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医学论文

相关标签

当前位置:毕业论文>医学论文

肠溶包衣材料在药物制剂中的应用

发布时间:2020-01-06 17:16

  摘要:口服给药是最常用的临床给药方法。但是,由于胃中含有各种消化酶,口腔中容易摄入消化酶耐受性差的胰岛素,降钙素,新开发的人生长激素,促红细胞生成素等口服肽。胃中的消化酶破坏不能达到预期的治疗目的。在临床实践中,只能通过注射给药。对于需要长期服药的患者来说,这是非常不舒服的,许多高分子多肽药物即使在注射后也不容易被人体吸收。另外,由于生活习惯的变化,溃疡性大肠的治疗不断增加,如果使用通常的口服给药方法,则药物在到达给药部位之前不会被吸收到体内,局部治疗不能有效地执行。药物的某些特殊性质和医疗需求促进了肠溶包衣材料的开发和应用。通过在胃(p H 1-3.5),小肠(p H 5-7)和大肠(p H8.3-8.4)中使用不同的pH值,可以制备在不同pH条件下溶解的聚合物材料。

  关键词:肠溶包衣;药物制剂;应用

  一、前言

  肠溶包衣是指将一定厚度的肠溶衣膜均匀地包裹在片剂,颗粒或丸粒的外表面上,是目前广泛使用的薄膜包衣技术。肠溶包衣材料通常无毒,化学惰性,相对稳定,不与药物反应,能溶解或均匀分散于介质中,形成连续完整的包衣膜,具有良好的防潮,防爆功能。肠溶包衣膜在低pH下保持完整并在较高pH下释放药物。它具有将药物保存在胃中并防止它在胃中受到刺激的作用,确保药物到达肠的特定部位并控制药物。药物的延迟释放和药物在吸收部位以高浓度积聚的促进作用。制药工业已成为发达国家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之一。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中国的制药工业也取得了很大的发展。目前总产量不及美国,居世界第二位,但中国药物制剂的发展相对落后。 。进入新千年,制药行业也面临着结构调整和发展,制药行业在整个制药行业中的比例必将大幅增长。其中,口服缓释技术引起了相当的关注。国内外许多研究人员已经进入这个领域来解决这个问题。

  一些药物的特殊性质和医疗需要,如某些药物易受胃酸变质分解,对胃粘膜有强烈刺激作用,引起恶心呕吐;一些药物必须在肠内起作用或吸收等,促进肠溶包衣材料的开发和应用。许多药物口味不好,活性成分易挥发。涂上它们更有必要。中国药用涂料市场需求量非常大。因此,肠溶包衣材料的市场前景非常广阔。常见的肠溶材料如下:

  1.天然高分子树胶,如虫胶,藻酸盐。由于它是天然产品,它来源广泛,价格低廉,耐酸性能可靠,涂层均匀,使其具有一定的应用价值。但其缺点也比较明显,比如在制作服装时比较难控制,厚涂膜等,所以最终会在实际应用中取而代之。

  2.纤维素衍生物:纤维素肠溶包衣材料通过用多羧酸酐酰化非肠纤维素包衣材料而获得。由于其高安全性,良好的成膜性和快速溶解性,它在药用辅料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尽管纤维素的成本非常低,但纤维素改性,酸化和后处理工艺更为复杂。同时,纤维素产品的涂布工艺需要使用有机溶剂,不利于环保;此外,纤维素基材料的制备过程以小分子无机酸及其钠盐为反应介质和催化剂,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其工业生产。因此,选择合适的溶剂来回收和开发此类产品的水分散液是未来研究的趋势。

