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电话:15682930301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 毕业论文>文学论文 > 正文

从操纵理论研究《卧虎藏龙》对字幕翻译的影响

发布时间:2020-03-09 13:03文字数:10529字

  第一章导言

  1.1研究背景

  电影作为一种艺术形式,100多年前由卢米埃兄弟创立。它给观众带来了一个梦幻的世界,一个你可以见证梦想被活生生地实现的地方。如今,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越来越多的精彩电影被制作出来,越来越多的人能够负担得起并有时间欣赏它们。电影作为不同国家融入一个大的“国际村”,在跨文化交际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改革开放以来,许多中国导演创作了许多不同凡响的电影,如《生活的一生》《霸王别姬》《太阳的心》《恋爱的心情》等。许多好电影被提名,有些甚至赢得了国际电影奖。这些中国电影对中国文化走向世界具有重要意义。

  本文旨在研究李安的奥斯卡获奖影片《卧虎藏龙》的字幕翻译。这部电影讲述了一个有成就的剑客,李慕白想退休,请他的朋友,一个职业保镖淑莲,把他的剑“绿色命运”送给他们在北京的共同朋友特爵士,这样剑就可以被照顾。没想到,淑莲到特爵士家的当晚,剑被詹玉偷走了。在淑莲的调查中,她几乎可以肯定小偷是珍,北京一位富有而有权势的俞总督的女儿。淑莲想逼詹把剑还给她,免得有人发现詹是贼,还可以叫对方姐姐。但是,穆白发现了玉狐的踪迹,一个杀害了很多人的凶手,包括穆白的主人。原来,玉狐多年来一直躲在虞总督的庄园里,假装是詹的家教,詹其实是玉狐的徒弟。詹妮弗想用这把剑来交换她的自由,罗是一个沙漠强盗,她答应为她来北京。穆白和淑莲真的很欣赏詹的格斗技巧,想训练她,但詹太愤世嫉俗,听不进去。。。。经过多次冲突,穆白被玉狐的毒针杀死,珍从悬崖上跳了下来。她永远不会像她所渴望的那样回到沙漠。

  1.2目的和意义

  本文的主题是从操纵理论的角度分析这部电影的字幕翻译。《卧虎藏龙》自《卧虎藏龙》问世以来,在世界范围内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吸引了大量的人开始关注并对武侠乃至中国传统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部电影的重要性才是真正重要的。优秀的字幕翻译值得研究。通过对字幕翻译的分析,我们可以更深入地了解和欣赏电影和中国武侠的美。通过对操纵理论的分析,我们可以发现操纵理论的不足,并总结出操纵理论的一些规律。鉴于目前对《卧虎藏龙》字幕翻译研究的不足,本文将从操纵理论的角度对该片的字幕进行研究,探讨操纵理论对字幕翻译的影响。

  通过一个完整的分析过程,本文试图回答以下问题:

  一。操控理论在电影《卧虎藏龙》字幕翻译中的应用?

  2。意识形态、诗学和赞助人如何影响这部电影的字幕翻译?

  三。操纵理论有什么局限性吗?

  本文拟采用描述性的解释方法和案例研究。运用手法理论对影片《卧虎藏龙》进行分析。

  1.3论文结构

  本文共分四章。

  第一章为绪论。本章将做一个介绍,让读者知道什么将被讨论和分析的一般。本部分将包括研究背景、目的和意义,以及论文的结构。

  第二章为文献综述。本章主要对字幕领域和操纵理论进行研究。副标题部分讨论了副标题的定义、特点、功能和制约因素。第二部分介绍了操纵理论产生的背景和基础,安德烈·勒菲弗尔对操纵理论的贡献和总结。主要围绕操纵理论的三个概念:意识形态、诗学和赞助人展开讨论。

  第三章是对字幕翻译的分析。本文以《卧虎藏龙》为个案,从操控理论的角度,从意识形态、诗学、赞助人三个方面进行分析。

  第四章是对全文的总结,提出了操纵理论存在的问题和不足,并对今后操纵理论的研究和电影字幕翻译提出了一些建议。

  第二章文献综述

  2.1字幕翻译

  2.1.1定义

  字幕是电视节目、电影、电子游戏等中的对话或评论文本。它们为观众提供了一种更好地欣赏作品的方式。当目标观众说的语言与电影中使用的主要语言不同时,就需要字幕翻译。

  “字幕翻译在西方国家是最早研究的。它的相关理论研究在欧洲逐步发展,也使科学技术的先进水平密不可分”(王海,2011:129)

