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电话:15682930301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 毕业论文>文学论文 > 正文

“三言”的商人文化与城市文明

发布时间:2020-01-04 19:45文字数:10213字

  摘要:明朝中叶以后,一系列积极反映商品主题的小说源于商业潮流的兴起。 “三言”是其典型代表之一。这两部作品就像反映明代社会变化的一面镜子。其中,商业活动的直觉和商人阶层的真实描绘尤为引人注目。在此之前,没有哪一项工作能够如此关心蓬勃发展的商业活动。发展和商人的商业遭遇,生活方式和精神面貌。作家冯梦龙和凌晓初作为具有启发色彩的思想家,看到了商业对社会带来的巨大变化,以极大的热情在作品中创造了大量积极的商人,并称赞其高尚的道德品质。商业经济的发展给社会带来了丑陋的,道德堕落的现象和行为。因此,作为商人形象的补充,他们在“三言”中形容了大量的负商人。这些商人的正面和负面形象是晚明商人世界的真实代表。这些商人的形象作为那个时代的一面镜子,忠实反映了那个时代的特色。基于此,本文开展了“三言”商人文化与城市文明研究。

  关键词:“三言”;商人文化;城市文明

  “三言”的商人文化与城市文明

  引言

  明代资本主义的萌芽促进了商业的最初繁荣。同时,也使传统等级“科工业”的地位最低的商家地位得到提升。许多流行的文学作品开始关注商人的生活,并将商人的形象纳入文学创作范畴。据统计,参与“三言”的商人形象不少于一百人,商人作为主体的工作约占四分之一;涉及商人和商业活动和情节的工作更为重要,约占八分之一。然而,这些商人的形象与过去的商人不同。冯梦龙和凌孟初的两位作家在新时代的气息下给商界人士提供了新的形象。20世纪的“三言”研究主要体现在作品的考证,作者的生平作品,小说时代的背景,思想内容和艺术特征的讨论,专题研究相对薄弱。 21世纪以来,“三言”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人物形象研究,情节结构研究,文本比较研究,爱情与婚姻研究,社会思潮与公民意识研究等方面。人物形象的研究在20世纪的基础上并没有太多的突破,但在以下研究中出现了新颖的视角。[1]经过对作品和以往研究成果的仔细研究,我将“三言”商人的形象分为两类:一是摆脱传统商人臭名昭著的新商人的形象,诚实守信;第二是传统商人的形象,他们是追求利益和宽恕,贪财富贵,鄙视世界;通过对这两类商人形象的分析,其目的是揭示人物形象的多样性和全面性,肯定商人的合适物质欲望,追求利益的合法性,商人的地位和学者的平等。

  一、三言商人形象和商人文化

  婚恋故事是唐传奇反映的主要内容,这类故事总是把商人排除在外。而“三言”中却大量描写商人的婚恋故事,不仅突破了传统商人重利不重亲情的观念,而且表现和赞美了商人重情的品质。《卖油郎独占花魁》(《醒世恒言》卷三)中花魁娘子莘瑶琴感念卖油郎秦重在她醉酒时陪侍承吐秽物,认为其“又忠厚,又老实,且又知情识趣,隐恶扬善,千百中难遇此一人可惜是市井之辈。若是衣冠子弟,情愿委身事之”,对其有身份偏见,待她受到“衣冠子弟”吴八公子的凌辱后被秦重救回妓院,决定“我要嫁你”,这种态度上的变化起到了推动作用,秦重用自己的行动换取了王美娘的真心。 这表明,在当时的社会生活中,这个城市的平民用自己的感情打败了坚持爱情,婚姻和门概念的概念,从而赢得了一种新的爱情社会现象。这对于改变人们的婚姻观念非常重要。 人们追求爱的自由。 只要两个人坠入爱河,他们就能摆脱外在的束缚,赢得爱情。《蒋兴哥重会珍珠衫》(《喻世明言》卷一)中的蒋兴哥和王三巧夫妻俩的感情很好,丈夫出去做生意,妻子在家里有外遇,一对恩爱夫妻分开,但最后又团圆。 其原因是蒋兴哥长期在外地做生意,对人性有着广泛的认识和独到的见解。 他把妻子的不忠归咎于“只因为我贪着蝇头微利,撇她少年守寡,弄出这场丑来,如今悔之何及”。这样的认识,已经相当难得。这反映了封建贞节观念在商人阶层的淡化,闪烁着人性的光辉。

