解决。他认为,资源不仅包括自然属性的山林、土地、河流等,而且包括人所创造的房屋资源、医疗资源、非动物资源等,并为此创建了一系列保障资源有效利用的制度,例如取得时效制度、分时使用度假合同制 度、相邻关系制度等。[8]

  虽然以徐国栋为代表的学者们有不同于传统自然资源的资源解读,但是在环境的解读方面仍然没超出法律文本对环境的界定。以他为代表的学者们认为,对此类资源的节约与使用就是从另一角度保护了自然生态环境。他们对环境的理解与主流观点一是相同的。

  ( 二) 批驳与前进

  上述两种观点均不能完整地解释现今第九条的 内容。具体原因如下: 首先,如果按照草案说明中的解读,“节约资源、保护生态环境”应指“节约自然资 源、保护自然生态环境”,那么其就应是对公民从事 民事活动应当遵循的一种义务规定,应放置在第五 章“民事权利”中,而非第一章“基本规定”中。其 次,根据语义解释和体系解释,该条处于第一章也应 解释为“节约民事法律资源、保护民事法律环境”。再次,如果按照普通意义上的扩大解释论,则不利于 该条对民法典所有条文的适用,而且仅将“资源”解 释为自然资源与人为资源并没有完整地解释该词。最后,基于实践的要求,单纯将该条局限在自然资源 和自然环境内不利于公民从事民事活动时对民事资 源和民事环境的保护。因此,从“自然资源、自然生 态环境”的角度来解读第九条已不符合现实要求。

  “资源”非自然资源,“生态环境”非自然生态环境。法律需要进步,语言是理解( 交流) 的基本工具,[9]法律语言的解读是法律实践的焦点。主观解释论并不能使法在实践中得到有效的运用,不能保证法的确定性。对法律条文的认识既要植根于法律规范本身,又要与社会实践相结合。对该条的解读仅限于“自然资源”与“自然生态环境”并不能从全面性和大局性方面迎合“绿色民法典”,将“资源”解释为“民事法律资源”,将“环境”解释为“民事法律环境”,将“生态”解释为“和谐、美好”,可以从根本上将民法体系中的一切民事活动囊括于资源利用的范畴内,将所有与环境有关的问题解释在民法体系中,有利于公民从事民事活动时更加注重对资源的节约、对民事环境的保护。

  在“绿色原则”入法以后,有学者提出,“从当前民法典编纂各工作小组提出的分则草案来看,更是出现了‘绿色原则’被’虚置’的端倪”[10]。这种观点是片面的,他们只看到了自然资源和自然生态环境的虚置,没有看到民事法律资源与民事法律环境的充分利用和保护。而有学者认为,“时效”“物权变动”和“合同制度”中都体现了民法典的“绿色”。[11]该种观点是徐国栋关于“绿色民法典”某些观点的延续,[8]只看到了“绿色原则”中的极少部分的资源,没有将眼界放于整个民法体系。其他一些学者对第九条的解读都限于“自然资源和自然生态环境”,本研究将从法律解释的角度来深度分析此种解读的局限性。

  二、立足法律语义解释“有利于节约资源、保护生态环境”

  规定于《民法总则》第一章中的“资源”应指民 事法律资源,具体可分为两种类型的资源,即“人身 性资源”与“财产性资源”。在此之外,民法体系还 规定了诸多保障资源有效利用的各种制度。“生态 环境”一词根据语境应分开解读。“生态”一词适应 当下众人对该词的理解,解释为“和谐”,而“和谐” 又可认为是整个民法体系的和谐; “环境”一词应解释为“民法体系法律环境”。简言之,“生态环境”应 解释为“和谐的民法体系法律环境”,迎合民法典的 编纂又可简称为“和谐的民法典法律环境”。

  ( 一) 《民法总则》第九条之“有利于节约资源”