  奥康奈尔(2006)也曾说过,“字幕是指通过在屏幕上添加文字来补充原声带。”。王海提出,电影字幕翻译在很大程度上是导演、译者或剧本作者与观众互动的结果。

  外国电影字幕翻译的主要目的是传达人物的对话。外国电影中的对白是电影的灵魂。它们是整个情节的呈现,是编剧努力的结果。这些对话必须与表演特点相适应,在情节的发展和人物形象的塑造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同时,对话承载着丰富的文化信息。因此,字幕翻译不仅是两种语言之间的转换,而且是相关文化的转移和移植的微妙动作。

  由于文化差异的普遍存在,字幕翻译工作者必须认真对待将一种文化转换成另一种文化的问题。此外,电影作为一种文化媒介的特殊性对电影字幕有许多特殊的要求和限制。因此,在保证原作信息的前提下,对电影字幕的质量进行探讨和分析是非常必要的。

  2.1.2特点和功能

  更好地理解电影语言系统的特点和功能,可以提高字幕翻译的质量。

  钱少昌(2000)在他的论文《电影翻译——一个在翻译中越来越重要的领域》中,分析并阐述了电影语言与书面语言的区别。此外,他还提出电影语言具有五个特点:听性、综合性、即时性、通俗性和非注释性。这是国内电影翻译研究领域对电影语言特点的授权阐释。

  电影语言的功能是通过视觉和听觉向观众传达信息。电影的每一帧都承载着电影语言表达的主要功能。帧和音是电影语言的有机组成部分。它们富有表现力。画面与画面、画面与声音、色彩与色彩、声音与色彩的结合的多样性,犹如交响乐中不断变化的旋律与节奏,提供了一种诗意的意境和艺术美。

  王海(Wang Hai,2011:131)认为,电影台词之所以引人入胜,是因为这些台词真实地重建和再现了社会互动。此外,演员的戏剧表演和对台词的诠释也对电影台词的吸引力大有裨益,使整个剧本充满了生命和活力。正是那些意味深长的台词将被观众深深地记住。

  电影字幕的主要任务是在电影出现多种符号的情况下,准确地将出现在屏幕上的原始对话和文字转换成另一种语言并添加到原始电影中。换言之,将电影原声所提供的符号传递到电影语言视觉通道的重要元素——目标语言字幕。

  2.1.3字幕翻译研究

  我国学者对字幕翻译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功能对等理论和目的论的应用上,它们是翻译目的和目标受众对字幕翻译反应的基础。20世纪80年代,国内翻译学者开始研究奈达的翻译理论,掀起了研究奈达翻译理论的热潮。20世纪90年代,中国学者开始比较奈达和纽马克的翻译理论。到了21世纪,奈达理论开始了反思阶段。字幕翻译的研究主要围绕这些理论展开。

  尽管对字幕翻译进行了大量的研究,但从操纵理论的角度对字幕翻译的研究还不多见。以《中国翻译家杂志》有关操纵理论的文章为例,2000年以后发表的相关文章不到10篇,占全部文章的比例相当小。在CNKI上搜索,2005年以后,从操纵理论的角度看字幕翻译的文章和期刊数量不足10篇。这些文章和期刊没有从操纵理论的特定因素,如意识形态或诗学的角度来研究字幕翻译,主要是从操纵理论的角度来研究。

  对于《卧虎藏龙》的字幕翻译,一些学者从美学、生态学等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也有人会从东方文化、目的论等角度进行研究。例如,2003年,马欣娜以功能翻译理论为指导,以《卧虎藏龙》为个案,运用功能翻译理论的研究方法,得出李安导演试图以不同于他在亚洲市场的方式传播武侠文化的结论。2008年,王红艳发表了《卧虎藏龙》字幕翻译的文化视角,旨在引起更多人对字幕翻译中的文化特征的关注。它证明了在后殖民语境下,中国文化不需要为了迎合西方而丧失自己的特色。而且,西方文化的对立态度只会阻碍其未来的发展和复兴。《卧虎藏龙》在传播源语文化、丰富源语文化和目的语文化方面起到了非常实际的作用。此外,CNKI还有20多篇关于《卧虎藏龙》字幕翻译的文章。

