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古代文学论文

相关标签

“三言二拍”出轨女性形象研究

发布时间:2019-12-02 19:31

  摘要

  在“三言二拍”中,有大量丰富多姿的女性形象,本文主要是基于冯梦龙的“三言”和凌濛初的“二拍”,对“三言二拍”中出轨女性加以统计研究;分析大胆的已婚出轨女性的形象,基于社会阶层、婚姻情欲观进行分类,发现出轨女性来自社会各个阶层,对于婚姻有了自己的想法,也有途径了解风月之事,得出明末真实社会风气、婚姻秩序较为开放的结论;探析她们出轨的原因及背后的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体现。通过“三言二拍”出轨女性结局,一般是融于正统婚姻,不了了之或者香消玉损三种,从中探究作者崇尚真情,约束无底线的肉欲的“情教”思想,最后结合当时的社会背景得出出轨女性自我意识觉醒是不够彻底的,以致于其未能挣脱时代的束缚的结论。

  关键词:三言二拍,出轨女性,自我意识觉醒

  前言

  “三言二拍”一共五本书,是指明末冯梦龙的《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以及凌濛初的《初刻拍案惊奇》、《二刻拍案惊奇》,“刊刻于天启甲子(1624)到崇祯壬申(1632)”[]。它是中国古典白话小说的翘楚。因成书时间相近,创作思想有相似之处,且艺术成就也在伯仲之间,所以通常将两人作品同时进行研究,并合称为“三言二拍”。“三言二拍”的内容丰富多彩,从不同角度向读者展现了市井生活风貌和社会风气,可以说是当时的社会风俗和历史画卷。

  “三言二拍”塑造了的丰富多姿的女性形象,涉及到各个社会阶层。书中女性形象身份各异,有社会地位较高的官宦小姐,也有穷苦人家的小家碧玉;有精明泼辣的商妇,也有卖弄风情的青楼女子。这些女性形象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世人对女性柔顺之美的固有印象,显现出资本主义出现时期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

  关于“三言二拍”中的女性形象,已经有不少学者进行了研究,宏观层面的分析并归类书中出现的所有女性形象,但出轨的女性形象只是一笔带过并不细致统计分析;微观层面的分析某一类女性形象,如商妇等。但是,很少有学者分析“叛经离道”的出轨女性形象。

  人的情感和婚姻生活的文学作品中不可或缺的主题。在婚姻中,“出轨”是不道德的行为,特别是在思想保守的古代。这样的事情往往会遭受来自道德伦理和律法的共同压力。但是,一个封建社会开始出现“出轨”这一特殊情况,常常会伴随着社会思想的巨大变革。尤其是当婚姻中出轨者为女性时,因为一般来说女性会受到更大的时代束缚。如果女性开始冲破束缚,这就意味着女性的自我意识开始觉醒,也意味着当时的社会思想发生变化。本文选择出轨女性形象作为研究的对象,深入分析因各种原因出现的女性婚姻出轨现象,以便于探究这一类形象背后蕴藏的思想文化。

  第一章 “三言二拍”出轨女性统计与分类

  何为出轨女性?本文所谓的出轨女性是指已经结婚,并且丈夫健在,夫妻双方也未曾和离,但是却与第三者(男性)发生情感或肉体关系的女性。为了更好地研究此类形象,本文对书中人物先进行统计,然后在此基础上进行分类。

  第一节 “三言二拍”出轨女性统计

  据统计,“三言二拍”中涉及已婚女性出轨的故事共计17卷,其中《喻世明言》3卷,《警世通言》5卷,《醒世恒言》2卷,《初刻拍案惊奇》4卷,《二刻拍案惊奇》3卷。所有关于已婚女性出轨的故事卷数约占全书卷数的十分之一。

  《喻世明言》中的卷一《蒋兴哥重会珍珠衫》、卷十《滕大尹鬼断家私》、卷三十八《任孝子烈性为神》;《警世通言》中卷十三《三现身包龙图断案》、卷二十《计押番金鳗产祸》、卷二十四《玉堂春落难逢夫》、卷三十三《乔彦杰一妾破家》、卷三十八《蒋淑真刎颈鸳鸯会》;《醒世恒言》中卷十三《勘皮靴单证二郎神》、卷三十九《汪大尹火焚宝莲寺》;《初刻拍案惊奇》中卷六《酒下酒赵尼媪醉花,机中机贾秀才报怨》、卷二十六《夺风情村妇捐躯,假天语幕僚断狱》、卷三十二《乔兑换胡子宣淫,显报施卧师入定》、卷三十四《闻人生野战翠浮庵,静观尼昼锦黄沙巷》;《二刻拍案惊奇》中卷二十一《许察院感梦擒僧,王氏子因风获盗》、卷三十四《任君用恣乐深闺,杨太尉戏宫馆客》、卷三十八《两错认莫大姐私奔,再成交杨二郎正本》。