  3.丙烯酸树脂:作为涂膜材料,与其他两种天然(半天然)涂料相比,具有操作简单安全,易干燥,对药物的热湿影响小,成本低,质量好,等等。国外有药品,主要由德国R?hm公司生产。日本和美国等其他国家也生产统称为Eudragit系列的产品。中国有类似的产品,但品种不齐全,表现不理想。肠溶丙烯酸树脂包括:I号丙烯酸树脂胶乳,II号丙烯酸树脂,III号丙烯酸树脂,以及广泛使用的II号和III号树脂。缺点是涂膜后涂膜粘稠,国内产品特别突出,溶解速度慢。另一个主要问题是生产和涂层工艺需要使用大量的有机溶剂。这些有机溶剂对环境造成了很大的污染,最终将从绿色化学的角度来禁止。肠溶包衣材料的制备丙烯酸树脂通常以两种方法获得:溶液聚合和乳液聚合。溶液聚合方法比较常见,但由于必须使用溶剂,所以必须考虑溶剂的毒性和合理的回收率。通过乳液聚合制备丙烯酸树脂具有复杂的操作过程。如果共聚行为不受某些手段控制,则不能获得所需的共聚物组成。同时,乳液聚合的另一个技术问题是高水平的水溶性单体对乳液聚合稳定性的不利影响。半连续聚合操作通常用于通过改变进料组成,模式和速度来调节共聚反应速率。

  二、肠溶包衣材料的种类概述

  (一)天然高分子胶类

  典型的代表是虫胶,海藻酸盐。虫胶是第一种应用的肠溶包衣材料。它是热带,亚热带昆虫的分泌物。由于它是天然产品,它来源广泛,价格低廉,耐酸性能可靠,涂层均匀,使其具有一定的应用价值。但其缺点也比较明显,比如在制作服装时比较难控制,电影有点薄,在人造胃液容易起泡,胃液检查失败;该膜稍厚,在人造肠液中缓慢崩解。由于上述缺点,它基本上已被禁用。海藻酸钠是海带碘行业的副产品,海藻酸钠是肠溶包衣的有效成分。它具有以下优点:1)属于天然大分子的碳水化合物,无毒,崩解效果好,p H> 5时膨胀,p H> 6时崩解; 2)耐水性和稳定性好,因此在自然条件下储存不易发生开裂,变形或霉变。郑素琦等将海藻酸盐用于肠溶软丸。结果表明,理化性质稳定,安全,毒性小,肠溶效果好,肠溶性稳定,适用于工业生产,但未在国内工业生产中使用报告。

  (二)纤维素及其衍生物类

  纤维素肠溶包衣材料是通过聚羧酸酐将纤维素包衣材料酰化而获得的。由于高安全性,良好的成膜性和快速溶解性,纤维素聚合物占据了药物赋形剂。非常重要的位置。常见的肠溶性包衣材料有CAP(邻苯二甲酸醋酸纤维素),HPMCP(羟丙基甲基纤维素邻苯二甲酸酯),CMEC(羧甲基乙基纤维素),HPMCAS(羟丙基甲基纤维素琥珀酸酯醋酸酯等)。虽然纤维素的成本非常低,但纤维素改性,酸化和后处理过程比较复杂,同时纤维素产品的包衣过程需要使用有机溶剂,不利于环保;另外,纤维素原料的使用制备过程中使用小分子无机物酸作为反应介质,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其工业化,因此,选择合适的溶剂进行循环使用和开发此类产品的水分散体是未来研究的趋势。

  (三)丙烯酸树脂(Acrylic Resin)

  丙烯酸树脂是该国使用最广泛的涂料之一。肠溶丙烯酸树脂包括:I号丙烯酸树脂乳液,II号丙烯酸树脂,III号丙烯酸树脂。使用最广泛的是二号和三号。第一号树脂乳液的特点是粘度低,可以在没有有机溶剂的情况下完全涂膜。 II号树脂外观差,但与有机溶剂作为溶剂相比,具有固含量高,粘度低的优点。它可以缩短涂布时间,并且不易发生片剂粘附和粘着,均匀涂布和表面层。光滑。目前,中国已将II号树脂乳液应用于肠溶包衣。 III号树脂易于成膜,光泽度较好,但容易粘合。实际应用是II号和III号混合物的一定比例。丙烯酸树脂是一种优秀的肠道辅助材料。与CAP相比,具有安全,操作简单,干燥好,湿热影响小,辅料用量少,成本低,质量好等优点。缺点是涂布后涂膜发粘的问题,而国内产品尤其突出。