  2.1.4约束条件

  显然,电影翻译不仅仅是文字翻译。它还涉及到各种媒体的转换,即用文字的形式来表达电影中人物之间稍纵即逝的音频对话。Michel Chion(1999)在他的论文中指出,当观众看到屏幕和屏幕底部的字幕时,一般的感觉或多或少会受到影响。注意力会不断分散,导致信息的接收丢失,而这些信息是跟踪电影情节必不可少的。因此,要最大限度地保留“原版电影加目标语字幕”套餐的享受,就必须在各种限制条件下,找出电影字幕的最佳表达方式。

  在制作上,字幕翻译受“文本或质量”、“形式或数量”的制约。“文字或质量”是指字幕的时长受到电影原声和视觉通道的限制,即字幕必须与对话、动作和画面同步。“形式或数量”是指字幕的位置和字数的空间限制,是否能满足观众的阅读要求。

  除了上述两个限制因素外,对字幕翻译策略做出贡献的学者科瓦西奇曾在其著作《灵活的优先级层次》(1996)中表示,字幕翻译还受到电影类型、目标语言受众、语言风格等其他因素的制约,薄膜传输介质的特性等。以不同类型的电影为例,一部通俗电影的亮点在于,情节必须耐人寻味,悬崖勒马,跌宕起伏。典型的代表是大片,其情节充满张力。时不时出现的幽默情景也是必要的。纪录片注重细节内容。此外,艺术电影更注重观念,让观众沉浸在艺术的世界中。动画片要迎合儿童的心理等,这些差异必然表现在相关的电影语言上,从而将字幕翻译的特点及其焦点缩小到特定的范围。

  字幕翻译就像“戴着镣铐跳舞”。这是一个系统工程。影响字幕翻译的因素是多方面的。它要求译者不断探索,不断提高翻译技巧。进而发展电影翻译的理论和事业。

  2.2操纵理论

  2.2.1操纵学校

  20世纪70年代,翻译研究呈现多元化趋势,文化转向,突破了传统美学和语言模式的束缚。这场运动是由操纵学派指导的,其代表人物是安德烈·勒菲弗尔、西奥·赫尔曼、苏桑·巴斯内特、何塞·兰伯特、甚至佐哈尔和吉迪恩·图里。

  20世纪70年代,翻译研究还不是一门独立的学科,苏珊·巴斯内特从比较文学的角度开始了她的翻译研究。随着研究的深入,她逐渐认识到翻译的重要性,并希望建立翻译学。她在《翻译研究》一书中指出,“翻译曾经被视为语言学的一个分支,如今被视为一个跨学科的研究领域,语言与生活方式之间的相互分解关系已成为学术界关注的焦点。”

  以色列学者佐哈尔在20世纪70年代提出了“多元系统”的概念,打破了传统的单一文本分析方法,引入了社会、政策、经济等超越文本的分析方法,开创了描述性翻译研究的新局面。多系统包含几个系统。内部系统的不断变化过程是不同系统之间相互作用的结果,使得相关部分产生聚并。

  “这是一个多重系统,一个系统,一个相互交叉,部分重叠,同时使用不同意见,但作为一个结构整体运作,其成员相互依存的各种系统的系统”(甚至佐哈尔,1978年,第290页)。

  在多元系统的基础上,西奥·赫尔曼于1985年在其著作《文学的操纵》中开始倡导操纵理论。它说“从目标文学的角度来看,所有的翻译都意味着出于某种目的对原文的操纵”(1985年,第11页)。这是“操纵”一词最早出现,被视为操纵学派的雏形。

  此后,“操纵”逐渐成为翻译研究的核心课题。随后,巴斯内特和勒菲弗尔提出了“重写与操纵”理论。巴斯内特阐述了“重写与操纵”形式产生的历史社会文化背景,勒菲弗尔阐述了“重写与操纵”的两大要素,即意识形态和诗学。“重写与操纵”理论是文化翻译的核心。在《翻译、历史与文化》一书的前言中,巴斯内特和勒菲弗尔提出翻译是重写。他们认为重写等于操纵。通过重写,我们可以形成原始的模式和主题。所有的重写都是某种意识形态和诗学的反映,都是为了权威而执行的。此外,重写对一个文学或社会的发展是非常有益的。他们认为,翻译、文学创新和一种文化向另一种文化的转化是三条平行的轨迹。重写可能会抑制创新并导致失真。(Bassnett&Lefevere,1996:前言)

