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电话:15682930301

现代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 毕业论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论文 > 正文

果戈理小说《死魂灵》中地主形象分析

发布时间:2019-11-16 17:19文字数:10091字

  摘要: 尼古拉.瓦西里耶维奇.果戈理(1809-1852)是俄国自然派的奠基人,他与普希金一起奠定了俄国批判现实主义的基础,他对俄国小说的发展也发挥了重大作用,这部小说的出版引起了各阶层人民的关注。在这部小说中,他塑造了五个地主形象,通过这些地主形象还原了十九世纪俄国地主庄园生活的丑恶与堕落,以高超的讽刺手法向我们展示了专制农奴制俄国的种种弊端,地主阶级的掠夺性、寄生性、贪得无厌等丑陋的本质,批判了专制农奴制度沙皇政府的愚昧、黑暗和腐朽。引言分别介绍了课题的研究的目的和意义、国内外的研究状况。正文部分分为四章:本文第一章介绍了与地主形象创作有关的背景:主要写有关创作的背景,小说的主要故事情节;第二章分析作品中主要地主形象性格;第三章介绍了作品中地主形象性格的共同点及其形成原因;第四章介绍了地主形象塑造中多种人物描写方法的运用。本文通过对作品中地主形象分析帮助人们更好的认识封建农奴制下俄国的黑暗和腐朽。

  关键词: 死魂灵 农奴制 地主

  引 言

  (一)本课题研究目的和意义

  1.研究目的和意义

  十九世纪一直到今天,人们从未停止过对果戈理的研究,有的作家研究他的一生,有的作家研究他的某一著作,还有的评论家对他的作品进行点评,研究的范围逐渐扩展,他是十九世纪俄罗斯文学中一颗耀眼的星星,他在文学中的作用是不容小觑的,别林斯基给予他高度的评价:“果戈理君拥有强大而崇高的、非凡的才能。至少在目前,他是文坛的盟主,诗人的魁首;他站在普希金所遗留的位置上面【1】”。人尽皆知,果戈理是个有着高超讽刺手法的作家和讽刺家,把社会丑陋的本质暴露出来,以此来引起人们的关注。《死魂灵》写出了在满目苍夷俄罗斯下地主阶级的愚昧,贪婪以及广大人民正在经受的痛苦。

  果戈理经过对俄国社会现实和各类人物,尤其是地主官僚阶层的观察和认识,在遵循自己创作要求的条件下,将俄罗斯满是污泥浊水突出地展示在大众面前,使这本书成为了一部深刻反映农奴制俄国的作品。《死魂灵》刻画了五个性格迥然不同的地主典型,生动而形象,尖锐揭露封建农奴制度,讽刺了俄国社会的腐朽和黑暗。

  (%1) 国内外研究的发展状况

  1国内研究状况

  果戈理是鲁迅喜爱的一位外国作家,他是中国早期研究果戈理的作家之一,鲁迅翻译了短篇小说《鼻子》,在附记中称赞果戈理是“俄国写实派的开山祖师”,甚至认为《死魂灵》“可以认为是中国人认识自己的社会的参照【2】”。当时中国人从爱国主义思想出发来研究果戈理及其作品,希望通过其犀利的语言来抨击中国社会黑暗的统治,唤醒民众的意识。现当代出现研究果戈理的著作,例如于明清论《死魂灵》体裁的独特性;司俊琴《含泪的笑》将《死魂灵》与《儒林外史》讽刺艺术做比较;还有孙亦平《论<死魂灵>的怪诞倾向》等等。

  2国外研究状况

  1842年5月《死魂灵》第一部在彼得堡正式出版,它的出版引起了社会轰动,社会各界对它的争议达到了高潮,在当时人们对待《死魂灵》有三种看法,第一种是以布尔加林为代表,认为它没有存在价值,觉得这是一部糟糕的不能再糟糕的作品,没有什么能过超过它,很明显这种看法根本不值得我们去反驳。第二种是以亚克萨柯夫为代表,他们讽刺、嘲笑果戈理,认为《死魂灵》和俄国其他作品一样模仿西欧作品:第三种是以别林斯基为代表,上述观点他都不赞同,他提出一种全新的看法,他认为这部小说是一部巨作,别林斯基肯定了这部作品是对当时社会的真实写照。果戈理的作品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这些作品帮助人们认清社会中各种丑恶现象。