  1. 人身性资源

  本研究讨论的人身性资源非所有的人身性资源,仅限于可以进入民事活动的可对价的资源,属于存在物权属性的资源类型。

  因为人具有特殊性,所以人身性资源相对财产性资源数量较少。此处的人身性资源是指自人之为人时起就附着于人体的可流通的资源,而姓名、人格、荣誉、亲权等不包括在内。如此界定的原因是因为民法是调整平等主体之间的财产关系与人身关系的法律,《民法总则》第九条关于资源的表述是“节约资源”,即关于资源的界定必须是可以节约的财产性资源与人身性资源,而类似姓名、人格和荣誉等都是于自身以外不得交换的。在实践中买卖的“姓名”( 如在网上购买名字) 并不是姓名本身,卖方取得的只是取名的劳务费。

  欧阳爱辉,吴升圆 《民法总则》第九条“节约资源、保护生态环境”的解释适用

  ( 1) 人体内可流通的资源。人体内可流通的资源分为人体器官、血液制品。人体器官是人身性资源的一种,属于第九条资源之一,经所有权人同意在不违反强制法的情况下可以进行流通。心脏、眼角膜、肺脏、肝脏、肾脏和胰腺、骨髓等都属于人身性资源中人体器官的资源。血液也是人体内可流通的资源之一,早在很久之前我国就对血液制品的流通做了相应的规定。此类人体器官和血液制品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进行流通是对资源的有效利用,是符合民法属性的特殊规定。如果对人身性资源的取得超过了民法中物权的属性要求,那么就不再适用民法法系对它的规定。

  ( 2) 人身性的外在性可利用资源。该类资源包括肖像、嗓音、嗅觉、味觉、听觉、视觉、体形等,比较宽泛。《侵权责任法》规定,侵犯肖像权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民事主体可以利用上述资源进行民事活动,例如,嗓音好者可做歌唱家,嗅觉、味觉等好者可利用此类资源做美食家等。民事主体在从事民事活动的过程中,本着意思自由的原则,在此类资源进入民事活动后应节约并有效利用。

  2. 财产性资源

  财产性资源是民法中的重要资源,是构成第九 条资源的重中之重。民法典本身就是建构于资源之 上,其绝大部分内容都是对现实中财产资源的调整 和利用。第九条“资源”之“财产性资源”,指的是各 类可以于民事活动中利用的存在财产属性的资源, 包括有形财产性资源和无形财产性资源。资源可以 有主,也可以无主。不论资源属于哪种类型,民事主 体在从事民事活动中都应当以“节约资源”为准则。根据主观解释论,第九条之“资源”应指自然资源。

  有形资源分为动产资源和不动产资源。此两类 资源于民法法系中有规范。动产资源种类丰富,在 各法中均有大量涉及,例如《物权法》第二十四条规 范的船舶、航空器和机动车,《合同法》中保管合同、运输合同的客体。不动产指由于不容易实现事实上 的占有而标明财产权利所属的特殊的物。[12]不动产 资源包括土地及其建筑物、构筑物,未与土地分离的 矿藏、水源等。[13]其中土地、矿藏、水源就属于自然 资源。根据《民法总则》第九条的规定,民事主体在 民事活动中应当本着节约资源的原则,例如,建筑物 的存在应当最大化利用,《合同法》规定了转租权合 同制度、《物权法》规定了用益物权制度、《侵权责任法》规定了破坏建筑物资源的法律责任。

  无形资源在现实中大量存在,例如空气、氧气、品牌、商誉。氧气与空气可以售卖,在《合同法》中 属于买卖合同的客体。此类有主的无形资源受到侵 犯时公民可依据《侵权责任法》寻求救济,对此类资 源的节约与保护可以保障“绿色”生态环境。品牌 和商誉是经济法客体的重要组成部分,其经济价值 不言而喻。品牌和商誉自其诞生起就具有资源的属性,对于相对人的侵犯,权利人可以依据《侵权责任 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知识产权资源和自然资源都属于财产性资源。知识产权资源是《知识产权法》中的客体,是该法规 制的对象。《知识产权法》中的知识产权所有权人 和用益物权人均是以知识产权资源的存在为基础 的,否则,则无所谓知识产权。知识产权物权人在行 使相关物权时也应以节约知识产权为原则,最大化 地运用知识产权。《知识产权法》第四节“权利的限 制”即是对节约知识产权、有效利用知识产权的最 直观的规定。民事法律制度中诸多法律的建构都是 基于自然资源。例如,《合同法》中的“供用电、水、气、热力合同”章,就体现了《民法总则》第九条之“节约资源”的特性,建立在电、水、热力资源之上;《物权法》中的宅基地使用权、建设用地使用权,都是以土地为载体建构,都是为了自然资源的利用而建构。