  2.2.2三个操纵因素

  勒菲弗尔在《翻译、重写与文学名望的操纵》一书中指出,意识形态、诗学和赞助人三个因素可以对重写产生影响。(Lefevere,1992年)

  2.2.2.1意识形态

  意识形态是反映特定经济形态、特定阶级或团体利益和要求的观念体系。勒菲弗尔认为翻译在很大程度上受意识形态的控制。他在《翻译、改写与文学名望的操纵》一书中提到,翻译不可避免地会受到译者或权威的意识形态和文学观点的支配。这就是为什么翻译不能完整地反映原文的原因。在这种情况下,他把文学史的翻译、参考书、选集编纂、编辑和写作称为“重写”。

  意识形态是由赞助人、读者和出版商强加给译者的。它决定了翻译的基本方法和对原语言文化的阐释。翻译作为一种再创造,可以具体地受到思想意识形态和解释系统的影响。勒菲弗尔认为,意识形态通过译者或多或少地影响着翻译活动。译者的选择和调整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个人政治偏好和社会责任的影响。此外,译者的操纵地位还体现在译者的署名、语调使用以及文本的增删等方面。

  意识形态分为显性意识形态和隐性意识形态。主导思想是明确的、系统的思想和价值观,如宗教、政策等。而隐性的则是世界和社会的隐含信息和价值观,如道德和习俗。(魏,2004:114-115)

  很明显,意识形态对于从原始语境到目的语的翻译是非常重要的。如果翻译违背了原文所表达的意识形态,就很难进入目的语文化,也很难在目的语读者或读者之间传播原文,因为原文的原意已经被破坏。

  2.2.2.2诗学

  诗学是一门关于诗歌创作和诗歌技巧研究的理论。更重要的是,它也是一种文艺理论。诗学的形成是在一定时期内发生的。它是在当时的某些活动中对某些类型的选择,同时拒绝某些其他类型。正如勒菲弗尔所提出的那样,诗学由两部分组成:一是文学手段,包括体裁、符号、母题、原型人物和情境;二是文学在整个社会体系中所起的作用。(勒菲弗尔,2004:26)

  诗学将通过专业人士影响翻译。译者在翻译过程中,会不自觉地受到当时主流文学元素和文学观念的影响,从而形成特定的文学风格。孙振良(2013)对诗学作了进一步的阐述,认为诗学既包括文学诗学,也包括翻译诗学。在他看来,文学诗学是“文学应该(被允许)是什么的主导概念”。它不仅涉及到语言的风格、结构、主题,还涉及到文学的作用。而翻译诗学则是指“一个社会群体在一定时期内对翻译的看法,即翻译是什么或翻译应该是什么”。译者对翻译的态度将对其翻译策略产生显著的影响,如关联理论和目的论。

  正如勒菲弗尔所说,“翻译人员经常试图根据他们自己文化的诗学来重铸原作,仅仅是为了取悦观众,这样做是为了确保译文真正被阅读”(勒菲弗尔,2010年,第26页)。毫无疑问,通过关注文学手段和文学观念,让目标读者理解译文是极其重要的。

  2.2.2.3赞助

  勒菲弗尔认为,“赞助人将被理解为某种力量(人、机构),可以进一步或阻碍文学的阅读、写作和重写”(2004b,第15页)。赞助人为译者或作家提供经济支持、社会地位和思想建议。“赞助人可以鼓励出版他们认为可以接受的译本,他们也可以相当有效地防止出版他们不认为可以接受的译本。”(Lefevere,2010,第19页)赞助人通常强调的是文学的意识形态,而不是诗学。另一个特点是,赞助人将权力转移给对诗学足够关心的有关当局和专业人士。