  “三言”把市井商人当作知情识趣、隐恶扬善的情种来审视描写。不仅如此,“三言”还展示了商人之间的感人情谊。《施润泽滩阙遇友》(《醒世恒言》卷十八)中的施复是市井小商人,因拾金不昧而结识朱恩,后两人礼尚往来,做生意同舟共济,成为莫逆之交。后来施复两次挖到银子,并因善于经营而富冠一镇,而朱恩也“只为还金恩义重,今朝难舍兄弟情”。《吴保安弃家赎友》(《喻世明言》卷八)写吴保安和郭仲翔两人从未谋面,仅凭一点义气相许,便至患难中死生相救。对于吴郭二人的友情,作者也赞到:“频频握手未为亲,临难方知义气真,试看郭吴真义气,原非平日结交人”。他们的真诚友善感人肺腑。

  (一)正面特征

  1.以商为本,坚持不懈

  封建社会始终贯彻“重农压商”的基本国策。 受政策影响,人们习惯了“商业经营”的概念。 但是,在“三言”中,情况正好相反。 商人继续在业务上取得进展,追求金钱,在商业过程中坚持不懈,始终不放弃。 精神在移动。 当王胜外出打工,被劫匪屡次抢劫,仍不肯放弃,王母劝王胜出去做生意的时候,王生也肯定了妻子的建议,认为生意就是他们的工作。 由此可以看出,“商业”坚持不懈已成为人们的共识,并为此而自豪。

  高度重视商业,来自其他社会阶层的人也开始创业,“弃文从商”、“弃农从商”等现象已不少见。那时代的人们很想通过从事商业活动来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改变自己的经济状况,《转运汉遇巧洞庭红》告诉商人从事商业活动,让读者看到商人追求更大财富的愿望。世界非常寻求名利。它受到富人的追捧,被穷人嘲笑。文若是一个文学家,但由于生活的尴尬,他开始买卖当时的“儒商”。社会非常普遍。更重要的是,有些人也把企业视为自己的家族企业,并非常重视有意识地培养子女的业务能力和意识。有些章节甚至强调业务是一种继承的家族企业。上一代非常重视培养下一代的商业意识,并为业务感到自豪。因此,这个家庭是光明的。在“李秀清一姐黄真”中,黄龚的女儿是香熏香的主人,她写道女儿跟着父亲的出口创业。直到后来,她仍然使用这种业务方式生存。

  随着人们对商业的重视以及对商人态度的转变,过去人们认为只有学者的地位才是最崇高的,现在他们已经发生了变化。这种利己主义秩序有所下降,商人走上了时代的前沿。这创造了诸如温若虚等丰富的商业活动,不再依赖儒家企业来发展自己的儒商。那个时候,社会从学习作为一种商业变为注重商业,商人的地位也提高了。一些著名商人重视商业活动。

  2.有情有义,义利兼得

  商人从事商业活动和谋利的主要特点是商人的特点。 然而,中国儒家文化及其传统道德告诉我们,我们应该沉迷于明朝,重视正义,面对正义,甚至放弃利润,不要过分重视名利。 然而,人们不禁要问,在选择正义与利益时是否有可能同时获得。 我们在“三言”文章中看到了很多故事。 交易员们以真诚的行动感动了每个人。 同时,他们也给我们带来了一个非常简单的事实:同时可以获得正义和正义。 他们采取行动将传统的道德观念与新时代商人的生活相融合,并展现出许多优秀的优秀商人。《转运汉巧遇洞庭红》描述了一个出海经商的人物叫张乘运,他性格直爽,对别人乐于帮忙,文若虚发展成大富翁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张的大力支持。“三言”的商人形象还有一个特征比较明显,那就是商人往往在义和利的取舍中,面临选择和挣扎。《吕大郎还金完骨肉》他写道,陆羽在某一天无意中看到近三百银币。 他并不认为这是他自己的。 相反,他认为如果老板失去了钱,即使他在自己面前,他也会觉得很不舒服。 这些钱特别大,但他们没有孩子,而且他们是无辜的。 使用这种不正当的富集是没有用的。 生动的心理活动表明,当时的商人并不都是有利的,他们也有传统的美德。 社会的传统美德并没有消失,但有一个巧合,他们很好地传承下来。 卢大郎因其良好的品格而受到天堂的青睐。