  3. 资源保障制度

  民法法律制度以资源为客体,以制度为导向,故 而整个民法法系( 未来称为民法典) 都是“绿色”的, 利用资源是手段,节约资源是目标。制度建设的完 整性使得资源的利用更加合理,而现行民法法律制 度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资源的利用和节约问题,

  《民法总则》第九条之“节约资源”基于其所处位置的特殊性,应当在未来民法典的制度建设中得到更多、更明确的体现。

  ( 1) 善意取得制度。本制度是指无权处分人处分财产( 即资源) 后,相对人基于善意的意思取得该物的所有权。善意取得制度的效用不仅包括保护交易的安定,而且包括对资源最大化利用。对善意取得人取得物权的效力进行认可,使资源能够被善意第三人有效利用,防止资源闲置时的浪费。

  ( 2) 知识产权的保护期制度。《知识产权法》第二十一条对公民的作品,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作品、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摄影作品的保护期做了较详细的规定。第二十一条的规定能够保障知识产权资源在保护期以后得到最大化利用和回馈社会,完全符合《民法总则》第九条“节约资源”的要求。

  ( 3) 买卖合同制度、融资租赁合同制度。《合同法》规定了众多关于节约资源的制度,买卖合同制 度和融资租赁合同制度是现实生活中比较常见的两种制度。公民的买卖民事法律行为在社会实践中处 处可见,买卖行为的客体即为“资源”。买卖合同制 度的建立是为了将社会闲置的资源利用起来,防止 资源的浪费。融资租赁合同制度的建立则是为了多 方资源相互协调、利用。当一方资金( 资金也是一种资源) 不足以购买全部租赁物( 资源) 时,由第三方资金充足者出资购买租赁物,再出租给承租人。在这三方中,第三方既是出租人,也是购买人,第一 方仅是承租人,第二方是出卖人,存在买卖合同和租 赁合同,保障了三方的利益。

  ( 4) 地役权制度。《物权法》设置了地役权制度,该制度既属于物权,又属于合约权。地役权在《物权法》第九条中的表现是供役地放弃一部分权 利,以保障需役地资源的有效使用,供役地放弃的权 利从一定程度上说也属于资源。供役地与需役地之 间是资源的相互交换与取舍的关系,二者相辅相成。当需役地权利人浪费供役地资源时,供役地权利人 有权解除地役权关系。

  ( 二) 《民法总则》第九条之“保护生态环境”

  1. “生态”的法律文本含义解读

  古代文学中关于“生态”的解读共有三类: 第一类是南朝梁简文帝《筝赋》和《东周列国志》第十七回提到的“生态”,指美好的姿态; 第二类是唐朝杜甫《晓发公安》中的“生态”,指生动的意态; 第三类是秦牧《艺海拾贝·虾趣》中的意指生物的生理特性和生活习性的生态。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众人思想的变化,“生态”一词目前在社会上表达的意思丰富多样,主流的意思是指生物的生活状态,以及它们之间和它与环境之间环环相扣的关系。

  对于法律文本中的“生态”,应因其文本性质的不同做出符合法律性质的解读。对该词做出“美好的、和谐的”解读符合要求。首先,第九条“保护生态环境”之“环境”根据其所处法律文本的位置应解读为“民法体系法律环境”,故而“生态”结合语境应 做“美好的、和谐的”解释。其次,对“生态”一词仅解读为自然属性生态不利于对“资源”的解释与适 用,会使得该条的适用范围大大缩小,不符合第九条 的完整语义,第九条之“资源”不仅包括自然资源, 而且包括众多其他资源。最后,对“生态”做美好与 和谐的解释有利于“绿色民法典”的实现,对民法典 的制定也会有参考作用。

