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电话:15682930301

社科论文

当前位置: 毕业论文>社科论文 > 正文

城镇化行动中失地农民现状问题及相应的工作展望(四)

发布时间:2020-02-02 17:30文字数:7154字

  5.1.2.4社会保障

  在社会保障方面,结合资阳市现行政策,为失地农民提供社会保障,为失地农民提供现实生活所需,社会保障分为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两个方面。抽样样本社会保障的具体满意度如表5.4所示。

  表5.4 失地农民社会保障情况

  类别最小值最大值均值标准差

  养老保险152.450.91

  医疗保险153.570.80

  根据表5.4显示的内容,我们可知,失地农民对医疗保险满意度比对养老保险更满意。

  首先,从医疗保险的高度满意度。目前,以政府为主导的医疗保险主要包括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调查问卷显示,调查样本中有医疗保险,近90%的失地农民有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自2002年开展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试点工作以来,全国农村居民享受国家福利政策。在调查中,大部分失地农民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政策。从审批的角度看,首先,新农合和县级以下医疗机构的报销比例较好。以资阳市为例,县级定点医疗机构的住院补偿比例为75%,城镇定点医疗机构的住院补偿比例为85%。补偿比例高,个人支出比例低,减轻了失地农民就医的经济压力,特别是征地后仍居住在县、乡、村的农民的经济压力。第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是一种心理认同。在这项调查中,大多数失地农民说医疗保险比没有医疗保险更实际。从不承认的角度看,失地农民认为新农合制度在市级以上医疗机构的补偿率很低。以资阳市为例,省级、市级和其他地方定点医疗机构的报销比例为50%。失地农民,特别是征地后居住在城市的农民,家属病重时,只能在市级以上的机构治疗。这些医疗机构大部分检查项目,医疗费用高,而且有数不清的收费项目。失地农民本身经济收入不高。当他们遇到这样的情况,即使他们偿还了50%的费用,剩余仍然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从养老保险的角度看。目前,失地农民对养老保险的满意度较低。主要表现在:首先,补贴政策还没有实现。失地农民告诉政府,政府正在征地补偿,约占社会保障基金11000-12500元,主要用于失地农民养老保险。资阳市政府出台的《资阳市关于进一步做好被征地农民就业和社会保障工作实施意见》文件中明确指出,按照人均剩余耕地和社会保障资金的需要,失地农民有资格,每人每年按不同等级的标准给予补贴。目前,政策没有得到很好的落实,导致失地农民养老保险基金的缺位和失地农民的不满。第二,失地农民子女再就业并不乐观。经济收入水平一般较低,家庭儿童的教育成本也是需要的。因此,老年失地农民的支持能力有限。大多数失地农民依赖于子女有限的生活费和土地补偿。三是担心收付不成比例。目前,国家明确规定了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45岁以下的,应按年度连续缴纳,累计缴费期限不得少于15年。一些失地农民担心养老金超过15年,只能在短期内领取养老金。

  5.1.2.5子女教育

  在儿童教育维度中,选择了满足农村留守儿童满意度、学校教育质量、子女支付学费、子女满意儿童满意度、人际关系满意度的儿童教育满意度的衡量标准。抽样样本的子女教育满意度情况如表5.5所示。

  表5.5 失地农民子女教育情况

  类别最小值最大值均值标准差

  子女所在学校教育质量153.350.85

  子女缴纳的学费153.370.86

  子女上学方便程度153.550.80

  子女的人际关系153.700.80

  根据表5.5,可以看出失地农民对子女教育方面的满意度较好。目前,在资阳市雁江区失地农民为他们子女的教育满意度,主要受以下因素的影响:首先,与中国的九年义务教育和民族中学的学费豁免政策对农村户口学生开展,对孩子的教育和家庭开支逐渐下降,大部分的失地农民家庭的孩子可以得到更多的基本学习。第二,资阳市雁江区的失地农民越来越重视子女的教育。他们认为,征地将剥夺子孙后代的基本生活保障和社会资源,社会网络有限,如文化程度低的跨文化转移,容易导致后代穷人。儿童高等教育是未来进入第一个劳动力市场的基石,也是改变命运的根本途径。因此,虽然一些失地农民子女的教育成本很高,但他们对儿童教育的满意程度仍然很好。第三,城市化促进了被征地地区社会经济文化领域的建设和发展。在资阳市雁江区,为了支持新区的建设和发展,资阳市政府将资阳的大学和重点中学迁到新区,并在该地区建成了大学城。这一措施一方面为资阳市雁江区带来了优质的教育资源和良好的文化氛围。另一方面,对于资阳市雁江区的部分失地农民,学校迁到了门口,极大地促进了学校的便利。同时,新区的公共服务设施完备,为失地农民子女外出上学提供了便利和良好的环境。