  《程元玉店肆代偿钱》徽州商人程元玉,为人厚道志诚,一次与一伙做客的人,同落一个饭店买酒饭吃。韦十一娘也来店中吃饭,不少客商都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盯住她不放,还颠头耸脑,胡猜乱道。只有程元玉端庄地坐在那里,并不去瞧。韦十一娘吃过饭后,口称暂时没钱付款,店家扯住不放行,众客人在一旁起哄,硬说她是“骗饭钱吃的”。程元玉一言不发地走了进来,慷慨解囊,为她偿还了米饭,不愿出名。 程远宇的“正气”触动了女侠。 后来,夏女士在前往公司的路上多次安全保险。 “义”在获得企业活动的外部支持和支持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施润泽滩阙遇友》一文中生动写出有一批具有勤劳经商,发家致富、诚实守信、不做亏心买卖的商人形象。嘉靖间吴江盛泽镇小商业者施润泽把拾到的六两多银子归还失主,以蚕桑为业的小业户朱恩;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施润泽到滩阙家中买桑,朱恩也救人之危,把多余的桑叶无偿送给施润泽,并使之免除覆舟之险,于是二人结为兄弟,并成亲家,财源滚滚,生意兴旺。通过对发财的两位角色的描绘,作者反映了吉良义治和吉良义弘的思想观念。 对那些当时失去正义的奸商,牟利的雇佣军行为以及其他依靠不义得利的人致富,这是一个深刻的体验。 批评。 尽管古人常常喜欢得失,但只要他们“走自己的路”,他们就可以做生意。 而且,诚实守信,利益正义也是工作最体现和推动的伦理观念。 以上部分指出了使学生和员工都受益的商业道德概念。

  3.知情重情,尊重女性

  明初,人们提倡注意“理性”,后来在明末,人们开始关注“情感”,比如李贽主张“天真理论”,主张他应该敢于 表达情感。 汤显祖反对自由主义和压力。 没有爱的条件。[1] 受这些文学思想对“爱情”的影响,冯梦龙也支持“情感”。 “我想教导众生”最能体现他内心真实的感受。 所以在“三言”你可以看到许多情绪的描述,许多文章体现了强调情绪的心理。 作者开始认识到对正义的迫害,对人性的破坏,并试图提醒人们不要混淆视听,尊重情感,他们大胆地表达了对爱情描绘女性的渴望。

  《卖油郎独占花魁》这些作品是通过细致栩栩如生的情节描绘的,展现了这样的婚姻态度:重要的不是金钱,门,行列,而是相互认识,相互尊重,彼此真爱。在小说中,卖油郎秦重钦被花魁娘子王美娘的美丽所吸引,并且试图用血汗钱去靠近她,并且在女孩当时过夜醉。王美娘又开始注视那个年轻人,发现他不是那种成为欺骗女人的男人。相反,她发现这个男人是一个非常好的好人。由于传统的等级观念,她依然没有接受这个年轻人,直到她受到吴公子的侮辱之后,他知道饮酒者不信任并拒绝交托他们的生命。他们只是玩玩而已,他们没有对她付出真心实意。相比之下,秦重的忠诚是多么的宝贵,所以王美娘大胆地向秦重提出“我喜欢你”的要求,并表示愿意跟随他过朴素简单的日子而不后悔。文章生动地写道,秦重对王美娘的真诚,当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关心帮助王美娘。王美娘遇到困难时,他没有轻薄美娘,也没有采取恶意行为,反而他是在等待王美娘,尊重王美娘,周围的中心是一个“爱”字。在封建社会盛行的父权思想下,仍然有那么多男人如此尊重女人。这值得我们的肯定。让我们看看以前的封建思想的不同特点。

