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标签

根据农业生产和农户需求选供给渠道,提高农户满意度,增加营收

发布时间:2019-11-29 15:13

  关键词: 农业生产性服务; 供给渠道; 供给有效性; 农户增收; 农户满意度; 现代农业

  一、引言

  随着新型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不断推进,我国农业劳动力减少、农村老龄化问题日渐突出,普通农户在 生产过程中面临许多新问题,一家一户办不了、办不好、办起来不合算的事越来越多。2017 年 8 月,农业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联合印发《关于加快发展农业生产性服务业的指导意见》( 农经发〔2017〕6 号) ,提出要以服务农业农民为根本,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大力发展多元化多层次多类型的农业 生产性服务,带动更多农户进入现代农业发展轨道,全面推进现代农业建设。党的十九大提出实施乡村振 兴战略,进一步强调要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完善农业支持保护制度,发展多种形式 适度规模经营,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健全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 近年来,在国家政策的引导和农业发展内生需求的带动下,我国农业生产性服务业快速发展,但其整体发展水平仍滞后于城镇化水平,也滞后于农业现代化发展的现实要求( 张荐华 等,2019) [1]。因此,深入研究农业生产性服务供给的规律及其有效性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目前,学界对农业生产性服务供给的研究主要 集中在三个方面:

  一是农业生产性服务供给的机制。Alesina 等( 1994) 认为,农业生产环节的分工深化是引致农业生产性服务供给的重要原因[2]。潘锦云等( 2011) 认为,由于农业发展对服务的需求增加,各类生产性服务主体开始关注农业市场并将业务向其延伸和渗透,生产性服务在农业领域转化为农业生产性服务[3]。董欢( 2013)认为,一二三产业结构的演变和农业生产的外部化演进共同推动农业生产性服务的产生和快速发展[4]。郝 爱民( 2013) 认为,农户之所以做出服务外包行为,主要是出于规避农业经营风险的考虑[5]。陈昭玖等 ( 2016) 认为,农业生产性服务的发展遵循农业分工深化—服务外包增加—分工进一步深化的演变规律[6]。二是农业生产性服务供给的方式。Kassem( 2016) 重点研究了提供农业信息服务的私人部门与其他部门之间的协调与合作关系以及私营部门所面临的制约因素,认为需要构建一个法律框架来实现私营部门与其他部门的合作和协调[7]。Wairimu 等( 2016) 以乌干达北部从政治环境危机向经济发展转变为背景,对其 农业服务供给的政策和实践进行评价[8]。Jara-Rojas 等( 2016) 基于智利树莓经营小农户技术援助计划的实施情况,分析政府从直接提供技术援助的公共服务转向利用公共资金聘请私人组织提供服务的过程[9]。

  Faure 等( 2017) 研究发现,公共咨询服务缺乏灵活性,由供应商提供的私人咨询更符合奶农的需求,并以此分析了咨询服务的私有化模式,认为应加强公共和私人咨询活动的协调性[10]。Donovan 等( 2017) 从销售、技术和金融三个方面研究农业服务模式,认为不同类型的服务提供者( 包括政府机构、非政府组织和各种私营部门) 都需要更好地设计其服务体系[11]。Faure 等( 2018) 针对非洲家庭农场的研究表明,制度是制约农业服务规模化发展的主要因素,给予农业生产者更多的发言权有助于服务供给的可持续性[12]。

  三是农业生产性服务供给的效应。Reiner( 1998) 、Adams( 2011) 和Alston( 2011) 等从不同角度的实证研究均表明农业生产性服务业的发展能有效提高农业生产效率[13-15]。郝爱民( 2011) 的研究表明,农业生产性服务业对我国农业产业结构调整、农民增收和农业效率提升具有重要作用[16]。刘楠( 2015) 分析发现,农业生产性服务业对农民收入有长期影响[17]。兰晓红( 2015) 的研究显示,农业生产性服务有助于增加农民收入[18]。Samuel Benin( 2015) 评估了拖拉机购买补贴和私营部门农业机械化服务对不同服务对象( 含家庭农场) 产出的积极影响[19]。Emmanuel 等( 2016) 研究发现,农资服务促进了化肥的使用,并对水稻生产有积极影响[20]。刘强等( 2017) 分析了农业生产性服务对粮食成本效率和水稻生产技术效率的影响[21]。张荐华等( 2019) 研究表明,农业生产性服务业发展不仅有利于缩小本地区的城乡居民收入差距,还对周边地区存在显著的空间溢出效应[1]。