  在以上所列出的所有篇目中涉及的出轨女性形象大多数是主角,但也有一些描写篇幅不大的配角,为了能更清晰地分析的这些女性形象,现将以上每卷中的出轨女性姓名和书中相关描写列于以下表格。(《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初刻拍案惊奇》、《二刻拍案惊奇》的书名皆用首字代替,数字则表示所在卷数;根据有无人施计引诱判断是否主动出轨。)

  编号书卷号题目姓名丈夫身份外貌描写事件概述主动出轨1喻1蒋兴哥重会珍珠衫王三巧商人吴宫西子不如,楚国南威难赛。若比水月观音,一样烧香礼拜。[]

  丈夫蒋兴哥因外出经商生病与三巧儿新婚分离。原先三巧儿恪守妇道盼夫归来,后经被奸夫陈商央求的薛婆设计,最终耐不住情欲而出轨。否喻10滕大尹鬼断家私刘氏裁缝无刘氏与奸夫沈八汉早有勾结,联手害死亲夫,以求能做长久夫妻。最后被滕大尹识破。是喻38任孝子烈性为神梁圣金商铺总管年二十岁,生得大有颜色。[]梁圣金在嫁与任珪之前就和周得有奸情。婚后圣金并不满意,后与周得感情复炽。为了达到俩人双宿双栖目的,设计陷害公爹,以此为由归家与情人私会。是警13三现身包龙图断案大孙押司浑家押司无小孙押司与大孙押司的浑家有奸情,两人设计害死大孙押司,小孙押司娶其妻子。最后被包龙图问罪,为大孙押司偿命。是

  5警20计押番金鳗产祸计庆奴高邮军主簿年登二八,长成一个好身材,伶俐聪明,又教成一身本事。[]少女庆奴与周得就有了奸情,与其成婚,又因周得惫懒被父母分开。 第三次婚姻,庆奴与高邮军主簿做妾,经不得正妻的磋磨,在外与丈夫手下是张虞侯偷情。后奸情被邻家小儿发现,庆奴便痛下杀手,与张虞侯逃离,最后张病死,庆奴处斩。是6警24玉堂春落难逢夫皮氏客商有几分颜色,虽然三十余岁,比二八少年,也还风骚。[]

  沈洪之妻皮氏与赵昂早有奸情,设计害死了沈洪,嫁祸他人。知县受了皮氏的贿赂,胡乱断案。后王顺卿亲审此案,真相大白。是周氏做了乔俊的妾室后不甘寂寞与工人董小二勾搭;害怕被高夫人发现就让奸夫诱奸了小姐玉秀,后奸夫被高夫人打死。河南府功曹参军容止纤丽,弱不胜绮罗。善秦声,好诗弄笔。[]步非烟因生得好相貌吸引住了蒋象,两人私通,被丫鬟告发后,步氏三缄其口被丈夫鞭笞致死。是

  9警38蒋淑真刎颈鸳鸯会蒋淑真

  农夫;行商生得甚是标致,脸衬桃花,比桃花不红不白;眉分柳叶,如柳叶犹细犹弯。[]蒋淑真二十余岁还未出嫁,诱奸邻居阿巧,致其惊惧心损而死;后嫁给李二郎,又与夫家西宾偷情,将李气死;然后嫁与行商张二官做继室,仍不守本分,与对门店中后生朱秉中经常偷情,终被张二官刀斩而死。是

  10醒13勘皮靴单证二郎神韩玉翘皇帝年方及笄,体欺皓雪之容光,脸夺芙蓉之娇艳。[]韩夫人深宫寂寞,不得宠爱,意愿嫁与二郎神似的人物,被庙官孙神通听见,便扮作天神骗奸了韩夫人。否

  11醒39汪大尹火焚宝莲寺永淳县众求子妇人身份不一无宝莲寺僧人借得子孙娘娘之名对前来求子的妇人奸宿,有一等无耻妇人得趣便常来常往,事发后自杀。否

  12初6酒下酒赵尼媪醉花,机中机贾秀才报怨狄氏显贵官员明艳绝世,名动京师[]官太太狄氏堪称绝色,且品行端正,后经尼姑引诱其与滕生欢好,最后因被丈夫发现,不能长期见面郁郁而终。否

  13初26夺风情村妇捐躯,假天语幕僚断狱杜氏农夫生得有些姿色[]井庆之妻杜氏贪慕风月,鄙薄其夫,回娘家躲雨时与寺庙里的和尚师徒有染,后俩和尚争风吃醋,失手杀了杜氏。是

  13初32乔兑换胡子宣淫,显报施卧师入定狄氏世家子姿容美艳,名冠一城[]狄氏相公铁生欲与胡生之妻门氏欢好,就让狄氏宴请胡生夫妻,本想使门氏动情,结果狄氏先春心萌动,与胡生勾搭上了。二人设计让铁生流连妓馆,败尽家财,亏空了铁生的身子。后被门氏告知铁生,且胡生病死,狄氏默默不乐最后病死。是