  赞助人是翻译过程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它始终控制着翻译活动,对翻译的方向、发展前景和译者的社会地位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一些顾客只追求经济利益而不在乎质量,中国的翻译状况将会越来越恶劣。中国翻译界应提高翻译质量,保持正确的价值观。意识形态、经济和社会地位以及其他因素都有助于保护的力量。赞助人利用他们的职业和权力将他们的个人意识形态强加给文学系统。通常,赞助人的意识形态代表着主流意识形态。如果赞助人和译者有着相似的意识形态,译者可以采用积极的翻译策略。如果没有,译者应该在几个因素之间取得平衡,重写原著。如果一个译者想要出版他的或她的作品,他或她必须根据赞助人的要求翻译。因此,赞助人把他们的意识形态强加给译者,并利用他们来操纵诗学,使他们能够被文学系统所接受。(Gentzler和Tymoczko,2002:xvii)。

  2.2.3勒菲弗尔理论的意义和局限性

  勒菲弗尔的操作理论拓宽了世界各国翻译研究的视野,使翻译研究者能够关注文本的外部因素而不是内部因素。操纵理论将翻译研究从文本本身扩展到文化领域。

  然而,操纵理论大多侧重于翻译活动外部因素的制约作用,很少涉及到译者对原文的理解和解释以及在表达过程中所发挥的能动性。显然,勒菲弗尔操纵理论的局限性在于对译者能动性的探索不足。

  第三章字幕翻译分析

  3.1卧虎藏龙入门

  《卧虎藏龙》是李安导演的一部华语电影。2001年在美国上映时,该片总票房达到1.28亿美元,是当时美国历史上收入最高的外语片。影片取材于武侠丛书《鹤铁五经》中的第四部小说《卧虎藏龙》,作者是中国小说家王独鲁。这部电影向外国展示了真正的中国元素。更重要的是,这部电影从摄影到人物关系,从武术的审美动作到密集的情节,也刻画了李安对武侠的诠释,他深深地融入了中国传统文化。影片上映后,立即在西方国家掀起了中国武侠文化的新潮流。这部电影赢得了四十多个奖项。它获得了十项奥斯卡奖提名,并获得了最佳原创作品、最佳外语片、最佳摄影和最佳艺术指导奖。

  除了史诗般的故事情节,充满中国传统文化精髓的视觉效果,密集的情节,华丽的场景,旋律优美的电影配乐,这部电影之所以在国外获得如此多的成就,是因为这部电影的字幕翻译也相当真实。与汉语对话相比,我们可以看出英语翻译是非常准确和自然的。此外,它也非常简洁和全面,这关系到很多观众的需求和感受。西方观众可以毫不费力地从字幕的翻译中欣赏电影的美。

  老实说,关于电影字幕翻译的研究并不多。国内学者大多从顺应论的角度对这部电影的字幕翻译进行了研究,探讨了字幕翻译对译者选词的影响。其他学者基本上对电影的整体理论做了一般性的研究。总之,我们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深入挖掘和研究。

  3.2《卧虎藏龙》字幕翻译中的操纵理论

  3.2.1字幕翻译中的意识形态

  如上所述,从广义上讲,意识形态是指存在于社会中并深深植根于人们常识中的一般意识形态,而从狭义上讲,意识形态是指译者的个体意识形态。社会主流意识形态受经济形态、社会地位、政治、宗教、道德、风俗习惯等因素的影响。

  例1

  道元真人年初从武当山路过这里。

  郑和尚说你在武当山。

  例2

  你得道了?

  你开悟了?

  道教是中国的本土宗教。道家认为“道”是至高无上的信仰,是万物之源。它有1800多年的历史。道教认为,如果道士开悟了,他们就会脱离尘世,长生不老。“真”是道教传说中的神仙。他们是聪明的人,知道宇宙和生命起源的一切。只有那些完全有意识、有意识和开悟的人才能被称为“人”。在外国受众的意识形态中,“道”的概念并不存在。也就是说,他们大多不熟悉道教。因此,在以上两个例子中,译者迎合了目标读者的意识形态,把“道”翻译成了“郑僧”,把“道”翻译成了“开悟”,从而消除了“道”的概念,使目标读者在不被混淆的情况下容易理解。