  综上所述,国内外关于农业生产性服务供给的研究已经取得了丰硕成果,但忽视了对供给渠道的研究, 且大多数文献仅针对一种或几种农业生产性服务供给进行研究,不够全面和系统; 同时,通过调查数据实证分析农户对农业生产性服务供给的实际感受的研究也比较缺乏。农业生产性服务具有系统性和多样性,有 多种服务,各种服务之间相互关联,每种服务又有多种供给渠道; 而不同的服务具有不同功效,不同的渠道也具有不同的机制,因此有必要研究其差异化影响。有鉴于此,本文将农业生产性服务分为 10 类,并运用实地调查数据,基于农户收入增长和满意度视角,实证分析各类服务及其不同供给渠道的有效性,以弥补现有 研究的不足。

  二、理论基础、模型设定与数据来源

  1. 分工视角下农业生产性服务供给的效用及分类

  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指出,分工能够使每个环节的劳动者技能提升、免除他们在不同类型的工种 直接转换的各种消耗,促进机械发明速度,进而提高劳动效率[22]。阿林·杨格等在《报酬递增与经济进步》 一文中对社会分工进行了系统阐述,认为生产率的高低最终依赖于分工水平[23]。杨小凯在杨格定理的基础上构建了一个分工与专业化模型,认为分工和专业化可以提高劳动者掌握知识的能力、社会生产总量和劳 动生产率,而分工内生演变的基础是分工经济与交易费用之间的两难选择,生产效益和交易效率的改进能 促进分工[24]。本文所研究的农业生产性服务正是农业生产经营各环节中分离出来的、由专门的服务供应商 或机构提供的专业化生产服务。农业生产性服务的有效供给可以避免农户在不同农业生产环节之间转换 所耗费的时间和精力,降低交易成本; 同时,专业化的生产服务可以促进相关领域服务技能和服务水平的提高,提高农业生产率。

  按照分工理论,农业生产性服务主要包括两种类型: 一类是改进生产效率的农业生产性服务,通过服务组织以市场化方式将现代生产要素有效导入农业,实现农业与现代生产要素的有机结合,进而转变农业发 展方式、提升资源配置效率和要素产出效率,主要包括农资服务、农机服务、农业基础设施服务、农技推广服 务、农业金融服务等。另一类是改进交易效率的农业生产性服务,促进农业分工深化和农业规模经营,主要 包括农产品销售服务、农产品物流服务、农业信息服务、农产品质检服务、土地流转服务等。

  从理论上讲,交易成本的降低和生产效率的提高会促进农户收入的增长。而农业生产性服务供给渠道 的多少反映了农业生产性服务的系统化和社会化程度,渠道越多越能满足农户的多样化需求,对农业产生 效率和交易效率提高的促进作用越大,进而农户增收效应也越大。然而,在实践中,由于发展阶段、区域特 色、农户资源禀赋等存在异质性,一些供给渠道并不一定具有普适性。因此,本文试图利用对我国西南地区 的实地调查数据,实证检验各类农业生产性服务的供给渠道数量与农户收入水平的相关性以及不同渠道对农户满意度的差异化影响,从供给渠道角度探究农业生产性服务供给的有效性,进而为进一步完善农业生 产性服务供给体系、提高农业生产性服务供给有效性提供经验借鉴和政策启示。

  2. 模型设定及变量选择

  本文实证分析包括两个部分: 一是各类农业生产性服务供给渠道的多少与农户收入水平的相关性,二是农业生产性服务业不同供给渠道对农户满意程度的影响。由于农户收入水平具有层次性,农户对农业生产性服务供给的满意度具有等级性,因此本文选择多元有序 Logit 模型( Odered Logit Model) 进行实证检验。根据需要,设定以下两个实证模型:

  模型( 1) : 农户收入水平影响因素模型

  其中,被解释变量为样本农户的家庭年可支配收入( 分为 5 个等级) ,解释变量为农业生产性服务( 分为10 类) 的供给渠道数,Xin 为控制变量,μ 为随机扰动项。各变量的含义和赋值详见表 1。