  5.1.2.6人际关系

  人际关系作为一个社会主体,对生活满意度有着重要的影响。从社会学的观点来看,血缘、地缘、利益是人际关系的基本要素。在当前的社会经济交往中,农村人际交往与城市人际交往中人际关系的基本要素是不同的。在转变城市角色的过程中,失地农民需要适应人际关系的变化。因此,本研究主要从以下四个指标来衡量失地农民的人际关系维度:家庭和睦满意度,对亲人的满意程度、对邻居的满意程度和对朋友的满意程度。具体调研数据如表5.6所示。

  表5.6 失地农民人际关系情况

  类别最小值最大值均值标准差

  与家人和睦情况154.150.86

  与亲戚的情况153.690.83

  与邻居的关系153.270.76

  与朋友的关系153.730.59

  由表5.6可知,可以看出,失地农民对自身人际关系满意度良好。

  首先,失地农民对现有邻居的满意度最低。在农村社会交往中,农民的活动规模较小,受农村生活条件的影响。农民与农民的关系主要是血缘和地缘关系。一些被征地农民被征收土地和住房。安置区建成前,失地农民或政府应安排板房活动,或根据实际情况寻求出租住房。例如,在资阳市雁江区,生活在政府里的失地农民不仅限于原来的生产队员,还包括其他村庄生产队或失地农民。另一方面,那些寻求出租房屋的无土地的农民会选择不远于原来地址的房子,另一方面,他们也可以选择离开原来的住宅区,如老房子。在这种情况下,由于生存环境中原有的关系仍然存在,只有部分地缘政治关系遭到破坏。失地农民对邻里关系的满意度低于征地前的满意度。当失地农民在另一处建造或购买新房时,其地缘关系与征地前不同。此外,当失地农民上楼时,他们的生活方式趋向于城市化,原来的沟通方式被打破了,失地农民对邻居的满意度最低。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项调查中,失去土地的农民对朋友的满意程度略高于他们与亲戚的关系。在土地征用补偿的背景下,失地农民在与失地农民的交流中,突然获得了更多的转移收入,即补偿。社会主体与欲望的主宰,“男尊女卑”的思想已在农村社会生活中的主导地位,使失地农民家庭成员的一部分,因为产生的补偿标准的内部分布不一致,还有不同程度的争议行为,如争吵和法庭诉讼,还有一些失地农民成为陌生人。这种现象主要发生在家庭中的男女之间,尤其是已婚妇女。因此,失地农民对亲属关系的满意度降低了。

  5.1.2.7生活环境

  本研究主要基于以下6个指标对失地农民生活环境满意度进行衡量。抽样样本对生活环境的满意度如下表5.7所示。

  表5.7 失地农民生活环境情况

  类别最小值最大值均值标准差

  居住条件153.250.93

  吃穿条件153.500.77

  交通条件153.690.94

  治安153.370.92

  空气质量153.430.79

  噪音污染153.160.90

  通过表5.7中的数据比对,资阳市雁江区失地农民对当前的生活环境满意度良好,不同指标的得分均值都介于基本满意和满意之间。

  绝大多数失地农民对资阳市雁江区失地农民生活环境的满意度持积极态度。

  个案四:现在比以前更好的生活环境。当没有土地征用时,我们住的地方就是标准的黄土路。每天进出,双脚都会被黄色的泥土覆盖。现在路都铺好了,鞋子干净了。

  个案五:我们可以得到土地补偿金,突然收到一笔钱,现在比以前的条件好了。现在政府正在扩建新的地区,增加了几辆公共汽车,比以前方便多了。

  城市化进程的好处就像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它带来了许多积极的影响。实践表明,要实现良好的城市化发展,必然要依靠交通条件的支持。在城市化之前,土地征用面积比城市土地征用更多。这也是失地农民生存环境满足的根本原因。 二是资阳市雁江区在短暂的时间内让失地农民土地补偿时间土地相对较短,与城镇化建设让农民获得的收入比原来的土地转让收入,在短期内可以满足他们对食物和衣物的需要,以提高他们的食物条件满意,应该指出的是,这只是一个短期的重要价值。三是城镇化优化了失地农民的生活条件。资阳市雁江区调查,松涛镇和宝台镇大部分失地农民房屋征收的城镇,目前住房主要用于流动房屋安置房和别人租房,生活空间小两种形式,不健康的特点,对居住条件的满意度较低,满意度得分的生活条件并未达到最佳状态。另一方面也有一些负面影响。城市化必然意味着城市空间的扩张和人口的流动。首先,在区域范围内,大量住房和公共服务设施的建设必然会破坏生态环境,造成大量的噪声污染和空气质量的破坏。其次,人口流动使社会治安状况更加复杂。从调查数据来看,失地农民对空气质量、噪声污染和社会保障三个方面的满意度平均得分在3以上,基本满意与满意之间。根据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资阳市雁江区失地农民仍处于生理需求阶段,对生态环境和社会保障的敏感性不高。