  本论文通过文献研究和文本细读的方法,深度剖析封建农奴制下俄国地主形象。本文第一章介绍了与地主形象创作有关的背景:主要写有关创作的背景,小说的主要故事情节和作者描写人物运用的方法;第二章分析作品中主要地主形象性格;第三章介绍了作品中地主形象性格的共同点及其形成原因。本文通过对作品中地主形象分析帮助人们更好的认识封建农奴制下俄国的黑暗和腐朽。

  一、与地主形象创作有关的背景及其作品主要内容

  (一)作品的时代背景

  这本书的创作处在十九世纪三、四十年代,果戈理呕心沥血地写《死魂灵》是因为,他希望这部书将如但丁的《神曲》一样引导俄国走进“天堂”。当时俄国处于社会、经济重大变动时期。新兴资本主义的发展,资产阶级的势力不断壮大,贵族庄园纷纷破产,封建地主经济崩溃,俄国封建农奴制与现实社会中的矛盾加剧,大批农奴在地主的剥削压榨下无法生活,有的逃跑,有的死亡,农民的生活越来越艰难。这一时期农民反对现有制度的呼声越来越高涨,农民起义运动不断频发。当时俄国的户口调查十到十五年才进行一次,所以农奴户口簿上总有大批的“死魂灵”(指已经死去的农奴)。果戈理就是在这样激烈地社会背景下创作的,果戈理的作品时代性很强。他认为作家就要大胆地揭露社会上最黑暗的一面,讽刺一切鄙俗的现象。

  (%1) 作品的主要内容

  《死魂灵》描写了一个惟利是图、能说会道、投机取巧的商人乞乞科夫来到某城,结交了该省的省长和警察局长等官员和乡绅地主,花费一段时间打通了关系,随后他走访了五个地主,向地主们购买那些仍然保留在户口簿上的死魂灵,这样一来地主可以不用再缴纳人头税,而乞乞科夫也可以利用沙皇对地主的优待,用大批死魂灵来做抵押获得贷款,以此来骗取大量钱财。在他走访五个地主过程中,运用不同的手段对付不同性格的地主,使出了自己的全部本领,讨好玛尼洛夫,威胁柯罗博奇卡,诱惑普柳什金。经过和地主的讨价还价后他买到了大批死魂灵,办好了手续,但是诺兹德廖夫在省长的舞会上戳穿了乞乞科夫购买死魂灵的丑剧,丑闻被戳穿后街头巷尾都在议论这件事,迫于无奈下乞乞科夫最终逃离了这座城。

  %1、 作品中主要地主形象分析

  (1) 地主玛尼洛夫

  果戈理笔下第一个出场的是玛尼洛夫。他是一个精神空虚、故作高雅、多愁善感、喜欢思考却从不行动的一个地主。他的肖像特征是绅士的仪表和风度,给人印象深刻的是脸上那副甜蜜蜜的面孔,他有一双糖一般的、笑起来眯缝着的眼睛,他是一个体面的绅士。刚同他认识交谈一两分钟,你会觉得:“这是一个多么可爱多么善良的人啊!如果你继续跟他往下谈,你就会没什么话说了,如果再你继续跟他往下谈,你就会说:“真是个捉摸不透的人!”你就会远远地离开他,如果你没有离他而去,你就会感到无比的无聊【3】”。同他接触后,才知道在他那绅士气派下有一个空虚的灵魂,他特别的无知,没有才干。有时他甜腻腻的真让人恶心,乞乞科夫拜访他时有一幕给我印象深刻,他俩在门口礼让了十五分钟之久,最后两人同时挤进去。

  玛尼洛夫是个喜欢思考的人,在家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思考问题,整天沉迷于幻想之中, 从来不会变成现实。在他行动中最能表现这一点的是“他的书斋里有一本书,书签永远夹在第十四页,他老是翻看这一页已经有两个年头了。在他的这座小楼里,家具总是不齐备,客厅里摆着一套精美的家具,上面蒙了一层典雅、价格不菲的丝织罩,可是椅子上没有蒙罩,两把椅子还没有拆掉包装,所以好几年了主人总是对客人说:“请别做椅子,椅子还没有拆装【4】”。这些都显示他精神上的空虚。

