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标签

《民法总则》183条对见义勇为明确其定义及构成要件

发布时间:2019-11-25 09:50

  关键词:民法总则;见义勇为;无因管理;补偿责任;保险救济

  2017 年10 月1 日生效的《民法总则》更多地彰显了人文关怀和时代精神。其中,见义勇为条款正是人文关怀的集中体现,强化对见义勇为者合法权益的保护是树立良好社会风尚、维护社会和谐的必然选择,对发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民法总则》第183 条规定的见义勇为条款是对《民法通则》第109 条和《侵权责任法》第 23 条的高度浓缩与修正,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讨论。殊不知在《民法总则》颁布之前,见义勇为条款早已散见于各地方规定的条例和办法之中。这些条例和办法详细规定了见义勇为者的行为认定、损害救济以及奖励机制。虽然见义勇为条款由来已久,但依然存在诸多需要完善的地方。笔者就针对相关问题展开讨论。

  二、见义勇为的定义及构成要件

  (一)见义勇为的定义

  最早对见义勇为进行系统阐述的是以张海峡为代表的学者,他们认为:“见义勇为更多体现的是人们的道德判断标准,明显不符合法律术语要求的严谨,因此,笔者拟一词:紧急救助。”[1]杨立新教授则称其为“防止侵权行为”[2],针对上述观点,笔者认为均欠妥当。因为我国《民法总则》第184 条已经专门规定了紧急救助制度,如果将《民法总则》第183 条也这样命名,容易引起混淆,同时,经过仔细对比后,发现《民法总则》对民事权益注重的是“保护”,而不是《民法通则》109 条和《侵权责任法》第23 条规定的“防止、制止”。因此,称之为“防止侵权行为”于法无据。虽然有些学者认为“见义勇为道德意味太浓,不是传统法律术语”,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民事案件案由规定》(法〔2011〕42 号)创设了“见义勇为受害责任纠纷” 这一案由,既然见义勇为制度已被权威部门所承认,那么《民法总则》183 条称为见义勇为条款也未尝不可。

  对见义勇为比较权威的解释主要来源于两方面:第一,散见于各省市制定的地方性法规、规章之中,主要包含三种形式。其一是定义式,对见义勇为的构成要件予以抽象概括,最终形成一个条款,以浙江、四川等地为代表;其二是罗列式,将见义勇为的常见类型罗列出来,以方便司法机关适用,主要以北京、江苏等地为代表;其三是定义加罗列式,先对见义勇为概括规定之后,罗列几种常见的情形以备适用,主要以山东、南京等地为代表。第二,学界通说,即:“行为人为了保护他人民事权益,而实施的防止危害、制止侵害,以使他人的财产、人身免受或者少受损害的正义行为。这种行为是有利于国家和他人的行为,是法律鼓励的行为。”[3]综合来看,学界认为见义勇为主要包含两种情形:一是防止、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二是抢险救灾的救助行为[4]。笔者认为上述定义存在以下问题:第一,地方性法规在定义的过程中将公民履行义务的行为和专业人员执行职务的行为排除在外,但是并没有说明这些专业人员在上述情形之外进行见义勇为行为该如何认定。第二, 学者的定义指向性特别明确,这就容易导致定义的涵盖面不够,对见义勇为的认定更加严苛。

  笔者认为,见义勇为就是指自然人在没有法定或者约定义务的情况下,为了使他人的合法权益免受或者少受不法侵害而实施的并被法律所认可的行为。

  (二)见义勇为的构成要件

  见义勇为主要包含两方主体:救助者,受助者。侵害者可以有,也可以没有,并不是见义勇为的必备要件,因此先不予考虑。而救助者主要包含行为主体、主观意愿和客观行为;受助者包含受助主体、受助对象和受助状态。

  1. 行为主体

  行为主体只限于自然人。行为主体在见义勇为的过程中并不需要进行意思表示,是一种事实行为,对行为人的行为能力以及责任能力并无要求。当然,对于心智不太成熟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和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立法者并不鼓励其进行见义勇为,但也没有明令禁止他们见义勇为,如果发生了类似事件,也应当得到法律的肯定。