  14初32乔兑换胡子宣淫,显报施卧师入定门氏贫家子十分娇丽,上等姿色[]胡生之妻门氏见铁生时常周济他家,便在胡生生病时与铁生好上了。胡生、狄氏死后,嫁与铁生做了续弦,改过自新。是

  15初34闻人生野战翠浮庵,静观尼昼锦黄沙巷苏州府城众妇人身份不一无功德庵王姓庵主男扮女装骗奸女香客,虽有不情愿的也不敢声张,也有情愿厮混的妇人,最后事发无奈自杀。否

  16二21许察院感梦擒僧,王氏子因风获盗王林之妻破落户冶容年少[]王林家境贫窘,王妻当垆沽酒,私下与俊俏的男子走动。一日妻与邻家少年在家偷情,想支走自家孩子,结果孩子不依,王妻痛打孩子,孩子哭嚎跑出去,因此泄露偷盗之事,夫妻二人因此获罪。是

  17二34任君用恣乐深闺,杨太尉戏宫馆客筑玉夫人;瑶月夫人;宜笑;餐花太尉俱是仪容美艳筑玉夫人好男女之事,因丈夫外出,在家看上任君用,施法与其玉成好事。后来瑶月、宜笑、餐花也同流合污。最后直到杨太尉归来,任君用受了宫刑才停止。是

  18二38两错认莫大姐私奔,再成交杨二郎正本李四娘吏典无李四娘心爱风月。与人私奔,因小儿哭泣便扔掉孩子。是

  19二38两错认莫大姐私奔,再成交杨二郎正本莫大姐长班生得大有容色[]莫大姐爱喝酒后撩拨男子,与邻居杨二郎有私,后被丈夫发现,便与杨商量私奔,结果半路又与郁盛私会,酒后认错人,将私奔日期与郁说好,自以为与杨约好,却和郁私奔,累得杨进入牢狱。私奔后,郁将其卖进妓馆,因得遇同乡而得救,最后被丈夫休弃,嫁与出狱的杨为妻,从此收心。是

  根据上表可以清晰地了解具体的人物身份和其出轨的前因后果。据上表统计,有名或姓者共有21人,只有2卷特例《汪大尹火焚宝莲寺》《闻人生野战翠浮庵,静观尼昼锦黄沙巷》,出轨人数众,俱无指代,无可统计。

  第二节 “三言二拍”出轨女性形象分类

  这些女性社会阶层、家庭条件、个人秉性、才情外貌、婚姻情欲观等皆有不同,以致于其择偶标准、感情经历以及婚姻状况各异。正因如此,这些少妇的形象从丰富多姿,个性鲜明,给读者的感官也各有不同。以下就这些女性形象从不同层面加以概述分类。

  一、基于社会阶层分类

  就上表分析,这些大胆的出轨女性一般可分为有权势的官家妻妾、富有的商人妇、小官吏之妻、农妇,其中以官家妻妾为最多,共有6人;其次是商妇,共计5人,而农妇仅有2例。这说明明末有权势官僚阶层以及有财力的商人阶层更容易出现女性婚内出轨的特殊现象,这就意味着统治阶层和市民阶层的社会风气更加开放,也因为这些阶层的女性更容易读书识字,更能出现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而农村的道德要求更加严格,便少有此类伤风败俗之事。当然,这可能是因为作者更加熟悉上层社会以及市井人家的生活现状,且身处其中,才能知晓此中之事;而对于远离他们生活的农村,便无多少可写。

  根据书中原文来看,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出轨女性的年纪一般不会太大,多在三十岁以下。再说外貌,有两种类型,一类皮肤白皙,乌发如云,容颜娇丽,更有甚者,名动京师或者一城,这样的女子可称得上倾城之色,她们大多是统治阶级的妻妾;另有一类虽容貌不出众,但是一定独具风情,风骚迷人,同样也引人迷醉,商妇、小官吏之妻和农妇。由此可见,由此可见,阶级之间还是有差异的。不过,总体说来,世间饮食男女大抵都不能抵抗“色”的诱惑,毕竟“‘情色’二字,乃一体一用也。故色绚于目,情感于心,情色相生,心目相视。虽亘古迄今,仁人君子,弗能忘之。晋人有云:‘情之所钟,正在我辈。’慧远曰:‘情色觉如磁石,遇针不觉合为一处。无情之物尚尔,何况我终日在情里做活计耶?’”[]这也正是孔夫子所说的“食色,性也”。