  2. “环境”的解读

  根据语义解释,《民法总则》第九条的“环境”应 指“民法体系法律环境”。参照《现代汉语词典》,“环境”可解释为周围的地方、情况和条件[14],故在法律文本中规定的环境应解释为以民事法律为中心形成的一种有机整体。《〈民法总则〉草案说明》中的自然环境应属于受民事法律规范的自然环境,是法律环境的一种。此时的自然环境并不是普遍认知下与“社会环境”“人工环境”相对应的“自然环境”,而是属于“社会环境”中的“法律环境”。对于“法律环境”中规范的“自然环境”,可称为法律自然环境。

  民法体系法律环境分为两层: 一层为外部表现, 即民法体系法律制度、民法体系法律规范、民法体系 法律组织机构及法律设施等; 另一层是内化的里层结构,即民法体系法律意识形态。

  在外部表现上,民法体系法律制度又可称为民 事法律制度,它涵盖内容极其广泛,由外及内包括但 不限于民事权利法律制度、民事义务法律制度、民事 法律原则。民事权利和民事义务法律制度是指民事 主体从事民事活动所享有的民事权利和民事义务。民事权利法律制度具体可分为人身权制度和财产权 制度。民事义务法律制度的分类则有多种,一般分 类有消极义务和积极义务制度,法定义务和约定义 务制度。民事法律原则是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必 须遵循的基本原则,例如平等原则、诚实信用原则、意思自由原则等。根据语义解释,民法体系法律规 范是指存在于民法体系中、由国家有权机关制定的、为人民普遍遵守的一种行为规则。它是民法体系法 律环境的基底,是填充民法体系框架的重要内容。

  内化的里层结构即民法体系法律意识形态。解读这一词语首先要认知“意识形态”一词。从语义解释的角度分析,意识形态是一种主观认知,是民众对事物的感官理解。民法体系法律意识形态则是民众对民法体系所持有的一种主观认知。民法体系法律环境的核心内容是决定民法体系法律环境是否“绿”的重要标志。民众的法律意识形态愈合理,民法体系中法律的实施愈顺畅,公民对民法法律的接受度和认知度就愈高,在从事民事活动中就会主动回避民法体系法律规范的禁区,使得民法体系法律环境更加清洁。而决定民众民法体系法律意识形态的要素很多,例如法律环境的外部表现、社会环境的影响等。为了民法体系法律环境的和谐与稳定,健全里层结构、促进民众法律意识形态的成熟必不可少。

  三、立足本研究关于《民法总则》第九条之解读对民法典编纂的思考

  ( 一) 对各编基本规定的思考

  立法机关在民法典编纂中应明确资源和环境的属性和地位,在各编基本规定章加入对资源和环境的规定。具体如下: 将物权编的基本规定章的第一条修改为: “为了维护国家基本经济制度,维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明确物的归属,促进物权资源利用最大化,保护权利人的物权和物权法律环境,根据《宪法》,制定本法。”在现有《知识产权法》的第一条前新增一条款: “本法所称知识产权属于民事法律资源之一,各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充分利用知识产权,维护知识产权法民事环境。”在合同编的一般规定中新增合同基本原则条款: “当事人应当以节约合同资源和保护合同法法律环境为义务。”将侵权责任编第二条修改为: “侵害民事权益,应当依照本法承担侵权责任。本法所称民事权益,包括生命权、健康权、姓名权、名誉权、荣誉权、肖像权、隐私权、婚姻自主权、监护权、所有权、用益物权、担保物权、著作权、专利权、商标专用权、发现权、股权、继承权等人身、财产资源权益。”婚姻家庭编和继承编是关于人身权利资源的规定。本研究认为,人身权利不能被“资源化”,因为人身权利的资源化有可能导致人的权利的物质化和利益化,不利于保护人。因此,本研究不建议在婚姻家庭编与继承编中加入关于《民法总则》第九条的规定。