  “三言”小说描述了人性的许多方面,例如卖油,重估信用,仁爱,诚实和诚实。 它改变了封建社会人民对商人的固有偏见。 它假定商人是奸诈的,无视在利益面前的感情。 人性。 在这部小说中对人性之美的描述表明,当时社会的人们已开始重新认识商人的形象。 这是对封建礼仪和宣传的有力反击。

  《蒋兴哥重会珍珠衫》中,蒋兴哥外出经商,其妻王三巧与陈大郎私通,蒋兴哥知道后,休弃三巧后并没有阻止三桥的再婚。他希望三巧能够摆脱公众的压力,从别处开始。新生活。兴科善良的好处也不同于传统的伦理道德。邢兄弟是一个普通的商人。他只是按照自己的本性行事。他追求的只是他自己的幸福。但是,当他宽恕对方的道德错误以维持夫妻间的性爱时,我们可以从中看出。在他们的现代文明的一些精神之外。从文章中我们看到,尽管蒋兴阁的妻子做了一件让她感到难过的事情,但她仍然能够慷慨和不屑。他用自己的真心去拥抱他妻子的一切。这是一个古老的社会概念,当时追求贞洁,并且与它不相容。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做到这一点,蒋兴阁的宽容反映了他当时对女性的尊重和对腐败道德的抛弃。

  在“二拍”这样的现象比比皆是,例如姚滴珠因与婆婆不和,与公婆吵闹后负气出走,虽然是已经嫁给潘甲,但是由于受不了这种境遇离家出走,可惜在途中被骗去做妾,潘甲经商回来后发现妻子不在,一直寻找仍旧找不到,于是就上报官府,郑月娥因为自己和姚滴珠相像想要嫁给潘甲,但是被潘甲认出,潘甲执意不肯娶她为妻子,后来找到姚滴珠,虽然她已是他人的小妾,但是潘甲还是选择接受她,最终两个人相聚在一起。

  像这样的一些商人,他们尊重女性、重视情感,尊重人性,是那个时代所难能可贵的,商人的这种人文主义是新时代民主的影子。

  4.自强自立,有勇有谋

  中国人一贯注重集体主义,反对个人主义,专注于低调行为,反对个性。 人们欲望的表达往往比较模糊。 这种特征主义是由小农经济观念造成的。 人们无法摆脱固定的笼子。 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商品经济越来越迅猛。 人们开始追逐自己的兴趣,属于自己的个人世界。 他们有坚定的理想,为自己的个人目标而战。 他们承认自己的自我价值。

  《汪信之一死救全家》汪革从小和哥哥住在一起,某日因为和哥哥发生口角,赌气远走他乡,发誓一定要混出个样子、才肯衣锦还乡。最终他辛勤劳作建立起相当富裕的家业。在《徐老仆义愤成家》写一个忠诚的老奴阿寄,靠着自己的聪明和勤勉,以主人凑出的十几两银子为本钱,殚精竭虑,四处奔波,先是贩漆,后是贩米,再后来是只要赚钱的生意便可做,十年之间,遂成巨富,牛马成群,门庭热闹,奴仆雇工,不下数百。阿寄虽然为业主做了一个大家族企业,但他并不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当家人暂时死亡时,他们没有钱,只有几件破旧的衣服,还有主人给他的零散的银子。当他想到这种尴尬的情况时,他觉得他没有得到业主的关注。也许是因为他被剥夺了一切,他开始想方设法用行动来表明他是一个有用的人,并且他能创造价值。他出去做一些商业销售,比如卖米,销售涂料,帮助他的主人变成富人。在某种程度上,他的概念有点愚蠢。他不必单独为主人而战,但他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建立。然而,在他自己幸福的生活中,他不想生活在篱笆之下而被忽视。他必须加强自己,用自己的双手和智慧证明自己的价值。这是“三言”商人有自己的战略。