  5.1.2.8生活适应

  失地农民生活满意度的研究与城镇居民和农民的生活满意度研究不尽相同。 从过去对失地农民问题的研究来看,失地农民所依靠的土地理论上是城市居民。 但是,在身份转换的过程中,“没有土地,没有社会保障”的尴尬局面,使失地农民在生活和灰色地带被边缘化。因此,在对失地农民生活满意度的研究中,需要关注失地农民在当前转型过程中的适应问题。根据研究需要,将失地农民生活适应分为生活方式、消费方式和休闲方式三个具体指标。适应程度越高,失地农民生活满意度越高。具体情况如表5.8所示。

  表5.8 失地农民生活适应满意度评价情况

  类别最小值最大值均值标准差

  居住方式153.380.91

  消费方式152.480.91

  休闲方式153.600.71

  从表5.8所显示的数据可知,失地农民对当前生活的适应程度处于一般状态。

  首先从消费模式的适应入手。在问卷调查中,从征地前无地农民的具体生活状况看,大多数失地农民的粮食需求是自给自足的,并能获得更多的经济效益。土地征用后,失地农民失去了土地,为了粮食需求,失地农民不得不到农贸市场去买。价格水平的上涨导致了基本蔬菜和肉制品价格的上涨。大多数失地农民对食品消费模式不满意。其次,财产和其他相关费用。征地前,失地农民住房用地,一方面,农民建房往往有一个比较广阔的院落,这就为一些有条件的农民提供了有利条件,另一方面,失地农民自己负责打扫房子。然而,土地征用后,失地农民上了楼,他们的生活方式逐渐成为居民,即成熟的物业管理制度和停车管理制度,给失地农民的财产和停车带来了费用。

  个案六:我的家庭经济主要来自我丈夫和我的薪水。以前前门宽阔,停车是没有问题的。现在房子也被征用了,停车费也在这个小区里支付,我们还得付物业费。

  个案七:在征地之前,我们这里是资阳市蔬菜基地,我从这里进菜去市中心农贸市场卖蔬菜。原来卖菜,每月还有结余。现在做保安工资太低。

  个案八:我一直在务农。现在,征地后,虽然手上有补偿,但所有的费用都必须是钱。过去,房子里所有的水都是从井里出来的,现在应该为水付钱。现在买食物,又贵还不好。

  对于资阳市雁江区未失房屋类的失地农民而言,失地农民在征地过程中只征收土地。原来的地缘政治关系没有改变。因此,这种失地农民处于适应和适应生活方式的范畴。对于资阳市雁江区失去房屋类的失地农民而言,在征地过程中,他们原有的地理环境受到了破坏。这种失地农民适应生活方式基本上是不适应和基本适应之间。从休闲方式看,调查样本更适合当前的休闲方式。征地前后失地农民休闲方式变化不大,休闲方式主要包括看电视,聊天,打麻将。

  5.1.3资阳市雁江区失地农民所处的生活困境

  5.1.3.1生存发展困境

  在20世纪80年代,失地农民问题就已经出现,政府采用计划安置的方式,给征地单位分配指标录用失地农民,帮助其就业,成为补偿失地农民的一种形式。正是由于这样的补偿方式在当时的存在,使得失地农民的许多问题没有激化。然而,到了21世纪,随着城镇化、工业化的进程飞速推进,大量的农业用地变为城镇建设用地,失地农民的数量剧增,失地农民的问题逐渐显现。其中表现最为明显的一个方面就是失地农民的就业问题。现代社会有一个不容忽视并且逐渐壮大的群体—进城务工人员。其中很大一部分便来自于失地农民。他们长期从事着体力劳动工作,在知识、技术等方面缺乏竞争优势。伴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市场对劳动力的质量需求逐渐大于数量需求,逐渐由劳动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转变,使得他们从客观上就存在着就业难的问题。再加上很多农民学历低、年龄偏大,除了原有土地的耕种就没有其他的收入来源,这部分农民甚至占了失地农民总数的50%。