  对于《民法总则》,笔者认为,应当对意思自由原则进行限制,在《民法总则》的未来立法解释中对

  《民法总则》第五条进行解释与说明: “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原则,按照自己的意思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法律关系。但在自愿的前提下不得浪费资源、破坏环境。”目前,自愿原则的设立因其无边界性导致民事主体基于物权人身份无限制地浪费资源、破坏自然环境,使民事活动中诸多资源被浪费、自然环境被破坏。自愿原则与资源不像“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二者可以做相应的限制,让渡一部分自愿以保护当下社会更加需要的资源与自然生态环境。

  ( 二) 基于自然资源与自然环境对各编的立法建议

  正如上文所述,在民法典的编纂过程中出现了自然资源与自然环境被虚置的端倪,[10]而第九条最终能够被规定在基本规定节正是因为各界对自然资源和自然环境比较重视。这种民法典的编纂中原因性规定被虚置的情况是极度不正常的,也是违背基本规律的,不符合法律编纂的特性。

  自然资源和自然环境的相关规定应当在各编中 得到重视和体现。例如,在物权编中确立物权行使 的环保原则,增设资源利用权[10]和地上权,在合同 编中增设资源利用权合同,在侵权责任编中增设环 境污染侵权责任赔偿分层制度,细化自然资源归属 问题。此类立法可以帮助实施《民法总则》第九条, 使得该条得以全面贯彻。

  ( 三) 对民法典其他相关立法的建议

  一是宅基地三权分置制度。笔者建议根据国家政策在民法典物权编中加入宅基地三权分置制度设计,将三权分为所有权、使用权和资格权。在物权编中增设地上权,[15]将资格权和使用权放入地上权设计中,分离使用权、资格权、所有权主体,增强乡村的经济实力与发展活力,[16]促使农村宅基地市场迸发市场吸引力,引进外部资金,解决农村宅基地资源闲置问题。确定地上权的合法性,打破传统“房地一体主义”,结束房屋所有权的存续必须以其吸附于宅基地使用权为唯一条件,[17]将宅基地之上的权利单独设定,建设新的物权。

  二是分时使用度假合同。基于现实需要和资源最大化利用的考虑,笔者建议于合同编中新增分时使用度假合同的相应条款。目前,房产资源的供应不均及购房者的需求不均等,致使许多买房者无房可买、有房者却房子空置的情况屡见不鲜。在热门的旅游景点和避暑、避寒地区,房产在淡季空置的情况也很严重。基于此,为合理使用住房,实践中出现了分时使用度假合同的情况。因该合同属于无名合同,在合同的订立和履行中经常发生合同内容的错误与混乱,导致难以解决纠纷。因此,合同编新增分时使用度假合同有利于闲置房屋资源的利用,符合“节约资源”原则。

  四、结语

  民法法系中的法律都是以规范现实生活中的资源为基础的。《民法总则》第九条在“资源”方面的解读就是: 对于客体的资源,民事法律关系主体应当节约、最大化利用,以防止资源的浪费。法律解释是推进法律实施的重要手段。对《民法总则》基本规定的解读,不论是在法学理论中还是在法律实践中均具有重要意义。按照“节约民事法律资源、保护和谐的民事法律环境”的理解,对民事法律资源使用要符合有效利用的原则,而且对民事法律环境有了更明确的表示,也符合“绿色民法典”中“绿色”的基本特征。从语义解释的角度解读第九条既未超出法律文本的含义,又符合《民法总则》基本规定的整体要求,故而,“节约民事法律资源、保护民事法律环境”即第九条的最终含义。

毕业论文:http://www.3lunwen.com/fx/mf/708.html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探讨优化模拟法庭在民法实践中的应用方法

     移动版:对民法通则第9条资源及环境的解读剖析

本文标签:
最新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