  (二)反面特征

  “三言”里面也塑造了不少反面商人的形象,反面商人在性格这一方面呈现出更多的复杂性,人性的探讨。

  1.好色无耻

  封建时代女性被轻视,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很多时候男性过分追逐色欲却被看做是理所当然。但在“三言”中作者却对好色的商人进行批判。《徐茶酒乘闹劫新人》中赵申和钱已看到女子掉落井中,赵申为了钱财两得,趁机杀死了钱已,夺了那女子,一并回家。其人之险恶,阴险,实在叫人感慨。如《苏知县罗衫再合》一文中写了私商徐能贪求钱财伤害别人性命,许多年后仍然要受到法律的制裁,被判死刑。又如《许察院感梦擒僧,王氏子因风获盗》写道陕西有一个盐商叫做王禄,已有个几个老婆,还要再娶好几个小妾,同时也给自己的身边亲人娶了很多个老婆,每日过于沉溺在情爱中,过度纵欲,沉迷声色,最终因身体不支而死亡。

  与此相类似的故事,山西省份有个卖马匹的商人姓沈,他因为外遇见到一名妓女,贪恋美色,想尽方法将这女子娶回去,最终不料被一碗毒面害死自己,这个描写隐藏着作者对好色之徒的批判,恶人有恶报。

  2.贪婪吝啬

  商人不但吝啬而且也很贪婪,这个特点表现很多。《宋四公大闹禁魂张》讲述了一个接受救济被暴打的男人,故事大概是这样的,张员外的主管见到一个男人贫困,就给他一些银两,没想到被张看到,不但把钱拿走,还揍了这个主管。其贪婪、吝啬可想而知。《钱多处白丁横带》所写的是一个野心勃勃、专行不义的奸商典型。江陵有一个很富有的商人叫郭七郎,家有好几座金山银山,可是他本性特别贪婪。他和别人做生意总是缺斤短两,留大的好处给自己,把小利益给别人,占尽别人的好处。一些借他本钱做买卖的商贾,没有一个不受他剥削的。

  3.奸诈狠毒

  文中所举的几个例子,体现了商人反面形象,商人品质之丑恶,道德败坏,甚至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沈小官一鸟害七命》里的张公谋害了沈秀,就因为那么一丁点银两。《徐茶酒闹劫新人》钱己看到一个姓郑的美女,就起色意,强行霸占,同时也杀害生意合作者,其心之歹毒,这都体现了商人被金钱和美色冲昏了头脑。《韩秀才乘乱聘用娇妻》程朝奉怕自己女儿被选为秀女,赶紧找还没结亲的韩秀才定亲,选秀谣言过去后,程朝奉事后反悔,嫌弃韩秀才身家困顿,想法设法退亲。

  这些商人的最大特点是恶棍或恶作剧,或贪婪,邪恶或危险。 他们相信金钱的力量,不择手段地满足自己的欲望,对别人和社会的道德利益毫无顾忌。 他们在作者的笔中出现了道德教育的反面例子。 作者没有深入商人的内心世界。 因此,我们并不知道这些商人的独特性。

  二、三言中的城市与商人的关系

  两千多年来的中国封建社会,由于统治阶级推行“重本抑末”的政策,商业被视为“末业”“小道”,商人被列为“士农工商”四民之末,然而,传统的商人和商人的概念在人们心中深深根深蒂固。 这给商人带来了无形的压力,同时引起了他们心中的深刻自卑和社会歧视。 一个特殊的历史环境产生新的行业理念。 明末,资本主义经济的萌芽给社会注入了新的活力。

  (一)明代商品经济的繁荣,带来了深刻的社会变革

  随着生产力的发展,明代的社会分工进一步扩大,商品经济日益发展繁荣。“晚明商业的繁荣无疑已经超过了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时代,据明人宋应星在《天工开物》中估计,万历年间徽商的资本总额达三千万两。每年获利九百万两,比当时的国库税收多一倍”。商业的繁荣已经引起人们生活观念的改变。 从嘉靖中到现在,风的流量一直在下降。 商人在社会生活的上层依靠他们的财富。 这不能不使传统价值观念和道德追求受到很大影响。 追求利润的影响和精神导致许多人放弃农业,放弃劳动,放弃儒家加入商人队伍。