  例3

  “雄远镖局”的招牌 打俞师父起就从来没有砸过。

  太阳安全是你父亲创办以来最好的。

  “镖uci”又称“镖uci”,是帮助保护客户安全或其财产的机构。它是中国古代经济形势所导致的一种排他性现象。那时候,交通不方便,旅行又艰苦又不安全。“镖ality”就是在那时成立的。在“镖ali”工作的人擅长武术,因此他们可以护送客户或他们的财产到目的地。译者们都意识到目标读者不知道“镖。因此,在这里,译者将“安全”翻译成“安全”,这完全避免了现代社会可能出现的意识形态冲突,因为安全是指保护和保护客户的人。

  例4

  锦衣卫严防死守。

  目标受众的政治意识形态中没有“八旗”这一概念。“八旗”(八旗)最初起源于女真人的狩猎组织。旗帜制度也成为满族社会的基本组织架构和清代的基本制度。“八旗军”又称旗军,被认为是清军的精锐部队。清朝是由当权的满族人建立的,旗军和版税都是满族人,因此,考虑到目标读者的政治思想,把“八旗军”翻译成“锦衣卫”是明智的。

  例5

  守住真气

  释放你的能量

  “真气”是一种文化负载的表达方式,意指道教的真生命能量。这种文化负载表达的翻译可以反映出译者的意识形态。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气被认为是构成任何生物的重要力量。真正的生命能量是与先天的气相结合而获得的。中医认为,真生命能量是维持生命活动的基本物质。将“真气”翻译成“能量”,译者采用归化策略,使翻译后的字幕由于省略了文化信息而更容易被英语读者所接受。因此,可以避免可能的意识形态冲突。

  3.2.2字幕翻译中的诗学

  诗学是关于诗歌、文学和艺术的理论。如第二章所述,诗学由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包括几种文学手法、母题、体裁、原型特征和情节以及符号。第二部分是一个比较抽象的概念,即文学在整个社会体系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例6

  我乃是潇洒人间一剑仙,青冥宝剑胜龙泉。任凭李俞江南鹤, 都要低头求我怜。沙漠飞来一条龙,神来无影去无踪。今朝踏破娥眉顶, 明日拔去武当峰。

  我是无敌剑神。带着不可思议的。。。绿色命运。你是李还是南鹤。。。低下头。。。请求宽恕。我是沙漠之龙。我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今天我飞过尤美。明天。。。我要踢过武当山!

  这首短诗是女主人公詹在别人问起她的身份时创作的。原文充满了中国古代诗歌的韵味和节奏,在朗诵的同时形成了一种美感。译者在将《诗经》译为《幽里或南鹤》时,受到诗学的影响,通过倒装来操纵句子,保持了原诗的文学性。用“放低你的头”代替“放低你的头。。。“求同存异”,译者运用祈使句的文学手法,使原文更加有力和富有攻击性。把“今日我飞过欧梅”翻译成“今日我飞过欧梅”。明天。。。“我要踢翻武当山”保持对立。所有这些翻译都包含了文学和诗歌的艺术,这使得原诗更具可读性,也更符合英国读者的阅读习惯。

  例7

  所以你就死了。

  你也一样

  你也是!

  第一行是李慕白说的“等你死”,第二行是玉狐说的,玉狐是穆白的敌人。情况是玉狐被紫阴毒药毒死了。如上所述,文学手段构成了诗学的一个方面。在各自诗学思想的影响下,译者将这两行诗翻译成对句,加强了两个对立人物之间的对比和冲突。翻译人员采用文学手法倒装,将“一”译成“你也要这样”,强调玉狐的愤怒和决心。这两行诗的翻译体现了译者的诗学思想。

  这两句话是武装分子在影片中用以形容那些武装分子非常鄙视的杀人犯玉狐。译者运用隐喻的文学手法翻译原文。狐狸,作为一种动物,被认为是一种狡猾而狡猾的动物。在这部影片中,描述一个绰号叫“狐狸”的角色是完美的,这个角色在本质上和狐狸一样狡猾和老练。由于狐狸意象在两个受众的价值观中有着相同的意义,这种诗学思想很容易被中国受众和目标受众所理解。

  真正的锐利不费吹灰之力。没有增长。没有帮助。没有行动。没有反应。没有节制就没有欲望。现在放弃自己,重新找回自我。给你上一课。

  这是李慕白的台词。情况是他和珍对质,要她把剑还给他。诗学体现在译者所采用的文学手段上,即平行结构。“不。。。没有……“正确地传达源文本传递的信息。在诗学的影响下,翻译将诗歌的一般概念和味道保留在电影的原始台词和语境中,以便目标观众能够理解台词的本质。