  封建农奴制下的寄生生活,让玛尼洛夫成为一个彻彻底底地废物,习惯不劳而获,沉于空想之中。他没有兴趣和爱好,他的家业很大,但是他从来都不管,把一切都交给管家,他连最起码的治家本领都没有,没有改造生活的能力,甚至连愿望都没有,他就是依靠农奴养活自己,家里的事都由管家胡作非为,白天做着白日梦,饱食终日无所作为。

  这就是玛尼洛夫,整天无所作为,喜欢空想从不行动,空虚无聊,在他身上几乎找不到任何人类的好的品质,他唯一有的就是活的语言,这只能证明他还是个活着的人而已。“玛尼洛夫性格”逐渐成为无所事事空想家的代名词,他没有了灵魂,变成了一个废物。通过对他的描写,揭示了农奴制下地主内心世界的空虚和无聊。

  (%1) 地主柯罗博奇卡

  乞乞科夫在迷路时闯进了柯罗博奇卡家,她仅有八十八个农奴,是俄国社会小地主的代表,她没有受过文化教育,这就决定了她愚昧、无知。她与玛尼洛夫的性格完全不同,她是个思想匮乏,惟利是图,精打细算的典型守财奴。她一门心思放在经营田庄、增加财富上,对周围的事物都不感兴趣,生活中她最大的乐趣就是每天晚上把钱装进麻袋。许多钱包都放在柜子的抽屉里面,她的名字就是因为这样得来的。

  庄园位置偏僻,她几乎没有离开过,在这里一直生活了几十年,这种状态也就决定了她孤陋寡闻,思想保守,愚昧无知。在她的庄园里鸡鸭成群,各种菜应有尽有,本来可以生活的很好,但她特别喜欢哭穷,总是抱怨收成不好,想尽办法积攒财产,只要有钱赚不管什么蜂蜜,牲口,麦子都经营财产一到她的手里就不会再流通。一心想着发财,其余的事情她都不屑一顾,她内心是空虚的,没有任何正常人应有的情感。

  乞乞科夫同她谈到要购买死魂灵时,不管他怎么解释,柯罗博奇卡都不理解。乞乞科夫又谈到可以免交人头税,还会得到一笔钱她心动了,可是她又害怕,这是一件新鲜事自己会吃亏,所以她请求乞乞科夫等等,和别的地主比比价钱再决定。她信仰上帝,害怕魔鬼。乞乞科夫和她讲了半天道理,她仍旧死心眼,最后气的乞乞科夫骂她,让她见鬼去吧,她顿时吓得半死,不得不同意出售死魂灵。但她害怕自己被人骗了,所以请求乞乞科夫购买一点她的副产品。在卖了死魂灵以后,柯罗博奇卡心里不安、恐慌,担心上当受骗,再三考虑后她出门去城里询问农奴的价格。

  柯罗博奇卡这个人就和她的名字一样,她把钱同她的灵魂一同放在了小盒子里,她极度贪婪,自私,孤陋寡闻,故步自封,这一切相结合决定了她灵魂的堕落和精神的贫乏。在她身上所体现地所有性格,恰好说明了农奴制下人们的落后。

  (%1) 地主诺兹德廖夫

  第三个要出场的是诺兹德廖夫,在他身上表现的是地主精神上的堕落,他与柯罗博奇卡性格完全不同,他是个好赌成性、无恶不作、打骂耍赖的地主。他是个狂热的赌博爱好者,他喜欢在赌桌上弄虚作假做手脚,但总是被人发现,免不了打官司。他遇见乞乞科夫,他说:“老兄,我是刚从集市上来,祝贺我吧,我耍钱输了个精光,你信不信,我从来没有输得这么惨过【5】”。他是个彻彻底底的败家子,赌博基本上都是输,偶尔赢了,就把钱都花光。他精神上是堕落的,他有个书房,可是一本书都没有,连一张纸也看不见,可见他没有丝毫高尚的兴趣。

  这是个吹牛撒谎、专门惹事生非的地主。““诺兹德廖夫特别喜欢惹事生非,无论什么集会,只要有他在,准会出乱子”。他说起谎来滔滔不绝,自吹自擂,他把一匹枣红色的马说成一万卢布,家里的兔子铺天盖地【6】”。他变化无常没有自己的原则,在背地里他会传播你的谣言,专门破坏别人的家庭,生活,他放纵自己,为所欲为,并不感觉有错,和乞乞科夫的关系就是这样,前一秒爱得要死,后边一言不合就要揍他。