  (二)整个明代社会的商业气氛越来越浓厚

  李贽提出了重商观念:“且商贾亦何可鄙之有?挟数万之贯,经风涛之险,受辱于官吏,忍诟于市易。辛勤万状,所狭着重,所得者末”。高度肯定了工商业者的社会地位。明代改革家张居正提出了“资商利农”的主张。他说:“商通有无,农力本穑。商不得通有无以利农,则农疾;农不得力本穑以资商,则商病”。又言“欲物力不屈,则莫若省征发以厚农而资商;欲民用不困,则莫若轻关市以厚商而利农”。明代思想家加深了对商业的认识。 他们从各个角度展示了商业的合理性。 这无疑是社会思潮影响下商品经济发展的反映,也反映了明代商品意识的提高。 在这种社会思潮的影响下,商人和他们所管理的行业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价值,商人的社会地位也有所提高。 他们可以自由进入和离开官方政府,集中讨论事务,接受政府官员的资金,甚至可以“与缙绅先生列座抗礼”,而商人们认为做生意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这个行业是一个影响生计的真正问题。 这打破了传统的正统观念,商人已经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三、商人对城市文明的贡献

  诚信是中国人一直崇尚和推崇的美德。早在春秋时期,著名政治家管仲就有着“首先,王贵的诚信为本,世界末日”的名言。诚实包括诚实,可靠和信任。诚实是对待人的道德准则;诚信是遵守自己的承诺,信用被用来调节人们的行为。当然,商人“善待商业”是自然而然的事情。然而,以明代白话短篇小说为代表的商人在义和利面前选择了“义”,体现了传统文化中“仁爱”的道德意识形态。在以交换为中心的商品经济中,诚实守信是至关重要的,它不仅要求人们在与他人交往时应该诚实待人,而且要在言行上保持一致也是交朋友和做生意的一种方式,它需要朋友和商人互相信任,互相沟通,无私地互相帮助。《李秀卿义结黄贞女》(《喻世明言》卷二十八)中的黄善聪与李秀卿合伙做生意时,双方能够以诚相待,诚信无欺,既无欺自己也无欺对方,因此生意做得好而长久。

  人文关怀应以爱和尊重为基础。人文关怀是围绕人们的注意力,也是人类理性的体现。它与经济发展息息相关,在理性经济中随处可见。人是经济的主体。人们要求关注个人利益,肯定个人追求合法利益的权利,即商人所追求的“义”与“利”的统一。明末晚期,商人用行为来证明商业的合理性,并寻求一种被世界认可的新的职业道德。这样,商人巩固了自己的社会地位,依靠别人独立思考自己的价值取向和独特性。个性塑造的转变也向全世界展示了他们对商业和对世界的关怀。

  经济实体中的人们也希望通过合作来弥补由于知识和信息的限制而造成的自身理性的局限性,并且建立一种以人为本,尊重,友善和诚信的全新的人文环境。人文精神的基本含义是:尊重。

  人的价值,尊重精神的价值。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人文精神,是人类在发展市场经济过程中继承和发展的一种文化成就,如自力更生,科学精神,竞争精神。它也超越和克服了市场经济造成的文化损失和人性。人类发展和畸形的抑郁和扭曲,片面性等缺点。面对社会现代化,商人需要有“以人为本”的人文关怀和对社会的终极关怀。在追求利益的同时,不违背对人类幸福的追求,实现可持续发展,商业活动才能真正惠及人民。

  明末商人的经营理念和为他人做事的原则,对当前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商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一是勇于进取,努力奋斗。目前,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涌现出许多优秀的企业家,但也有一些创新意识薄弱,财富少,富有傲慢的新兴企业家。反思“三言”商人的大胆进取精神无疑将对当代经营者产生重要的警示和刺激作用;其次,重新审视形势,把握商机。《孙子兵法》中指出“善战者,求之于势”,“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尽管这个商场并不是血雨腥风、烟雾弥漫,但它的智慧和战斗是相似的。随着国内经济从卖方市场向买方市场转变,随着外汇的进一步扩张,中国企业正面临着新一轮的发展,同时也面临着严峻的挑战。运营商普遍认为市场越来越难以掌握。在这种形式下,运营商只能以新的眼光寻找和抓住商机,并在商业世界中竞争。第三,诚实和正直是原因。这是明朝商人实行的行为。但是,目前还有一些企业和企业主只关心追求经济效益,忽视社会效益。他们从事假冒和欺诈行为。为了彻底消除这些问题,在加强执法力度的同时,还要规范商业道德,弘扬诚信商人的诚信正义和待遇。第四,公司是合作伙伴和合作伙伴。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各国之间形成了前所未有的相互依存关系。在新时期,中国不仅要弘扬晚明商人团结精神,还要培育全球视野,建立“竞争,共存,共赢”的概念。