  书中对于已婚出轨女性是否接受过教育并不十分着力描写,称赞该女子聪明伶俐,饱读诗书,才情盎然,是从侧面说明该女子家境不错,也是为了凸显当时女性能够挣脱束缚的不易。大凡是受过教育的女性更容易受到封建思想的束缚,因此“大家闺秀要冲破礼教的藩篱,取得自由婚恋资格,首先要与根植于自身的封建传统伦理进行斗争。作为一个自然‘人’, 她们明显具有追寻个性自由、恋爱自主的强烈冲动,她们显示出比以往任何朝代都要大胆抗争精神,甚至不惜生命来来追寻真爱,以寻求做‘人’的基本权利。”[]但是对“人性”的追求又使得她们陷于胶着的矛盾之中,往往在此就会看见女性冲破束缚的热烈之美。

  二、基于婚姻情欲观分类

  文学即为人学,而凡世俗人最为重要的莫过于生理与情感两方面的需求。《礼记》有云:“昏礼者,将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庙,而下以继后世也。故君子重之。是以昏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皆主人筵几于庙,而拜迎于门外,入,揖让而升,听命于庙,所以敬慎重正昏礼也。”[]千百年来,人们始终将婚姻视为人的“终身大事”,是神圣的,需要告与宗庙的。自从母系社会被父系社会取代以后,女子从小受到封建文化、伦理道德的浸润,受束缚的程度一直在加深,男尊女卑的思想在人的思想观念中根深蒂固。到了宋朝,程朱理学成为官学,“存天理,灭人欲”发展后,女子的贞洁、贞烈就被看得极其重要,而在此种礼教文化中成长的女子婚前必须遵循“父母子命,媒妁之言”,而婚后“三从四德”就全了。但是在明朝末年,人们的爱情婚姻观念发生了一些变化,这些变化都在本文的研究对象身上得以体现。

  1、不满丈夫,勇追“如意郎君”式

  古代女子嫁人一般都是盲婚哑嫁,只有到新婚之夜才能知道自己的终身伴侣是和模样。有些女子幸运,能够嫁得如意郎君,从此夫妻恩爱,琴瑟和鸣;但是也有些女子婚后并不满意自己的丈夫,于是闷闷不乐,最后不是郁郁成疾,就是出轨。

  在《任孝子烈性为神》中,梁圣金正是如此,她婚前就属意情人周得,但后来被父母许配给任珪,婚后圣金因为情人周得再次寻来欢欣鼓舞,一味在家厮混。甚至为了与情人长相厮守而诬告公公对其不轨,最后被丈夫所杀。无独有偶,《蒋淑真刎颈鸳鸯会》中河南府功曹参军之妾步氏容姿绝色,因不满丈夫是武生而与世家子弟蒋象相好,最后甚至为了保护蒋被丈夫鞭笞致死。《夺风情村妇捐躯,假天语幕僚断狱》井庆之妻杜氏,鄙薄其夫,平日嫌丈夫粗鲁,认为自己低嫁了,所以往日里“寻非闹吵”。这样的情况下,杜氏遇到个清隽和尚就出轨也不难理解。

  这说明此时的女性不再完全听信“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了,而是在心中有了择偶的标准,只是基于社会大环境并不是完全开放,到了出嫁时,仍然需要听从父母的安排,没有什么婚姻自主权。

  2、未婚知晓风月,满足情欲式

  在世人印象中古代的闺阁女子或是羞涩腼腆,或是端庄柔顺的,但是“三言二拍”中有些少女却打破了这一固有形象。她们在情窦初开时期,就好风月,常常于万物萌发之际思春,盼望觅得伴侣。蒋淑真正因为在少女时期就懂得了风月之事,至于情窦初开时爱饮酒后临街而笑,被人诟病,于婚事上高不成低不就。长此以往,直到年岁渐长,便移了性情。成婚后,因丈夫于夫妻之事不甚热衷,耐不住寂寞出轨。

  此时的闺中少女可不是天天要熟记《女戒》了,而是能有渠道获得关于性的知识,但是只知道风月之事,却无人对其加以引导,使这些少女最终走错了路。如蒋淑真和计庆奴,此二人从少女时期就整日想着风月之事,很有些痴性,婚后更是耐不住寂寞,欲火更炽,辗转于多名男子之间,最后将自己焚烧殆尽。

  3、一见钟情便玉成好事式

  深宫韩夫人因不如安妃得宠,常常感到寂寞,悄悄低语,说了自己想要个二郎神一样的夫君。过不了多久,果真遇到一个跟神像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自称是二郎神。韩夫人见此哪有不爱的,便和此人做了真正的夫妻。

  4、生米熟饭后成为夫妻式

  计庆奴在少女时期就能将自己的清白交于情人,被父母发现后,甚至能将此事以二人成婚的方式遮掩过去。

  由此看来,明末社会风气和婚姻秩序是开放、包容的。若非如此,云英未嫁的女子怎能够知晓风月之事;没有婚配的男女双方也不会生米煮成熟饭,最后父母无可奈何成全两人;父母也不会在女子被休弃回家时,赞同女儿再嫁(《蒋淑真刎颈鸳鸯会》:王婆爬起来,扶起女儿,说道:“你好短见!二十多岁的人,一朵花还没有开足,怎做这没下梢的事?莫说你丈夫还有回心转意的日子,便真个休了,恁般容貌,怕投人要你?少不得别选良姻,图个下半世受用。你且放心过日子去,休得愁闷。”[])。这些故事也体现了对传统婚姻秩序的批判,渴求建立新的男女婚姻秩序。