  乞乞科夫向他购买死魂灵,他没有讨价还价,强迫要求和他赌一场,或者买他的马、手风琴、狗。乞乞科夫拒绝后,便大骂坏蛋、无赖,要和他绝交,还要虐待他,在乞乞科夫拒绝下棋后,拿起烟杆揍他,乞乞科夫最后落荒而逃。也是他在省长舞会上揭露乞乞科夫购买死魂灵的丑剧。

  诺兹德廖夫是俄国社会贵族地痞恶棍的代表,封建农奴制为他提供了生活的物质基础,不用为生活而发愁,整天到处惹事,也从不关心庄园也不管理自己的事业。在他身上可以看出,农奴制下地主对人性的摧残和自身的腐朽性,他们的存在是一股可怕的破坏性力量。

  (%1) 地主索巴凯维奇

  在这几个地主中索巴凯维奇是最善于经营庄园的,这是个奸诈狡猾、贪吃、爱财、现实、功利的地主,他有熊一样的外表,像熊一样冷酷,身材笨拙而粗壮。他家里的物件都和他一样又粗又笨,“客厅的一角摆着一个旧式写字台,这个写字台用胡桃木支撑,很是结实,四条腿儿又粗又笨,整个写字台真像一头熊……总而言之,这里的每一件物品、每一把椅子都好像在说:“我也是索巴凯维奇!”【7】”。他没有任何精神方面的需求,没有理想和追求,他是封建落后势力的代表,仇视一切新鲜事物,厌恶文明行为,对待资本主义发展他表现野蛮。他有着熊一般的大胃口,平时沉默寡言,只有说到吃他才会活跃,从不亏待自己,他会吃整个的烤猪或鸡,吃饭最好两个菜要吃的心满意足。在这种农奴制下,他变成了和动物一样的人。

  索巴凯维奇为人的原则是自我,关心自己的存在,满足自己的需求。他有商人的头脑,在敛财,压榨剥削方面,他精明,狡诈。乞乞科夫和他交谈时委婉提到死魂灵,他立刻察觉到这是一笔有利可图的买卖,于是狮子大开口,把乞乞科夫吓了一跳,并且还夸赞他的农奴手艺多好,最后硬以高价出售,趁机把女农奴混在花名册上,占到便宜才放心,他在花名册上清楚地记着每个农奴的手艺、年龄和家庭状况,还给出了评语,这是件多么可笑的事。在这件事上他的精明、霸道表现的很充分。他仇视所有的人,从不赞扬别人,认为官僚都是“骗子”“强盗”,他认为这世界根本不存在美好的事物。

  索巴凯维奇就和他的名字一样,体现着熊的笨重,贪婪。这是一个不知廉耻,贪得无厌的剥削者形象,他没有人类的感情,厌恶人类一切文明。“果戈理借主人公之口称索巴凯维奇是“刮皮鬼”,明确指出,这类人在农村里对农民敲骨吸髓,到城市里就会成为“盗用公款,侵犯国库”的贪官污吏【8】”。

  (%1) 地主普柳什金

  最后一个出场的是地主普柳什金,这是个爱财如命,精打细算,极其贪婪吝啬的守财奴,他是这五个地主中最吝啬的,拥有上千农奴庞大的产业,视金钱为全部,不懂得享受物质生活,对自己特别吝啬,更不要谈庄园里的农奴了。

  从衣着来看,他常年穿着乞丐般的破烂衣服,不伦不类,放在农奴里都很难分辨,他对财富的渴望已经达到了近乎病态的地步。他从不炫富,相反极力掩饰自己的财富,总是喜欢哭穷,他疯狂敛财,“人们常说的就是泼留希金走过的街道根本不需要清理,他会把那里的东西都带走,通过这句讽刺的玩笑就能看到泼留希金对钱财的迷恋程度【9】”。不管东西有用还是没用,他都捡走放在破烂堆里,他具有毁灭个性,毁灭了自己,吝啬逐渐吞噬了人性,他变得毫无感情六亲不认,认为人际关系是没有必要的,只会造成不必要的支出,和朋友断绝关系,一个人孤独地生活。他抛弃了自己的子女,把他们赶出家门,认为子女只会掠夺他的财产,女儿带着外孙来想得到一点救济,只给了外孙一个旧纽扣,一分钱都不给。在他身上体现了农奴制下地主经济堕落到何等可怕的地步。他象征着封建农奴制下地主阶级的没落、衰亡。