  2. 主观意愿

  主观意愿包含两个方面的构成要素:其一内心意思,即救助者必须出于自愿;其二是目的意思,救助者是为了维护他人的权益。自愿主要包含两点:其一指没有受到外界强制力;其二是无约定和法定义务。约定义务主要是合同义务,例如当事人有偿委托他人进行救助,法定的义务主要来源于法律、法规以及规章的规定,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规定了消防员的义务、《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规定了警察义务,这些均不适用《民法总则》第183 条的规定来处理。

  3. 客观行为

  行为人必须实施了维护他人合法权益的行为。这是客观构成要件。有学者指出救助行为是指:“为防止或制止他人的人身或者财产遭受损害而提供救援或者帮助的行为,但依据合同义务或者负有法定职责的工作人员实施救助的除外。”[5]见义勇为的救助行为与该定义相比范围要小,因为,首先见义勇为的保护对象一般以人身安全为主。其次,救助行为应当是积极作为,不包含消极不作为,如将突发疾病的人送医。但是见义勇为没有使受助人获益,则无权请求受助人补偿。如规劝他人不要自杀,但最终被害人还是自杀的,由于自杀者父母并未从该行为中获益,因此不能依据见义勇条款主张补偿责任①。

  4. 受助主体

  受助主体是“他人”。“他人”如何理解,首先“人”包含自然人、法人和国家。笔者认为对这一问题的理解需要注意以下三点:其一,误将他人民事权益当成自己的予以管理,属于误信管理,不适用无因管理的规定,但是可以适用见义勇为的补偿责任[6];其二,保护他人的民事权益并不排斥保护自己的权益②;其三,有见义勇为情节,但没有见义勇为行为,那么,主观上是否为他人谋利益就需要举证证明,如某楼失火,救助者跑到三楼的时候滑倒摔伤,那么就需要证明其跑到三楼的行为是为了救火,否则就不能向受益人主张补偿③。

  5. 受助对象

  受助对象是他人的“民事权益”。有两点需要注意:第一,“追捕侵害者”的行为可以视为民事权益。如公交车因机车故障失火,有一乘客甲不满, 对司机进行殴打后试图逃跑,乘客乙阻止侵害人甲逃跑的过程中被打伤④。这一过程中,乘客乙阻止甲逃跑的行为可以减少很多程序上的负担,也应当视为民事权益。第二,民事权益的大小并不影响见义勇为的成立。如一个未成年人帮别人捞掉在河里的衣服而溺亡,法院最终认定见义勇为, 让受益者承担一定的补偿责任⑤。

  6. 受助状态

  受助状态是指他人的财产、人身安全被侵害的事实正在持续进行中。如果侵权事实根本没有发生,或者虽然发生,但已经结束,这些情况均不符合见义勇为的时间条件。因为见义勇为就是以为了保护他人财产、人身安全,并且财产、人身权益处于需要救助的紧急状态。对于紧急情况的理解,有的学者主张:“紧急情况包含人身和健康两个方面,即生命和健康处于刻不容缓,需要紧急救治的状态。”[7]

  三、见义勇为可能导致的四种损害责任

  笔者认为,见义勇为可能会存在三方结构:侵权者、救助者和受助者。那么,见义勇为过程中可能会产生四种损害情形:救助者造成侵权者损害、救助者造成受助者损害、救助者造成无关的第三人损害、侵权者造成救助者损害。这四种损害如何救济?

  (一)救助者造成侵权者损害

  救助者对侵权者造成的损害主要是指在见义勇为过程中采用的手段、方式过当对侵权人造成人身、财产的损害。对于这种损害责任,主要适用《民法总则》第181 条第2 款⑥和《侵权责任法》第30 条的规定予以处理,对于尺度适当的防卫行为,一般不承担民事责任,只有防卫超过必要限度,并且造成不应有的损害才要承担责任。当然,这种责任要限定在民事责任领域。当损害超出一定的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则需要承担刑事责任,适用《刑法》第20 条第2 款予以处理。

  (二)救助者造成受助者损害

  救助者造成受助者损害是指救助者在见义勇为过程中由于故意或者重大过失对受助者的人身财产造成的损害。由于见义勇为一般发生在比较危险的领域,如在抢险救灾或者同违法犯罪作斗争的过程中,具有一定的对抗性和危险性。所以通常情况下或多或少都会对受助者的人身、财产造成一定的损害。如果一般过失造成损害就要承担责任的话,那么好多见义勇为者就会望而却步, 不利于弘扬社会正能量。而对于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受助者损害,一般援引《侵权责任法》第6条第1 款⑦的规定处理。