  模型( 2) : 农户满意度影响因素模型

  其中,解释变量 Si 为样本农户对农业生产性服务业供给的满意程度( 分为 3 个等级) ,解释变量 Aij 为第i 类农业生产服务的第 j 个供给渠道,Xm为控制变量,εi 为随机扰动项。本文分别对每一类农业生产服务进行估计,因此模型( 2) 代指 10 个方程。

  3. 数据来源与样本情况

  我国幅员辽阔,不同区域农业生产基础和面临的环境条件也不同。西南地区的重庆、四川、贵州、云南 4 省市,地形地貌既有盆地和平原,也有山区和丘陵,在农业产出效率、生产条件、发展基础、发展环境等方面 具有代表性。因此,本文选择西南地区进行问卷调查。

  本次调查于 2018 年 5 月进行,共发放问卷 625 份。其中,在重庆市江津区吴滩镇随机发放问卷 102 份,在四川江油市九岭镇、梓潼县石牛镇和许州镇分别发放问卷 100 份、105 份和 74 份,在贵州省黔东南州黎平县、黔南州瓮安县和遵义市凤冈县分别发放 58 份、38 份和 43 份,在云南罗平县和冰川县分别发放 70 份和 35 份。剔除逻辑错误、数据缺失等样本后,得到有效样本 599 份。调查样本包括了不同性别、年龄、学历、收入、经营类型的农户,问题涉及 10 类农业生产性服务,重点调查内容是农业生产性服务的供给渠道、农户对这些农业生产性服务供给的满意程度、农户对生产性服务内容及服务主体的选择意向等。

  三、农业生产性服务供给渠道数量对农户收入水平的影响

  本文采用 STATA 软件对模型( 1) 进行多元有序 Logit 回归,回归结果见表 3。从模型检验结果可知,数据拟合效果较好。

  农机服务、农技推广服务、农产品物流服务、农业信息服务、农产品质检服务及土地流转服务 6 类农业生产性服务供给渠道数量与农户收入水平正相关。其中,农机服务的系数在 1%的置信水平下显著为正,土地流转服务和农业信息服务的系数在 10%置信水平下显著为正。而其他 3 项的作用不显著,可能原因在于这些农业生产性服务还未得到充分的利用,影响了其农户增收效应。以农产品物流服务为例,虽然西南地区 道路目前已基本实现“村村通”,但农产品自田地到储运地之间仍然存在不便,机动车无法达到田间地头。 另外,由于储运和保鲜方式单一,运输过程中损失严重,因此农业的“最后一公里”问题依然突出。

  农资服务、农业基础设施服务、农业金融服务、农产品销售服务 4 类农业生产性服务供给渠道数量与农户收入水平负相关。其中,农业基础设施服务和农业金融服务的系数均在 5%的置信水平下显著,说明农户从这些服务中得到的收益比较低,而支付的成本比较高,反而降低了农民收入。比如,近十年( 2008—2017 年) ,农业生产资料价格大幅上涨,农资服务虽然使农民更容易购买农资,但支付的价格比较高。近年来,农业基础设施有很大改善,但农民使用农业基础设施也需要支付成本,同时农业基础设施建设的收益期较长, 因此从当期看可能会对农民收入产生负作用。在农业金融服务方面,“贷款贵”“贷款难”等问题依然没有得 到很好解决,对农户收入增长产生了负作用,这与温涛等( 2005) 的研究结论是一致的[25]。此外,由于流通环节费用高且利益分配往往不利于用户,因此农产品销售服务渠道的增加对农户收入也没有产生正向影响。

  四、农业生产性服务不同供给渠道对农户满意度的差异化影响

  为进一步探讨农业生产性服务供给渠道的有效性,应用模型( 2) 分别对改进生产效率的 5 类和改进交易效率的 5 类农业生产性服务的不同供给渠道与农户满意度的相关性进行估计。

  农资服务供给的 4 个渠道中,“A11 政府办的服务站”与农户满意度正相关但不显著,“A14 自行购买”与农户满意度显著负相关,“A12 合作社统一购买”和“A13 跟随大户、专业户或龙头企业一起购买”与农户满意度负相关但不显著。整体上看,农户希望有专业部门提供农资供应及配送服务,但除政府供给渠道外,对其他 供给渠道的服务并不满意。