  但是,即使是处于风气开放的大环境,也不是所有的女性都叛经离道地出轨的,这说明导致已婚女性出轨的原因肯定不止于此。接下来,将在第二部分进行更深入细致的探究。

  第二章 “三言二拍”女性出轨原因探究

  从古至今,人们虽不至于谈“性”色变,但对于人的自然性欲显示出的一种虚伪的羞怯、矫情的掩饰、躲躲闪闪的猥亵[]。鲁迅先生认为,“饮食并非罪恶,并非不净:性交也就并非罪恶,并非不净。”按照学者张振钧,毛德富在《禁锢与超越 从“三言二拍”看中国市民心态》中的观点,人的性欲可以分成“自然欲”、“情感欲”、“理智欲”。[]“三言二拍”中大量男欢女爱的作品,都属于情中有欲,欲中含情,暗合了“情感欲”。情欲交织,女性在冲破束缚时,或是百般纠结,或是异常欣喜,一拍即合,或是只顾眼前,事后悔恨,“三言二拍”中出轨女性形象各异,出轨原因也不尽相同。具体分为内因和外因,归结如下:

  第一节 夫妻分离,婚姻失意

  夫妻分离,婚姻失意是已婚女性出轨的内因。俗话说,见面三分情。年轻夫妻长期分离是感情变淡的最大原因。“三言二拍”中因为丈夫长时间外出而出轨的女性共9位,其中有丈夫外出经商打熬不住而出轨的,有丈夫外出公干而在家与人厮混的。这些因为和丈夫分离而出轨的女性大多数是商妇、官家妻妾,其出轨的本质原因是自身的欲求没有被满足,而且丈夫不在家时,总有一起子人惦记着他人的妻妾,两厢你有心我有意,经人一撩拨、牵线,干柴烈火,便是即刻丢了性命也是肯的。

  王三巧受到薛婆引诱,虽然认出床上赤条条的人是个男子,但“春心飘荡,到此不暇致详,凭他轻薄”[],欲火焚身时哪管得了死后洪水滔天;梁圣金“见了周得,神魂飘荡,不能禁止”[],只消见得一面,便情欲勃发。

  丈夫容貌不好不是最主要的原因,而是这些女性没有在丈夫身上体会到关爱,再加上其他相貌英俊之人对其殷勤小意,出轨是必然的了。也就是说妻子在婚姻中不仅有欲望的不满足,还有情感的缺失。

  第二节 受人引诱,“见色起意”

  除了夫妻分离,婚姻失意这个内因,受引诱而出轨的外因也是出轨关键原因。男女双方想要互诉衷肠,必须要有一个牵线之人,代替媒妁的职责。这牵线之人不是小姐、夫人身边的贴身丫鬟,就是那“世间只有虔婆嘴,哄动多多少少人”[]的婆子了。前者还好只为能达成小姐、夫人的心愿,自身无多少私心,后者则不同,这些婆子只要男子或女子肯出资,让她有许多好处可得,那就是磨破嘴皮子也是愿意去挑动人的春情的。

  牵线的贴身丫鬟最为有名的就是《西厢记》里的红娘,在第三本第一折中,张生为了求红娘帮忙,许诺她“多以金帛酬谢小娘子”,红娘却坚定地拒绝了。三言二拍”中也沿用了这样的剧情设计,《任君用恣乐深闺,杨太尉戏宫馆客》中杨太尉妾室筑玉夫人的丫鬟如霞为了能让筑玉夫人与家主的清客任君用私会,不惜爬上高树为二者牵线搭桥。

  再说后者,最为出名的就属《水浒传》和《金瓶梅》中为潘金莲和西门庆说合的王婆了。此人为金钱什么都肯做,最是心思歹毒,最后甚至为了潘、西门二人能继续偷情,自己不至于断了财路说动潘毒死丈夫。其实,这种“媒婆”的形象在很多小说里都有,“三言二拍”中也不例外。在上表中,我们可以看到,任你清清白白如菩萨一般的人物,也惹得人春心暗动。王三巧一心等待丈夫归来,不幸被那薛婆连日来语言撩拨,最后清白尽失。还有一些守节十年的贞洁寡妇、入庙祈福的年轻小姐、太太夫人都是因为这些婆子暗中使劲丢了清白。“三言二拍”中的婆子也有不同之处,有一等人比市井中的婆子更加让人忽略,那就是能够接触各类女眷的尼姑。空门净地原应比其他地方更加有法度,但是却成了一些人藏污纳垢的地方。《闻人生野战翠浮庵,静观尼昼锦黄沙巷》的尼姑庵中尼姑们包庇男扮女装的王姓庵主肆意玷污来庵中的女眷。而有些女眷被引诱之后常来常往,视其为极乐之地。