  (三)救助者造成第三人损害

  救助者造成第三人损害主要是指救助者在见义勇为的过程中由于自己的过错造成自己、受助者以及侵权者之外第三人的损害。在这种情况下,主要看救助者的主观心理,主要分为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为一般过失,这种情况主要类比适用紧急避险的有关规定处理,即《民法总则》182 条第1 款⑧的规定,由引起险情的侵权人承担责任。第二种情形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这属于一般的侵权行为,适用《侵权责任法》第6 条予以处理。

  (四)侵权人造成救助者损害

  这是一种最常见的损害责任类型。主要援引《民法总则》第183 条的规定处理。这一规定的理论基础来源于两点:其一,无因管理的相关规定,该规定为见义勇为者向受益者请求补偿责任提供了理论基础,即受益者负有一定的补偿义务,依据来源于《民法通则》第93 条和《民通意见》第132 条[8]。其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因为《侵权责任法》依据“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为主,受益人承担补充责任为辅”的救济规则[9]。这两点正好可以为侵权者的赔偿责任和受益者的补偿责任提供依据。

  四、见义勇为和无因管理之间的区别

  我国《民法总则》第121 条⑨规定的无因管理制度是对《民法通则》第93 条的完善与修正。仔细比较两个法条发现:《民法总则》减少了“服务” 两字,将“要求”改为“请求”;将“偿付”改为“偿还”。文字表述更加严谨、科学,但是实质内容并无明显差异。那么,《民法总则》第121 条规定的无因管理制度与《民法总则》第183 条规定的见义勇为制度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呢?有的学者主张无因管理制度包含见义勇为制度,认为见义勇为属于紧急无因管理的一种特殊情形[10]。按照这一说法,既然无因管理作为见义勇为的上位概念,理应包含其全部的构成要件。但是笔者认为这一观点有待斟酌,主要是基于以下两点考虑:

  第一,有些见义勇为的情形无因管理制度不能涵盖。2017 年3 月17 日,公安部发布了关于《见义勇为人员奖励和保障条例(草案公开征求意见稿)》第9 条第4 款规定了属于见义勇为的情形,其中第3 项规定:“主动协助司法机关抓捕犯罪嫌疑人,破获重大刑事犯罪案件的”。这一条款是不是无因管理值得推敲。首先,无因管理制度来源于罗马法,最早适用于“为不在之人管理事物”[11]。有的学者主张:“无因管理是指没有正式委托,却如同接受了委托人的委托处理事物的一种行为关系”[12]。而德国民法和瑞士债法称无因管理为“没有委托事物处理”。由此可见,无因管理本质上是一种私法上的制度,属于债的一种,因此,该事务应该是债的范围所能涵盖的。抓捕犯罪嫌疑人属于公安机关的职责,是国家公权力的体现,而公民协助抓捕的行为,一般不是基于委托,而是公权力机关对私人的一种行政授权,此时,公民行使的是国家权力,不同于私法上的委托。因此,这一款虽然属于见义勇为的一种情形,但却不是无因管理制度所能调整的。

  第二,二者损害赔偿的救济范围也不同。见义勇为者在救助被害人的过程中一般遭受的是人身损害,对于这一类损害的救济途径主要是适用《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予以赔偿,主要包含《侵权责任法》第16 条⑩规定的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误工减少收入、残疾生活辅助具费、残疾赔偿金、丧葬费和残疾赔偿金以及《侵权责任法》第22条规定的精神损害赔偿。而《民法总则》第 121 条规定的无因管理制度规定的赔偿标准是“在无因管理过程中支出的必要费用”。这些必要费用应当是受益人可以预见范围内的合理损失,主要包含“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误工费、残疾生活辅助具费、丧葬费”,而不包含“死亡赔偿金、残疾赔偿金以及精神损害抚慰金”[13]。之所以有此区别,主要原因在于侵权责任法和无因管理制度的立法宗旨不同,《侵权责任法》的功能包括填补损害、预防损害、教育和惩戒、分担损失与平衡社会利益[14]。无因管理目的主要是平衡个人事务和他人事务之间的矛盾,营造一个互帮互助的良好社会氛围[15]。如果无因管理的成本太大,那么这种行为在客观上增加了被管理者的负担,从而导致很多人都不愿意让别人管理自己的事务,违背了无因管理的立法精神,如甲的一只猫爬到电线杆上,乙在救猫的过程中失足跌落,摔成重伤,这种情况下,让甲承担无因管理者乙在《侵权责任法》中规定的全部费用,严重超出了甲的预期,违背无因管理制度的立法宗旨,在以后的生活中会产生拒绝别人管理自己事务的心态,这样,见义勇为制度就形同虚设。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无因管理与见义勇为之间是交叉关系,因为二者有相同之处,如为了保护他人人身安全而同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既属于见义勇为,也属于无因管理。但二者有两点明显的区别:其一,协助司法机关抓捕犯罪嫌疑人的情形属于见义勇为,却不是无因管理;其二,二者在一些情况下的救济途径也不相同。