  农机服务供给的 8 个渠道中,“A21 自购农机”“A25 农机服务公司”和“A26 农机合作社”与农户满意度显著正相关,而“A22 邻里间借用”“A23 本地农业经营大户、专业户和龙头企业提供服务”“A24 乡镇农机站”“A27 不用农机”和“A28 合作社统一使用机械作业”与农户满意度负相关,且“A27 不用农机”在 1%的置信水平下显著。目前,农户对农机服务的需求较强,除了希望自己购买外,对农机服务公司和农机合作社提供的农机服 务也较为满意。

  农业基础设施服务供给的 10 个渠道中,“A31 农村电力和能源”“A37 农业教育、科研、技术推广公共服务机构”“A39 农业示范区建设”和“A310 环境生态”与农户满意度正相关,且 A310 在 1% 的置信水平下显著; 而“A32 农田水利设施”“A33 网络覆盖”“A34 农村道路”“A35 农产品集散购销市场”“A36 气象基础设施”和“A38 农 资销售网点”与农户满意度负相关,其中 A32 、A33 与A3 分别在 5%、1%与 1%的置信水平下显著。在对农业基础设施需求较大的情况下,农户对教育、专业市场及生活环境等方面基础设施的改善和供给较为认同。

  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供给的 6 个渠道中,“A41 通过电视、报纸、书籍和网络等的宣传自学”“A43 种子、农药、化肥等相关产品经销商”“A44 政府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组织的技术培训及技术交流和示范”和“A46 合作社、龙头企业的统一技术指导”与农户满意度显著正相关,而“A42 普通农户、生产大户等相互请教和交流”和“A45 上级机构指派的技术人员定期指导”与农户满意度显著负相关。农户对农技推广服务的需求很强,对合作社、龙头企业的指导及政府部门的组织培训较为满意。

  农业金融服务供给的 6 个渠道中,“A52 合作社提供资金互助”“A54 金融机构抵押贷款”和“A56 新型农业金融机构”与农户满意度显著正相关,特别是 A52 在 5% 的置信水平下显著; “A61 亲戚朋友间个人借贷”“A53 将土地经营权抵押或入股”和“A55 不需要贷款”与农户满意度显著负相关。农户对农业金融服务很强的需求,对合作社、各类金融机构提供的金融服务较为满意,而不希望通过个人借贷、土地抵押等方式来满足融资需求。

  农产品销售服务供给的 6 个渠道中,“A61 个人零售”和“A64 专业合作社组织统一销售”与农户满意度正相关; “A62 批发商上门收购”“A63 农产品加工企业统一收购”“A65 互联网出售”和“A66 采摘等新型销售模式”与农户满意度负相关,且 A66 在 5%的置信水平下显著负向。农户目前的产品销售多通过个人和专业合作进行,其他新型销售服务渠道供给较少,农户的接受度不高。

  农产品物流服务供给的 6 个渠道中,“A71 自购车运输”“A73 由合作社集中农产品运输”及“A75 农产品物流公司”与农户满意度正相关,且 A71 在 1%的置信水平下显著; “A72 邻里和熟人间借助”“A74 雇佣( 租赁) 他人进行运输”和“A76 电子虚拟农产品物流供应链”与农户满意度负相关,且 A72 和 A76 分别在 10%和 1%的置信水平下显著。农户物流服务具有较强的专业化需求,在希望自购车进行农产品运输的同时,也倾向于获 得合作社及专业农产品物流公司的服务。

  农业信息服务供给的 4 个渠道中,“A81 合作社、大户、龙头企业等接受企业订单统一计划”“A82 政府信息平台或村委会分享”和“A83 互联网、电视、广播、报纸等科普信息”与农户满意度正相关,且 A81 和 A82 分别在1%和 10%的置信水平下显著; 而“A84 随多数人经营”与农户满意度显著负相关。农户对农业信息服务的需求强烈,希望能从合作社、大户、龙头企业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以及政府平台、互联网、电视等渠道获得信息 服务,农业新型经营主体和政府提供更多的农业信息服务将有效提高农户的满意度。