  3.2.3字幕翻译中的赞助

  赞助人可以是人、宗教团体、社会阶层、出版社以及媒体。赞助人如何思考,换句话说,赞助人的意识形态,在译者的翻译活动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因此,它将影响最终的字幕翻译。就电影业而言,赞助人可以是国家电影局的监督和主管部门,也可以是特定电影的投资者、导演甚至编剧。

  李安在传记中说“……剧本是詹姆斯和王惠玲写的,反复修改了很多遍。如果詹姆斯对惠玲写的剧本有什么建议,那就翻译成英文让他修改。修改后,脚本将被翻译成中文,然后再次修改。。。。。。影片中的对白是王慧玲、钟阿琛和詹姆斯三人共同努力的结果。其中有些甚至是我写的。这些对话融合了艺术性、真实性、半文学性、半口语化、半中西合璧的措辞。“(张,2007)剧本及其翻译经过了至少四个人的反复考虑,这意味着根据勒菲弗尔的操作理论,他们都是电影字幕翻译的赞助人。他们想使对话更加完美,能够让中英两国的观众阅读。这是赞助人对译者的典型操纵。就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每个人都既是赞助人又是翻译。

  出于经济收入的需要和获得奥斯卡奖的目的,赞助人采取了几种策略使译文对观众具有可读性。以字符名的翻译为例。李慕白(李慕白)、俞秀莲(淑莲)、玉娇龙(珍)、罗小虎(洛)、贝勒爷(特爵士)、碧眼狐狸(玉狐)。《李木白》是根据汉语拼音改编的。“书连”、“洛”和“仁”都是基于韦德·吉尔斯的罗马化。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贝勒”是一种贵族头衔,类似于西方文化中的“先生”头衔。“玉狐”是直译。人物名字的不同翻译方法体现了赞助人的讨论和深思熟虑。

  第四章结论

  本文以勒菲弗尔的操纵理论为基础,通过对《卧虎藏龙》操纵案例的分析,探讨了操纵理论中的三个要素对译者《卧虎藏龙》策略的影响,以证明操纵理论在电影字幕翻译中的可行性。本章将对研究进行总结,并提出研究的局限性和对未来研究的建议。

  4.1研究总结

  本文对《卧虎藏龙》字幕翻译中操纵理论的思想、诗学和赞助人等方面进行了分析,认为这三个因素都会影响译者的翻译策略。

  本文分析了意识形态对字幕翻译的影响来源于社会政治、宗教、经济等诸多观念体系。在诗学方面,译者在运用文学手段的同时,通过归化策略将汉语翻译成目的语。此外,省略一些文化信息对于目标受众的接受也是必要的。此外,《卧虎藏龙》还面临着这样的局面:赞助人都是同一批创作和翻译剧本的人。因此,他们可以一次又一次地完善自己的翻译,而不必担心来自外部机构的压力。这也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不同的方法只适用于翻译字符的名字。

  4.2研究的局限性

  没有完美的理论。操纵理论不可避免地具有一定的局限性。首先,这三个要素之间有一些重叠。意识形态应该是包含一些诗学和一些赞助人的一般意识形态。在谈到赞助人时,赞助人对翻译活动的操纵必然受到赞助人个人意识形态的影响,而个人意识形态又受到一定程度的社会意识形态的影响。其次,操纵理论过于关注翻译活动的外部因素,忽视了译者自身的能动性等因素。范若恩教授认为,中国一些学者对操纵理论的理解和应用局限于意识形态、诗学和赞助人的范围,因而往往忽视操纵学派对译者主观能动性的严肃而深刻的讨论。因此,他们将失去进一步探索翻译文本复杂的形成机制和翻译理论精髓的可能。(范,2010)

  4.3建议

  由于作者知识的有限性,本文难免有其局限性和局限性。毫无疑问,为了使本文更加规范、紧凑和逻辑严谨,还需要进一步的阐述和润色。这些建议是在操纵理论的影响下,对不同的翻译策略进行更多的实例分析和深入挖掘。

移动版:从操纵理论研究《卧虎藏龙》对字幕翻译的影响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