  五、见义勇为制度中受益人补偿责任的性质

  经上述分析可知,见义勇为制度并非包含于无因管理制度之中。笔者认为我国《民法总则》第183 条规定的见义勇为制度具有独立性,在见义勇为制度中,受益人补偿责任的性质具有独立性。原因有三:

  第一,从法律的角度讲,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因管理制度的说明。由此可以看出最高司法机关认为两种制度并行不悖,是对见义勇为制度独立性的认可。

  第二,从历史的角度看,无因管理制度创设的初衷并非因为见义勇为。传统无因管理制度注重解决的是管理人与受益人之间内部关系的相关问题,而见义勇为者与侵权人之间往往具有对抗性,是无因管理制度中所不具备的。如果将无因管理制度过度扩张,将见义勇为制度包含在内,很可能使互帮互助原则成为一种新的无过错责任的来源[16]。因此,无因管理并不能包含见义勇为制度,见义勇为制度中受益人的补充责任具有独立性。

  第三,从学理角度看,王利明教授认为“受益人补偿责任”属于法定责任的一种,他认为:“受益人补偿义务的来源并非基于公平责任或者无因管理,而是特定条件下的损失分担制度。”[17]王轶教授也持有这一观点。笔者认为,我国保险制度并不发达,相关的保障制度相对落后,将受益人补偿义务作为一种独立的责任类型,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损害赔偿责任的短板,更好地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

  六、完善见义勇为制度中受害人的救济路径

  《民法总则》第183 条受害人救济渠道主要有两种:第一种是侵权人承担全部损失;第二种是受益人给予适当补偿。但是,如果侵权人和受益人都无力承担见义勇为者损失时,应该如何处理?笔者认为应当建立一种多元化的联动救济机制:

  第一,保险救济,见义勇为通常会导致人身损害,而医疗保险和工伤保险可以为见义勇为者分担一部分损失。《社会保险法》第42 条规定了第三人导致的工伤追偿规则,《社会保险法》第30 条第二款?规定了第三人导致的人身损害,医疗保险机构的追偿规则。依据这两条法律可知,可以将侵权人无力赔偿责任的风险转嫁到工伤保险机构或者医疗保险机构,更好地保障见义勇为者的权益。此外,还可以依据《保险法》第46 条向保险公司请求支付保险金,对保险公司追偿后还可以向侵权人请求赔偿。

  第二,政府主导构建见义勇为基金补偿,我国公民并没有法定或者约定义务去阻止违法犯罪行为,而见义勇为主要就是为了维护他人合法权益而同违法犯罪的行为作斗争或者抢险救灾的行为,同时维护了公共秩序,促进了社会安全,从某种程度上说是一种代行国家机关职责的行为。因此,国家财政应该拿出一部分钱设立一个见义勇为基金会,发挥补充性填补损害的功能。

  第三,社会捐助,见义勇为毕竟是弘扬社会正能量的一种体现,因此,当侵权人逃逸或者侵权人和受益人均没有能力赔偿的情况下,可以求助媒体,宣传其见义勇为行为,接受社会热心人士的捐赠,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受害人的损失。