  第一,生存困境:笔者发现,对资阳市雁江区失地农民的调查,超过一半的失地农民生活水平下降后,没有一个农舍比以前失去了生活水平。他们在收入来源,教育成本,医疗费用和日常开支方面面临着即时和直接的困难。一项调查显示,在社会的60%失地农民,基本没有收入来源;农民在购买、婚姻、生育、供热、电力、物业居多,饮食和其他方面的成本比以前失去很大一部分的生活,成本是市场环境大大增加。调查还显示失地后,许多农民遇到麻烦。补偿可以帮助他们解决后顾之忧,但不能保证未来孩子的生存。土地是农民最重要的生产生活保障手段。失地后,农民得到经济补偿,但没有获得新的可靠的生产,生活补贴。他们深感忧虑,有生命危险。他们所面对的是一个以市场为导向的生活环境和高成本、高风险的生活方式。一旦他们失控的风险可能会造成悲惨的后果。要认真抓好和改善失地农民的生活困境。

  第二,发展困境:基本劳动技能失效。在最熟练的工人农民是耕作土地,失地农民,也失业了,他们的农业技能从“鸟尽弓藏”,没有结果。当然,随着农民地位的变化,失地农民自己的职业是理所当然的。然而,今天在中国劳动力市场的转型,大学生就业十分困难,失去土地的农民很难找到可靠和安全的工作。80年代,失地农民安置困难重重。另一方面,由于失地农民从事农业劳动,其他新的职业接触少,甚至学习其他技能往往比别人学习要慢;另一方面,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失地农民非常多,他们的就业前景不容乐观。尽管一些地方政府已采取措施培养和安置失地农民,他们往往是在形式上,没有实质的意义。失地农民的劳动技能不能有效地帮助他们解决就业问题。这些所谓的劳动技能往往比较传统,只能靠家庭补贴,不能解决大问题。一旦重大疾病发生,它很可能面临破产的危险。可以看出,大批失地农民由于缺乏劳动技能,在家中“无所事事”,给他们今后的生活规划和发展带来很大的风险。面对就业市场的风险环境,失地农民充满了担忧,他们将何去何从?

  5.1.3.2安全困境

  土地为人类提供了巨大的价值,但也产生了更多的增值经济和资本作为民生资产。当农民失去土地时,他们失去了仅有的财产,失去了最宝贵和最稳定的财富。

  第一,生产收入不可持续:缺乏可持续生计的财产收入。征用或剥夺土地意味着农民失去生产资料。如果他们找不到新的劳动对象,不能恢复新的生产资料,他们就会完全丧失生存和发展的方式。一旦进入农民生活,虽然土地并不富裕,但土地生产足够的食物和蔬菜,以满足家庭生活的需要,生活费用低廉,可以使农民剩余的土地收入和一系列国家农业补贴,使家庭对子女的教育和其他开支,日子是悠闲的。一些失地农民被迫进入城市,面临着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消费水平的提高、家庭支出的增加、教育负担的加重,必然导致失地农民生活水平的不断下降。另外,有学者指出“土地也是一个重要的财产,具有很大的价值。土地也是一组产权,土地所有权的分割也会产生收益。”[30]虽然农村土地是集体所有制,但农民有权进行管理,但农民的土地产权和土地支配权是无可争辩的。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土地资源将越来越稀缺,土地的增值空间将进一步扩大。农民土地进入市场将使农民的财产收益进一步提高,但失地农民得不到这些好处。

  第二,社会保障不可持续:缺乏可持续生计的社会认同。长期以来,土地是农民最大的保障,土地为农民提供了最基本的生存保障。中国正在实行城乡双重制度。城镇居民享受养老,医疗,工伤,失业,生殖健康等社会保障政策。但是农村的农民主要以国家救济和大众共同的社会保障模式,失地农民分为“市民”,但配套完善的养老、医疗保险和其他社会保障体系尚未建立,绝大多数农民没有安全或安全性低的状态。失地农民的生活不能靠可持续的政策来保障,失地农民从城市中解放出来,成为一个冷漠的边缘群体。失地农民一旦受到了严重的疾病,并没有相应的医疗保险,将手上只有少量的土地补偿和失地农民养老得不到保障,因此,他们面临着严重的社会风险,严重背离了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主义的目标,给全社会带来了巨大的安全隐患。

  第三,劳动就业不可持续:缺乏可持续生计的就业竞争力。“农民失去土地意味着失去最基本的工作”。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耕地生产方式上转变为市场的激烈竞争,他们的素质不高,对失地农民的社会适应能力带来了严峻的挑战。失地农民被迫放弃土地上的农业优势,从事以往从未接触过的产业,必然导致农民就业能力低下,就业技能低下。此外,随着就业制度改革、国民经济周期的影响和企业制度的改革,“招工安置”或“就业安置”政策下的失地农民的失业状况也十分严重。不可持续的就业会剥夺农民稳定可靠的收入来源,从而成为边缘化的城市移民群体,给社会带来极大的不稳定。

移动版:城镇化行动中失地农民现状问题及相应的工作展望(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