  (四)前药型大肠靶向 DDS

  所谓的前药(Prodrugs)是根据药物释放部位的特殊情况,通过化学修饰使活性药物适应这种特殊环境,充分发挥前药的功效。前体药物在体内不显示生物活性,并且其通过体内酶或非酶降解降解基因而起到活性药物的作用。大肠靶向的前药是药物的化学修饰,随后是可被大肠中的细菌活化的基因。经过修饰的前药在胃和小肠中几乎没有变化,进入大肠并在肠中经历细菌的作用以修饰该基因。脱落后它变得活跃。

  最早的大肠靶向前药是由Peppercorn等开发的柳氮磺胺吡啶,柳氮磺胺吡啶是由磺胺吡啶分子和5-氨基水杨酸分子之间的偶氮键形成的。 5-氨基水杨酸是一种活性药物,磺胺吡啶是一种化学修饰的基因,将药物口服给大肠后,通过肠道细菌的作用将药物分解成5-氨基水杨酸和磺胺吡啶,5-氨基水杨酸酸施加局部治疗。溃疡性结肠的影响。据测试,76%的药物可以到达回肠和结肠。正在开发的偶氮胂酸(Azodisa1)是一种大肠靶向前药,其中两个分子的5-氨基水杨酸通过共轭氨键连接。由于偶氮键的存在,偶氮二酸在胃和十二指肠中几乎不吸收,并在肠道细菌的作用下降解成两个5-氨基水杨酸(活性药物)分子,这发挥了局部治疗作用。

  在大肠靶向的前药中是钠盐(缓泻剂)和类固醇如甾体抗炎药地塞米松和泼尼松龙。这些前药都是亲水性的,并且它们几乎不被小肠吸收。到达结肠后,它们被细菌消毒以去除修饰的基因并成为活性药物以发挥局部治疗效果或被身体吸收。前药靶向DDS主要用于局部大肠治疗性泻药和溃疡性结肠炎治疗的口服给药。由于前药被吸收到小肠的上部,为了达到局部治疗的目的,需要增加给药量,因此药物的毒性和副作用增加,各种毒性和副作用在修饰基因被释放后很容易产生。如果柳氮磺胺吡啶的治疗率有20-40%的副作用,一些副作用相当严重。因此,在设计大肠靶向前药时,应充分考虑化学修饰基因的毒性和副作用,如果可能的话,应选择低毒或无毒的化学修饰基因,或选择两种偶氮酸应该用偶氮键处理活性药物。达到大肠靶向给药目的的方法。

  (五)大肠内崩解性药用高分子包衣材料

  在由大肠细菌产生的各种还原性代谢反应中,存在使芳族偶氮基团降解为芳基胺的还原反应。 这种反应的结果是,人体摄入的有色食物被身体排泄并排出体外。 药物包裹有分子内含有偶氮键的大肠崩解聚合物材料,药膜在胃和小肠内不发生变化,偶氮键破坏结肠菌的作用,药物释放后释放 电影瓦解。

  1.偶氮连接聚合体HEMA-St-DVAB

  Saffran等人 合成了芳族偶氮键合的亲水聚合物HEMA-St-DVAB(2-羟乙基和二乙基重氮苯的聚合物)。 聚合物在胃或小肠中不分解。 粪便培养浸润试验表明聚合物中的偶氮键在结肠中的细菌作用后分解,聚合物膜膨胀,软化和分解。 聚合物膜包衣的胰岛素颗粒在给大鼠口服后约3小时产生作用,并且与给药前相比,大鼠的血糖水平和尿量都减少了60%(血糖降低了45-30 %腹膜内注射胰岛素)。 功效是可比的,并且由于药物在胃和小肠中的释放,未包衣的胰岛素颗粒未显示出显着的功效。 结果表明,聚合物涂膜在大肠分解和药物释放后被吸收。