  综上所述,当见义勇为者的民事权益遭受损害时,《民法总则》第183 条只考虑到侵权者的赔偿责任和受益人的补偿责任两种救济方式,但是这两种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无法弥补见义勇为者的全部损失,因此,在充分利用已有的保险责任救济的基础上,全面发挥政府的主导责任及社会的救助力量,尽量保障见义勇为者的合法权益,这种救济机制具有补充性和补偿性两大特点。所谓补充性是指:“在侵权人和受益人无力承担全部损失的情况下,才会考虑政府主导的基金会予以救济。”所谓偿性是指:“不是见义勇为者所有的不能弥补的损害均由基金会给付,而是根据具体的情况给予适当补偿。”

  七、结语

  《民法总则》第183 条是对《民法通则》第109 条的总结和提炼,虽然在文字表述上更加严谨和完善,但是两个条款的本质核心却没有改变。见义勇为制度现在已经在《民法总则》中确立下来,但却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早期有些学者认为见义勇为太过口语化,不够严谨,认为“紧急救助” 比较合适,但是现在《民法总则》确立了紧急救助制度,为了避免二者重复,便将《民法总则》183 条命名为见义勇为条款。对于这一制度的认识,笔者主要分析了见义勇为的六大构成要件以及在见义勇为过程中可能产生的四种损害责任,其中只有见义勇为者受到侵权人的侵害这一状况可以适 用《民法总则》第183 条的规定,对于剩余的三种损害情形如何具体适用法律均进行列举,使见义勇为过程中所有可能的损害情形都有了法律的保障。面对《民法总则》见义勇为制度与无因管理制度之间适用混同的现象,应当将二者的不同点明确区分,笔者主要从例外情形和救济状况两个方面点出二者存在的差异。此外,应当确立受益人补偿责任的独立地位,在见义勇为者损失无法弥补的情况下,给出 3 条救济路径,让《民法总则》183 条规定的见义勇为制度在法条内与法条外,此法条与彼法条之间衔接更加紧密。

  ①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刘华、徐红梅与王帮贵、高小平见义勇为人受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2)渝一中法民终字第03101 号。

  ②江西省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罗送粮与丁发刚健康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4)宜中民一终字第142 号。

  ③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人民法院:《原告叶小建诉被告永州市邮政局、蒋朝春、永州市皇都大酒店有限公司、唐善林见义勇为受害人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2012)永冷民初字第292 号。

  ④详细情况参见《郭俊与智宇峰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审判决书》(2014)沈和民一初字第00678 号。

  ⑤参见《上诉人孙某某、陈某因与被上诉人北镇市沟帮子镇姚屯红砖场、原审被告姚某某、杜某某、梁某某生命权、身体权纠纷二审判决书》(2014)锦民二终字第00332 号。

  ⑥《民法总则》第181 条第2 款规定:“正当防卫超过必要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⑦《侵权责任法》第6 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⑧《民法总则》第182 条第1 款规定“:因紧急避险造成损害的,由引起险情发生的人承担民事责任”。

  ⑨《民法总则》第121 条规定:“没有法定或者约定的义务,为避免他人利益受损失而进行管理的人,有权请求受益人偿还由此支出的必要费用”。

  ⑩《侵权责任法》第16 条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侵权责任法》第22 条规定“: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社会保险法》第42 条规定:“由于第三人的原因造成工伤,第三人不支付工伤医疗费用或者无法确定第三人的,由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后,有权向第三人追偿”。

  《社会保险法》第30 条第2 款规定:“医疗费用依法应当由第三人负担,第三人不支付或者无法确定第三人的,由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后,有权向第三人追偿”。

  《保险法》第46 条规定:“被保险人因第三者的行为而发生死亡、伤残或者疾病等保险事故的,保险人向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给付保险金后,不享有向第三人追偿的权利,但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有权向第三者请求赔偿”。

  详情参见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蒋金蝉、邹学斌与唐义、杨嬴政等见义勇为人受害赔偿、补偿纠纷二审民事判决 书》(2009)浙温民终字第1081 号。

  参见河南省柘城县人民法院,《夏汝成、李秀阁与柘城县水利局、樊磊。张金枝见义勇为受害责任纠纷案一审民事判决书》(2013)柘民初第1296 号。

毕业论文:http://www.3lunwen.com/fx/mf/710.html

上一篇:探讨优化模拟法庭在民法实践中的应用方法

下一篇:探讨民法绿色原则对于分编立法的影响及工作展开

     移动版:《民法总则》183条对见义勇为明确其定义及构成要件

本文标签:
最新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