  农产品质检服务供给的 5 个渠道中“A91 政府机构”和“A92 农业科研机构和高等院校”与农户满意度正相关,且A91在1%的置信水平下显著; “A95 不了解”“A93 农产品收购和加工企业”和“A94 合作社统一生产标准”与农户满意度负相关,且 A95 在 1%的置信水平下显著。农户希望得到政府、科研机构和高等院校提供的农产品质检服务,但是由于该服务的供给不足及宣传不够,农户对该项服务的了解不够,导致农户的满意度不高。

  土地流转服务供给的 5 个渠道中,“A101 农业经营大户”“A102 农业合作社”和“A103 农业企业”与农户满意度正相关,且 A102 和 A103 在 5%的置信水平下显著; “A104 家庭农场等农业经营规模户”和“A105 无流转”与农户满意度显著负相关。农户对土地流转服务有需求,并对来自农业经营大户、合作社和农业企业的土地流转服务较为满意。

  五、结论与启示

  本文基于西南地区的问卷调查数据分析发现,我国农业生产性服务供给渠道的有效性总体不高。农机 服务、农技推广服务、农产品物流服务、农业信息服务、农产品质检服务及土地流转服务 6 类农业生产性服务供给渠道数量的增加有助于农户收入增长,其中只有农机服务和土地流转服务的作用显著; 而农资服务、农业基础设施服务、农业金融服务、农产品销售服务 4 类农业生产性服务的供给渠道数量与农户收入水平负相关,其中农业基础设施服务和农业金融服务的作用显著。同时,农业生产性服务的不同供给渠道对农户满 意度具有差异性影响,各类农业生产性服务中均存在与农户满意度负相关的供给渠道; 总体上看,相比供给渠道数量与农户收入水平正相关的农业生产性服务,在供给渠道数量与农户收入水平负相关的农业生产性 服务中与农户满意度负相关的供给渠道相对更多,其作用更为显著。因此,各地区在农业生产性服务供给 过程中,需要选择适用的供给渠道,并积极改进农户满意度不高、增收效果不好的供给渠道,在实现农业生 产性服务社会化、系统化、多样化的同时提高供给的有效性。

  基于上述结论,针对提高农业生产性服务供给有效性提出以下政策建议:

  第一,切实保护农户利益,基于农户增收优化农业生产性服务供给机制。调查分析发现,当前的农业生 产性服务供给的农民增收效应不够显著,还有部分供给对农户收入增长具有负面影响,说明这些农业生产 性服务目前是比较“贵”的。应建立保护农户利益的有效机制,加大政府对农业生产性服务供给的引导和支 持力度,积极设计和落实有关优惠政策,如对各服务供给主体和服务对象给予财政扶持、信贷支持、税费减 免等优惠,建立全国农业信贷担保体系以切实解决农业“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

  第二,有效促进农业现代化,基于农业生产需求优化农业生产性服务供给结构。分析发现,农户对 10 类农业生产性服务的满意度存在明显差异,农户对能更好满足农业生产现实需求的服务的满意度更高,其对 农户增收的正向影响也更显著。在当前农村劳动力大量流出的背景下,农业生产对于节约劳动力、改进生 产效率的服务需求更大,通过农机服务、农技推广等服务可将普通农户引入现代农业发展轨道,通过土地流 转服务可以推进多种形式适度规模经营进而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对于这些服务应加大供给。

  第三,充分尊重农户意愿,基于农户需求优化农业生产性服务供给渠道。一方面,要强化农户满意度高 的供给渠道,如农资服务由政府供给,农机服务由农机服务公司、农机合作社供给,农业基础设施服务由教 育、卫生、水利、交通等部门供给,农技推广服务由政府、科研机构和高等院校供给,农业金融服务由合作社 等各类金融机构供给,农产品销售服务由个人和合作社供给,农产品物流服务由合作社及专业农产品物流 公司供给,农业信息服务由合作社、大户、龙头企业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以及政府平台供给,农产品质检服 务由政府、科研机构和高等院校供给,土地流转服务由农业经营大户、合作社和农业企业供给。另一方面, 要积极改进农户不满意的供给渠道,充分发挥市场机制和政府作用,全面提高农业生产性服务供给的有效。


毕业论文:http://www.3lunwen.com/sk/ny/749.html

上一篇:农业面源污染防治的难点、问题及对策

下一篇:分析中国农业现代化的模式探索及道路转向意义

     移动版:根据农业生产和农户需求选供给渠道,提高农户满意度,增加营收

本文标签:
最新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