  他贪婪,愚昧,压榨农奴的血汗,常常让他们处于饥饿中,冬天所有农奴共用一双长靴,导致庄园里大批农奴死亡,他自己的生活也很清贫,粮食都堆积在仓库,有买主来买农产品,价格方面他寸步不让,最后买主都走了,粮食却在仓库里发霉,腐烂。尽管如此,他还是每天过着积攒的生活。当乞乞科夫和他做死魂灵交易,替他交人头税,他表现的很高兴,并破例招待了乞乞科夫。

  普柳什金没有精神需要,只是一味地敛财,这个人物是农奴制下畸形的产物,吝啬鬼都是贪婪的,这个吝啬鬼正是地主阶级衰败的真实写照,他这类人体现在资本主影响下,农奴制经济开始崩溃。

  %1、 主要地主形象性格的共同点及其形成原因

  (一)地主形象性格的形成原因

  小说构思于1835年,资本主义在俄国的不断发展,当时俄国处于经济变化的重要时期,贵族地主面临破产,农民生活更加困难,灾难更多,封建农奴制面临危机,当时俄国沙皇专制农奴制危机四伏,造成了整个社会的腐朽,黑暗,这五个地主都是在这种社会背景下形成的。追究其根源,这是封建农奴制对人性的摧残,毁灭,这种建立在封建剥削制度上的农奴制已经濒临崩溃。

  (二)地主形象性格的共同点

  在《死魂灵》中果戈理塑造了五个不同的地主形象,打开了十九世纪俄国社会的大门。他们身上既有不同点又有共同点,他们有四个共同点:(一)他们都住在田庄里,依附在社会内部,但是完全不管庄园里的农事,具有掠夺性,柯罗博奇卡把农奴看做商品随意买卖,根本不考虑这个农奴是否对她有恩,每天只想赚取更多的钱;乞乞科夫向诺兹德廖夫购买死魂灵,他便要求乞乞科夫购买狗、手风琴等物品,或者和他赌博,乞乞科夫拒绝后,诺兹德廖夫让仆人打他,并要和他断交。(二)他们都具有寄生性,过 着寄生虫般的生活不劳而获,农奴制下的玛尼洛夫是一个废物,家里一些事情半途而废,至今没有完成,桌上的一本书一直停留在十四页,靠手椅一直没拆装,庄园里的事都听管家的,他最基本的能力都没有;诺兹德廖夫更是个寄生虫,诺大的庄园都靠管家管理,而他每天到处惹是生非,赌博,无恶不作。(三)在精神上他们都是极度空虚无聊的,他们由以前的管理者蜕变成一无是处的庸人,索巴凯维奇没有任何精神方面的需求,厌恶人类一切文明;诺兹德廖夫家里有一个书房,里面没有任何书籍,相反挂着一把刀。(四)他们都贪得无厌并且极其吝啬,普柳什金是个富有的地主,但他仍不满足,他走过的道路很干净,不用打扫卫生,不管看到什么他都会装到袋子里,他对自己也很苛刻,储蓄财富不是为了享受,而只是积攒,可以看出他贪婪到一种病态,沉迷于积累财富。他们成为一个腐朽的阶级,并用尽全力去支撑、维护落后的封建农奴制度,他们对社会发展没有任何益处,他们愚昧,无知,贪婪,是时候退出历史舞台了。赫尔岑说:“感谢果戈理,我们终于看到了地主阶级的本来面貌,他们赤裸裸地从屋里走出来,不戴面具,不打扮,喝得醉熏熏的,吃的脑满肠肥。他们是政权的卑贱的走卒,农奴头上冷酷的暴君。他们吸允着人民的生命和鲜血,那样自然,那样露骨,就像婴儿吸允母亲的血一样【10】”。