  世间不仅是男子见到貌美女子会心生欢欣,女子见到英俊文雅的男子亦会如此。冯梦龙的“三言”中经常会出现一句话“少女少郎,情色相当”。世间的婚姻,夫妻双方若是自己感到相配便是最好,如不然则会生起无数事端。若是男子,大不了再娶一房合心意的妾室,而女子要么就默默忍受,要么就走向与情人私会的道路。大凡女子总有些痴性,若是不合意,便整日每个笑脸,见到清隽的男子便有几分欢喜,倘若男子也有意,那么女子必定会冲破束缚。所以,女性婚姻不如意,不满意自己的丈夫,就会“见色起意”,容易出轨。

  武大郎每日出去卖烧饼,潘金莲在与西门大官人初次偷情,二人相互试探调情,兴到浓时,“于是不由分说,抱到王婆床炕上,脱衣解带,共枕同欢”。潘金莲本就对矮小丑陋的武大郎不满,在体会了西门庆的温柔殷勤之后,愈加喜爱风流英俊的西门大官人,而鄙薄自己的丈夫了。井庆之妻杜氏也觉得自己的丈夫是个粗人,心里很瞧不上他,具体就体现在每日寻非闹吵,经常回娘家。一日避雨遇见个年轻的和尚连家都不回了。步非烟嫌弃自己丈夫是个武生,不如文生儒雅,见到蒋象以后,连性命都可以不要,就为保住情人。

  以上两个个出轨的原因或多或少都存在一些不同方面的引诱,皆存在一个前提,那就是社会风气较为开放,女性自我意识觉醒,否则就算有以上种种诱惑,已婚女性也不会出轨。

  第三章 “三言二拍”出轨女性结局所隐藏的社会背景

  出轨之人在思想开放的现代,仍然会承受来自社会各方面的压力,更不用说思想比较保守的封建社会。那么,“三言二拍”中这些出轨的女性形象,作者给她们安排的结局又如何呢?从冯梦龙和凌濛初对这些女性出路的安排,探究作者的思想,以及故事背后隐藏的社会背景和文化背景。

  第一节 “三言二拍”出轨女性结局安排

  对于书中的出轨女性,作者根据其所作所为安排了不同的结局。大体可以分为以下几种结局:

  1、自杀或病死

  不论之前是怎样性情高洁的人物,只要踏进出轨的道路,就往往会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沉沦,终不复当年模样。《汪大尹火焚宝莲寺》和《闻人生野战翠浮庵,静观尼昼锦黄沙巷》是两个特例,出轨者众多,皆因佛门弟子凭借自己的身份与一些女眷厮混,秽乱佛门。这些自愿与和尚、假尼姑继续奸情的因事情抖露出来后受不了社会的舆论而自杀,或羞愧病死。《酒下酒赵尼媪醉花,机中机贾秀才报怨》中狄氏因为尼姑引诱与滕生私会,后情人死去不能再见闷闷不乐,知道丈夫也知晓奸情感到羞愧而病死。

  对于这些并未犯下多大的罪行的女性,作者选择将她们的结局定为死于羞愧,这既是女性自我意识不完全觉醒和社会风气不稳定导致的,又是作者内心矛盾导致的。既然安排女性有些许自我意识的觉醒,敢于追求内心的“人欲”,又害怕无节制的欲求会破坏社会风气,从“妇女怀羞自缢,民风至此始正”[]就可以看出。

  2、和离与再嫁

  有些丈夫虽看不起移情别恋的妻子,但也不选择败坏其名声,而是写下休书令其再嫁,追求自己的幸福。《两错认莫大姐私奔,再成交杨二郎正本》的莫大姐因自己出轨而被卖入妓馆,悔恨不该当初,后被人救出。丈夫同意和离后,嫁与情人杨二郎,从此一心一意,不再出轨。《喻世明言》卷二《蒋兴哥重会珍珠衫》中王三巧也有同样的遭遇,初时嫁与兴哥时,少年夫妻恩爱非常,如胶似漆,后丈夫外出经商,她也“数月之内,目不窥户,足不下楼”[]。只是造化弄人,因丈夫逾期未归,天天楼中翘首盼望丈夫被人瞧见真容,经不得薛婆言语撩拨,牵线搭桥最终做下错事。但王三巧不是那一等水性妇人,变心以后也专爱陈商一人,从此就好比那痴心的花袭人满心满眼只有一人。最后未能与情人陈商修成正果,反而阴差阳错重新嫁给了原本的丈夫,却成了妾室。这也体现了对王三巧的惩罚,降妻为妾。还有出轨的门氏因丈夫去世,可以嫁给情人。