  (一)商人社会地位的提高

  在“三言二拍”中,作者描述了他们的商业活动和日常生活,并创造了一系列生动,典型和完整的商人形象。 对于大多数这些人物来说,作者都是积极的,反映了商人的地位提高了。

  明代商人社会地位的上升首先表现在商人与“士、农、工”地位平等的观念的出现,人们认为商业也是正业。出现 这一观念在《醒世恒言》第十七卷《张孝基陈留认舅》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士子攻书农种田,工商勤苦挣家园。世人切莫闲游荡,游荡从来误少年”、“农工商贾虽然贱,各务营生不辞倦。从来劳苦皆习成,习成劳苦筋力健”、“春风得力总繁华,不论桃花与菜花。自古成人不自在,若贪安享岂成家!”[15]这些新的观念的出现都包括了对商人的肯定。其次,商人自身也以自己的商人身份为傲,在《醒世恒言》第三卷《卖油郎独占花魁》中也有所体现,卖油郎并没有为自己的商人身份感到自卑,宣称“何况我做生意的,青青白白之人”。再次,世人对商业的认同。《二刻拍案惊奇》卷二十九《赠芝麻识破假形 》中描写了一位做丝绸生意的浙江商人蒋生,他经商至汉阳马口时看上了当地缙绅马少卿的女儿,蒋生对自己的身份略显自惭形秽,说“小生原籍浙江,远隔异地,又是经商之人,不习儒业,只恐有站门风。”然而马少卿的回答却是“江浙名邦,原非异地,经商亦是善业,不是贱流。”马少卿的话反映出商业那时候已经是一个良好的行业,不再是一个传统的低下卑微的行业。 这不仅是对商业行业的认可,也是对商界人士的认可。 蒋生成了马少卿的女婿,说明商人的地位得到了显着改善。 这些描述客观地反映了明朝中叶以后资本主义萌芽带来的商业思想和商业风气,使得传统的仕优商贱的观念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二)社会价值观念的变革

  在此前,商人金钱至上的价值观为人们所不齿,而在“三言二拍”中,作者对他们的价值观确实吃开明和理解的态度的。《初刻拍案惊奇》卷八《乌将军一饭必酬 陈大郎三人重会》的入话中提到的杨氏,三次鼓励侄儿杨生外出经商,认为“到江湖上做些买卖,也是正经”,这里对经商的认识已丝毫没有鄙薄之意。《初刻拍案惊奇》卷三(刘东山夸技顺城门 十八兄奇踪村酒肆》中的刘东山,本是北京巡捕衙门里当一个缉捕军校的头,有一身好本事,可是却“觉得心中不耐烦做此道路,告脱了,在本县去别寻生理。”从此走上了经商的道路,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崇商重商了,而是弃官从商,不得不说这是明代商业发展,人们价值观念转变的产物。此外,《二刻拍案惊奇》卷三十七《叠居奇程客得助 三救厄海神显灵》中的程宰经商失利在辽阳,得到海神的帮助,他按海神指示买进卖出,贩药、贩、贩布,获得几万两银子的营利。对此小说家如此载道:

  却是徽州风俗,以商贾为第一等生业,科第反在次着……徽人因是专是那做商的,所以凡是商人归家 ,外而宗族朋友,内而妻妾家属,只看你所得归来的利息多少为重轻,得利多的,尽皆爱敬趋奉;得利少的,尽皆轻薄鄙笑,犹如读书求名的中与不中归来的光景一般。[16]

  “挣了多少钱显然成为衡量一个商人成功的标准,但它也成为衡量社会阶层水平的重要标准。 这对整个社会的价值和社会的其他价值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在这个价值观念的这个方面,它也是自我挫败的。”[17]而在这里,商人所获得的利润与封建社会最有价值的头衔是同等的。 这是明朝以前不存在的价值判断,是对商人追求商业利益的肯定。

移动版:“三言”的商人文化与城市文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