  2.氨基甲酸乙酯高分子聚合物

  该聚合物通过间二甲苯二异氰酸酯和二醇的加成反应来制备。研究人员在不同比例的三种不同二醇和间二甲苯二甲基苯胺添加剂中获得了四种不同组合的聚(乙烯基尿烷)化合物。聚氨酯聚合物被涂覆在药物颗粒上并与粪便和无菌培养基一起培养。药物颗粒在粪便培养中的药物释放率显着高于无菌培养液。将含有10%偶氮链的包衣颗粒置于培养基中2小时,6小时后药物几乎完全释放;而含有5%偶氮链的颗粒缓释并释放6小时。总数的20%。口服氨基甲酸酯聚合物薄膜包衣软胶囊的药物释放研究结果表明,活性药物不会在胃和小肠中释放,并且它们在到达大肠后释放和吸收。聚氨酯聚合物作为人造器官材料被广泛使用,具有良好的生物相容性,在消化道中没有吸收特性,并且在进一步研究体内毒性,溶剂溶解性和其他问题后可以成为新的大肠靶向DDS材料,将进行对生物工程制剂特别有利的肽药物的口服施用。

  (六) 聚乙烯醇醋酸苯二甲酸酯

  聚邻苯二甲酸乙二醇酯(PVAP)具有制备简单,成本低廉,化学性质稳定,成膜性能好,抗胃酸能力强,肠溶性能可靠,涂层容易等优点。电离在十二指肠p H> 5的环境中,活性成分迅速释放,可发挥更快的效果。从目前来看,我国肠溶包衣材料已从最早的天然,单一品种发展到目前系列的合成高分子材料,多品种产品的质量有了明显的提高。但与国外产品相比,品种,规格和产品质量仍存在较大差距。另外,肠溶包衣材料在中药制剂生产中还未被广泛使用,需要进一步加强。因此,我们应借鉴国外先进经验,提高现有配件质量,开发高质低价新材料,满足新配方开发和整个制药行业的需求。

  三、肠溶包衣材料发展历程及应用

  肠溶包衣主要应用于片剂,胶囊,颗粒剂,丸剂,微胶囊和其他口服固体。涂层材料可以在刹车表面形成完整光滑的涂膜,并且可以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位置和一定的pH条件下释放药物。金鹏等利用KolUcoatMAE聚合物作为肠溶包衣材料制备奥美拉唑肠溶片和肠溶包衣丸,所制备的片剂和丸剂具有良好的耐酸性和肠溶作用。 Suryakanta Swain等人。使用有机疏液蒸发法制备Rabeila纳米颗粒胶囊并用Eudragit L100涂覆它们。 ManuSharma等人通过HPMCP使用邻苯二甲酸作为肠溶材料来包衣亚微胶囊以制备肠溶α-淀粉酶亚微粒。 MayurM。 Patel等人并开发出一种新型马沙拉营养肠溶硬胶囊,可在特定时间在肠内释放。 

  肠溶包衣的概念在130多年前就出现了。它的电影抗胃酸,进入肠道,迅速分解释放其内容物,从而发挥其功效。肠溶聚合物的作用机制是它们在不同的pH介质中具有不同的溶解度,即它们在低pH下保持完整并在较高pH下溶解和释放药物。肠溶包衣是延迟释放形式。目的主要是为了:1避免胃酶或胃酸对药物的破坏; 2避免强烈刺激胃黏膜,引起恶心,呕吐等不良反应; 3将药物转移到肠道局部发挥作用4提供缓释作用;主要由小肠吸收的5种药物以尽可能高的浓度递送至该部位。

  近年来,毒品工作者对肠溶包衣材料进行了更广泛的研究和开发,取得了显着成效。目前,已有100多种肠溶材料被研究和使用。鉴于其多样性,下面将介绍一些有代表性的肠溶材料的进展和应用。

  (一)虫胶(shellac)