  %1、 地主形象塑造中多种人物描写方法的运用

  (一)肖像描写

  作品中肖像描写主要是为了凸显人物的性格。果戈理在文中描写玛尼洛夫肖像时写到:“从外表看,他身材魁梧,仪表堂堂,脸上始终带着一股喜气,很是迷人,他的言谈举止处处都表现出他是有意讨好对方,想博得对方的好感,他喜欢结交。他的笑很具有吸引力。他长着一头淡黄色头发,长着一双蓝色的眼睛【11】”。从肖像描写看出他给人印象深刻的是甜蜜蜜的面孔和做派,他是一个举止优雅,有教养的绅士,他对自己的生活很满意,但真实的他没有才干,没有爱好,生活空虚无聊,毫无主见,人们根本捉摸不透这个人。在描写索巴凯维奇时写到:“这回他觉得索巴克维奇更像一只个头儿相当可观的狗熊。就拿他身上穿的那件燕尾服来说,跟狗熊的毛色完全一样,袖筒很长,裤筒也很长,走起路来整个脚掌着地,一歪一斜的,而且还经常踩到别人的脚上【12】”。这里可以看出索巴凯维奇的身材笨重而魁梧,像一头狗熊,有着熊一样的性格,人也很笨重,沉默寡言。作品中对普柳什金的肖像描写道:“它和许多清癯的老年人的脸一模一样,只是下巴颏朝前突出得挺厉害……一双小眼睛还有一丝光泽,在翘的高高的眉毛底下骨溜溜地转动着,像是两只精灵鼠从暗洞里探出它们尖尖的嘴脸,竖起耳朵,掀动着胡髭,在查看有没有猫儿或者淘气的孩子守候在四周,并且疑虑重重地往空中嗅着鼻子。然而他那身装束很是别致,无论你用什么法子,无论你花多大力气,夜考就不出来他的那件睡袍是用什么料子做成的【13】”。这些描写都可以看出普柳什金是个极其吝啬、自私、贪婪的人,他是五个地主中最富裕的一个,但是他竟吝啬到自己都饿得这样消瘦;对待外人更不用提了,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浑身上下只有眼睛还有一点光泽,他还要提防人们沾他的便宜,孩子也不可以。他对待自己也很苛刻,穿的衣服破烂不堪不说,人们根本认不出是用什么料子做的。

  (二)语言描写

  语言最能表现人物的性格特征,通过语言的交流我们可以了解人的性格,语言无意中会将他心里的秘密透露出来,语言描写就是抓住表现人物的个性的语言,乔振绪翻译的《死魂灵》中柯罗博奇卡与乞乞科夫之间的一段对话,在她知道乞乞科夫要购买死魂灵之后,她说道:“说真个的,我起初觉得有点害怕,怕玩什么花样让我吃亏。也许,你,我的爷,你在蒙我,他们值……他们说不定能值更多的钱呢【14】”。这些语言形象地揭示了柯罗博奇卡愚昧无知,害怕新鲜事物,贪得无厌但又害怕吃亏,会想方设法地增加自己的财产。在到达诺兹德廖夫庄园后,乞乞科夫向他购买死魂灵,诺兹德廖夫一开始要让他买自己的公马,狗,手风琴,马车,在遭到乞乞科夫拒绝后,就非要和他赌博,但是他捣鬼,乞乞科夫拒绝和他继续,他就开始破口大骂,骂他卑鄙,还让仆人揍他,在这些都表现了诺兹德廖夫的特点就是个狂热的赌徒,是个坏家伙,胡说八道,这根本不怪乞乞科夫,是他自己耍赖捣鬼,是个专门惹事生非的人。

  (三)动作描写

  人的动作是受大脑控制的一种有意识行为,这既能表现人物的性格,也能反映内心活动。在《死魂灵》中写乞乞科夫同诺兹德廖夫商量买死魂灵时,诺兹德廖夫非要和他下棋赌注是一百卢布的死魂灵,中途诺兹德廖夫搞鬼,乞乞科夫不愿意同他下完这盘棋,诺兹德廖夫生气,发疯似的喊揍他,抓起长杆烟袋打他。仔细分析明明是他不对在先,下棋不老实做动作,却还要打别人,这里可以看出诺兹德廖夫的胡搅蛮缠,惹是生非,打骂耍赖。乞乞科夫在索巴凯维奇家餐桌上吃饭,索巴凯维奇厌恶西方的文明,他觉得吃东西要吃就吃个痛快,果戈理用“吃个精光,啃得一干二净”来描述他吃东西时的场景,索巴凯维奇是俄国守旧派的代表,他排斥一切新鲜事物,不需要任何精神方面的需求,只对吃和生意有极大的欲望,并且在饮食上要求严格,吃整个小猪,整羊,想吃多少吃多少,他只关心自己的存在。