  这些形象不同于之前那些吹捧的贞洁烈女,而是积极追求人的欲求的叛逆女性,体现了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作者对她们追求人欲表示理解,一定程度上对传统封建纲常糟粕部分进行否定。但是将奸情融于正统的婚姻也是一种劝诫。

  3、被杀

  如果说作者对于勇敢满足自我的女性充满理解,那么的对于那些心狠手辣,为了自己的欲求不惜手上沾染鲜血的女性就让她们恶有恶报了。

  出轨前品行不端,出轨后抛夫弃子、只图享乐的《二刻拍案惊奇》中有2例,卷二十一《许察院感梦擒僧,王氏子因风获盗》王林之妻和卷三十八《两错认莫大姐私奔,再成交杨二郎正本》李四娘。二者皆是在日常生活中就与身边男子有染,后不满自己与丈夫生的孩子缠在身边,坏了自己与情人的好事,便选择舍弃自己的亲生孩子,只为满足自己的情欲。虎毒尚且不食子,可见妇人若是被情欲冲昏头脑,便是那禽兽也不如了。这样堕落,连母性都抛弃了,最后定是自食恶果。

  其实,就论弃子,《初刻拍案惊奇》中还有一例更狠毒的,卷十七《西山观设箓度亡魂 开封府备棺迫活命》中,吴氏见自己好事总是被儿子破坏,要去告官,说儿子不孝,让官老爷当堂打死,真真是“贪着奸淫欲杀儿”[]的真实写照。不过,吴氏乃是在丈夫死后与道士厮混,便不算在出轨此列。

  婚内出轨只是道德上有瑕疵,律法是不会严惩的。若是因此杀人,最后也会以命偿命。就像梁圣金、计庆奴和蒋淑真等人。但是,这从侧面反映了这些女性所处社会的风气还是不够开放的,以致于她们想要设法杀死发现她们出轨的人。

  但是矛盾的是有些出轨的妇人也未曾犯下大罪,却因为一些不可控的意外而死于非命,就像是步非烟和井庆之妻杜氏,都是被人失手杀死的。

  4、未知

  还有一些出轨女性因为只是一带而过的配角,最后也没有交代其结局,如王林之妻和李四娘;还有一部分就是因为奸夫被杀死了,结局也只写到奸情终止,没有下文,如乔俊之妾周氏、皇帝妃子韩夫人和杨太尉妾室。

  这些安排其实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作者的价值取向,对真情的宽容,对无节制的欲的约束。接下来就从作者对出轨女性的结局安排来看其思想内涵。

  第二节 出轨女性结局安排看作者思想

  从以上出轨女性的种种表现和结局来看,作者的态度时而发生变化,若说作者反对女性追求“人欲”,那么“三言二拍”中就不会出现大量的性场面描写,也不会让一些出轨的女性有一个较为完满的结局。但是作者也不是一味地肯定与赞同人们对于肉欲的追求,对一些没底线的人,作者最后一定会让其恶有恶报。总体来说,作者认为肉欲是正常的,但是对肉欲的肯定的同时也会加以约束。这既反映出作者对女性情欲的肯定,也有对教化崩坏的批判,有着教化世人的用意,以“教诲诸众生”为目的而设立“情教”。

  冯梦龙一开始就在《情史序》中说:“情史,余志也。”[]在明末,个性思潮肯定人的情欲,在文学作品中多有表现。冯梦龙推崇世间一切皆有情,“借男女之真情,发教名之伪药”[],想要挣脱程朱理学的束缚。“三言”中共以“情”为主题的占了绝大部分,这些作品不仅仅是单纯的表露对情欲的肯定,更是反映了其“ 我欲立情教,教诲诸众生”[]的目的。

  情欲二字,情在欲前,男女双方得先有情,然后欲生。在崇尚男女真情的同时,也对人欲的底线进行了约束,有着一定的教化作用。由于统治阶级耽于享乐,盛行淫佚之风,动摇了一些正面的道德约束,色情行业也空前发展,人们情爱欲望膨胀。“三言二拍”中,对于超出底线的欲是进行约束的,主要表现在对一些出轨男女的结局安排上,具体事例之前已经说过了,这里就不加赘述。可以看出,作者内心的矛盾,新旧两种观念的冲突都是符合当时的社会。作者出现这样矛盾与动摇是受特定的社会文化背景和思想影响的。

  第三节 当时社会思想的变化

  明朝封建礼教对女性压迫加深,明代编撰成书的《女四书》,成为专门对妇女进行封建妇道教育的材料。同时要求妇女守节,在《明史·列女传序》 中有言:

  明兴,著为规条,巡方督学,岁上其事,大者赐祠祀,次亦树坊表,乌头绰楔,照耀井闾。乃至僻壤下户之女,亦能以贞白自砥。其著于《实录》及郡邑《志》者,不下万余人,虽间有以文艺显要之节烈为多。呜呼,何其盛也!岂非声教所被,廉耻之分明,故名节重而蹈义勇欤?今掇其尤者,或以年次,或以类从,具著于篇,视前史殆将倍之。然而姓名湮灭者尚不可胜记,存其十一亦足以示劝云。[]

  由此看出,妇女所受压迫之深,强制守节压抑了作为人的天性。“《明史·列女传》所载贞女节妇共有300多人,成倍地超过了前代。”[]在“三言二拍”中,很多寡妇都立志守节,如《况太守死断孩儿》中寡妇邵氏守节十年,但最后败给情欲。还有《滕大尹鬼断家私》梅氏守着孩子过活绝不改嫁,但日子很是难熬。

  统治阶级越是禁锢人性,社会风气越是混乱淫佚。随着社会发展,明武宗时皇帝盛行淫靡之风,他的自我享乐失去了统治阶级道德表率的作用,于是上行下效。赵翼在《廿二史札记》中写道:“吴中自祝允明、唐寅辈才情轻艳,倾动流辈,放诞不羁,每出名教外。”[]文人士子多以狎妓为风流之事,更不论市井细民了。在明代,理学在思想文化领域的统治地位得到了证实,封建礼教得以加强。与此同时,由于沿海地区资本主义开始出现,社会骄奢淫逸之风的影响,明代的性生活在某些方面相当开放,一部分文人受到李贽等人的思想的影响,文学作品开始突出个性和人欲,直接描写性行为的作品也出现了。这与礼教宣传和强调妇道的教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三言二拍”中有大量有关性爱场面的描写,例如:

  那和尚到了被里,腾身上去,款款托起双股,就弄起来。[](《汪大尹火焚宝莲寺》)

  独弦琴一翕一张,无孔箫绕上绕下。红炉中拨开邪火,玄关内走动真铅。舌搅华池,满口馨香当玉液;精穿牝屋,浑身酥快吸琼浆。何必丹成入九天?即此魂销归极乐。[](《丹客半黍九还 富翁千金一笑》)

  由此可见,冯梦龙和凌濛初是肯定人的欲求的,在政治主张、律法和道德规范都提倡守节的情况下,人们反倒追求满足情欲,也说明了此时封建礼教的腐朽和统治阶级思想控制的松动。

  明朝的婚姻和性是非常复杂的。封建伦理有两个对立的方面:一是社会的淫佚之风;另一种是先进思想对旧道德观念的攻击与反抗。这两个对立的方面,都从不同的角度瓦解了封建伦理,但两个封建礼教的对立面却不能承受破坏封建伦理的重任。

  放荡和堕落的风格气只是一种肮脏的逆流,只靠它来反对封建伦理是不可能的。此外,它也是封建意识形态的污秽,与封建伦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封建专制制度下,先进思想对旧伦理教育的批判与反抗是非常宝贵的。但在当时的社会和历史条件下,面对强大的传统势力的顽固不化的壁垒,它的力量是不足以与之抗衡的。封建礼教力量太大了,无法动摇封建专制和封建礼教的强大基础。

  但是,到了明天启、崇祯之后,部分作家开始告别张扬人性、表露人欲,向着理性回归,重新强调文学的社会功能。

  连处于社会上层的文人都开始出现转变,更不用说处于此时地位不高的女性了。因为经济的发展,统治阶级思想控制的松动以及王阳明心学的流行,女性的自我意识出现觉醒,但是这样的觉醒一部分难以冲出千百年来的束缚,一部分又因为传统保守的势力较大,所以,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不彻底,她们最终的命运不是死亡就是融于正统。

  结语

  文学作品往往是社会的一面镜子,里面往往是社会现象的反映。明清世情小说出现大量关于女性叛经离道的故事,这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当时社会女性的一些所作所为。本文基于对“三言二拍”的出轨女性形象的研究、分析,试图深入挖掘这些现象出现的社会、文化以及思想方面的成因。

  “三言二拍”通过形象各异的出轨女性来表现特定时期出现的令人惊叹的“叛经离道”的新思想,尽管这些思想还带有封建糟粕,但是从中体现出的冲破传统礼教的束缚时所展现出的光亮令人感到炫目。在这些女性身上可以看到热烈、叛逆之美,虽有瑕疵,但不失为美人。

  人类思想的进步相较于其他方面是比较困难的。经济能够发达,文化可以争鸣,但是人类的思想想要发展却要走上成百上千年。但是正是因为进步缓慢,所以只要出现一点进步,就足以改变人类的社会进程。所以,“三言二拍”中有关出轨女性的“丑”可以引以为戒;关于“美”则可以弘扬。

毕业论文:http://www.3lunwen.com/wx/gdwx/5379.html

上一篇:试论聊斋志异中的女性形象及其启示

下一篇:没有了

     移动版:“三言二拍”出轨女性形象研究

本文标签:
最新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