  (四)心理描写

  心理描写是在某种环境下人们的内心独白,毫无保留的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展现自己的内心世界。在拜访普柳什金时,乞乞科夫告诉普柳什金自己会支付死魂灵的人头税后,他掩盖不住自己的高兴,“他心里寻思到:“鬼才知道他哩,说不定他和所有那些败家子一样,只不过是牛皮大王,吹得天花乱坠,无非是为了多跟你说几句话,把茶喝个痛快,完了拍屁股走人啦!”【15】”,从这些话语中可以看出普柳什金是个极其吝啬,贪得无厌,不相信任何事,任何人。柯罗博奇卡在知道乞乞科夫的来意后,“老婆子寻思起来。她看到,这件事的确有利可图,只不过太新鲜了,闻所未闻。因此,她开始非常害怕起来,她生怕这位地主耍什么花样使她上当受骗,他是天知道打哪儿来的,并且来的时候是深更半夜【16】”。这些心理描写表现了柯罗博奇卡孤陋寡闻,愚昧无知,她是个封闭在小天地的井底之蛙,与社会生活脱节,只考虑自己的得失。

  (%1) 细节描写

  细节描写是最生动的表现手法,它能表现出人物细微的感情变化,丰富小说内容、刻画人物性格。在描写玛尼洛夫时,果戈理添了几处细节描写:他的书房里放着一本书,两年来一直翻在第十四页;屋里有两把椅子一直没有拆装,寥寥数语,就将一个整日无所事事,懒散无能,毫无作为的寄生虫形象刻画出来,地主生活使他习惯了不劳而获。在描写索巴凯维奇时,有两处细节描写:他身材笨重像狗熊,家里的家具结实笨重和他一样;他有惊人的胃口,吃整猪,整鸡,吃得是一点都不剩,这是个典型的“刮皮鬼”,表现了他的贪婪和野心以及骨子里带有的冷酷,他是恶霸中的恶霸。在乞乞科夫闯入柯罗博奇卡家后,她对他充满怀疑,满怀戒心,再知道乞乞科夫的目的后,她热情地款待他,给他准备丰盛的菜肴:有蘑菇、馅儿饼,有果酱饼,还有罂粟子饼等等,试想如此吝啬的地主会如此破费,肯定是相信了乞乞科夫的吹嘘,她想以后获得官差的特殊关照,这个细节刻画了一个适应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地主的可怜可悲,这些都让人发人深省。

  结 论

  在这部小说中,果戈理用锋利的雕刻刀刻画了地主阶级丑陋的本质,这五个典型地主是果戈理对当时俄国社会现实的缩影,虽然这些地主都居住在田庄里,但是完全不管庄园里的农事,具有掠夺性,柯罗博奇卡把农奴看做商品随意买卖,根本不在乎这个农奴是否救过她,她每天只想着如何赚取更多的钱。他们都具有寄生性,着寄生虫般的生活,农奴制下的玛尼洛夫是一个废物,家里一些事情半途而废,至今没有完成,桌上的一本书一直停留在十四页,靠手椅一直没拆装,庄园里的所有事都听管家的,他最基本的管理能力都没有;诺兹德廖夫更是一个寄生虫,诺大的庄园都靠管家管理,而他每天到处惹是生非,赌博,无恶不作。在精神上他们都是极度空虚无聊的,他们由以前的管理者蜕变成一无是处的庸人,索巴凯维奇没有任何的精神需求,厌恶一切文明;他们都贪得无厌极其吝啬,普柳什金是一个富有的地主,但他仍不满足,他走过的道路十分的干净,不用打扫卫生,这可以看出他贪婪到一种病态,沉迷于积累财富。可以看出他们才是真正的死魂灵,果戈理运用高超的讽刺技巧,再综合夸张、对比等修辞手法,揭示了地主精神世界毁灭的实质,暴露了沙皇专制统治下腐朽的真相。果戈理运用心理描写、动作描写等各种描写方法突出了地主形象的特点,将俄国社会上各式各样的地主形象呈现在世人面前,真实地再现了十九世纪地主阶级庄园的原貌。果戈理通过这部批判现实的小说来表达对社会的强烈不满和对农奴的同情和怜悯,对农奴制度进行了深刻的批判,农奴制不仅摧残了农奴,还有农奴主,使他们变成了非人形象,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农奴制使俄罗斯面临了严重危机,这种制度已到了瓦解阶段,让人们认清了十九世纪俄罗斯现实生活中腐烂的脓疮。

移动版:果戈理小说《死魂灵》中地主形象分析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