  虫胶是最早的肠溶包衣材料。它是中国,印度和泰国生长的某些昆虫的分泌物。它不溶于水,可溶于碱性水溶液和热醇。虫胶来源于天然,抗酸性,均匀涂层。张跃军等用虫胶涂覆甘泰肠溶片。结果表明,所用配方的崩解速率接近于CAP涂层,而复合紫胶涂层改善了涂层。稳定性和附着力强,操作简单,成本低。然而,近年来,由于与其他合成的半合成肠溶材料(如丙烯酸树脂,纤维素衍生物)相比,紫胶在药物制剂中的使用已大大减少,衣服的生产更难以控制,必须使用有机溶剂,稳定性差,在肠道碱性环境中溶解度低。鉴于此,一些外国工人致力于改变虫胶的性质以改善其肠溶性质。如:Limmatvapirat等通过部分水解法增加游离羧基的数量,使其溶解度增加至pH7.0。 Pearnchob等人通过加入成孔剂如有机酸(如山梨酸)和亲水性聚合物(如HPMC),改善了明胶包衣的软明胶胶囊在人造肠液中的溶解。虫胶的pKa在6.9和7.5之间,并且不溶于十二指肠。因此,虫胶很少单独用于肠溶材料。

  (二)聚乙烯醇乙酸苯二甲酸酯(PVAP)

  PVAP属于聚乙烯类,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作为有效的赋形剂在市场上销售。 PVAP易成膜,耐酸性强,肠道特性可靠,可在十二指肠pH> 5的环境中电离,使活性成分迅速释放,并能快速发挥其功效。

  由美国Colorcon生产的Sureteric是一种替代丙烯酸树脂,专为制药行业的肠溶包衣设计。 Sureteric是一种优化的干粉配方,配有特殊的PVAP,增塑剂和其他成分。 提供一致的,可再现的肠溶溶解特性,当活性成分与丙烯酸聚合物不相容时可使用,并且通常用于片剂,颗粒剂和丸剂的肠溶衣。

  (三)丙烯酸树脂类(polyacrylic resin)

  丙烯酸树脂是国内外广泛使用的涂料。 它是由不同比例的单体如甲基丙烯酸酯,甲基丙烯酸和丙烯酸酯组成的一种高分子聚合物。 它安全,惰性,溶解速度快。 快速等优点。 肠溶性丙烯酸树脂具有-COOH的反应性基团,因此它在低pH环境下稳定,并且在较高pH值的环境中与氢氧根离子形成盐,由于COO-离子的相互排斥,分子间的间隙变成 更大,结构松散,药物可以释放,并且可以用作片剂,微丸和硬胶囊的肠溶包衣。 它由几种主要的丙烯酸树脂类型及其共聚物在国内外组成。

  (四)纤维素及其衍生物

  纤维素来自天然来源,成本低,安全性高,现在广泛用于片剂,注射剂,滴眼剂,液体制剂,微胶囊,靶向制剂和控释制剂等药物制剂。 由于各种纤维素肠溶材料的取代基含量不同,会产生不同的类型,导致它们的物理化学性质不同。 它们在5.0到7.0的pH值下具有不同的溶解速率。 基于纤维素的肠溶材料包括:邻苯二甲酸醋酸纤维素(醋酸纤维素酯,CAP); 1,2,4-苯三羧酸纤维素醋酸酯(纤维素三酸甘油酯,CAT); 羟丙基甲基纤维素邻苯二甲酸酯(HPMC); 羟丙基甲基纤维素1,2,4-苯三羧酸酯(HPMCT); 乙酸琥珀酸纤维素(CAS); 琥珀酸羟丙基甲基纤维素(HPMCAS)等。

  四、肠溶包衣的特点

  由于不同材料的肠溶包衣的特点不尽相同,现在就分别举例介绍:

  (一)肠溶型I号树脂(Eudragit L30 D-55)

  肠溶树脂胶乳1号是稳定的并具有低粘度。 Eudragit L30D-55是名为Eudragit L100-55的喷雾干燥产品。涂层后可溶于有机溶剂并分散于水中。张伟伟[5]用Eudragit L30D-55水分散液制成白细胞素肠溶包衣小丸和胶囊,保护胃内药物,减少药物不良反应并提高其生物利用度。对乙酰氨基酚的HPMC胶囊也用Eudragit L30 D-55肠溶包衣并在体外测试。药物在pH 1.2下保持完整,并在pH 6.8迅速溶解。体内实验的结果表明,该药在胃中仍然非常稳定,并且可以快速溶解到小肠中。陈婷等。使用丙烯酸树脂的水性涂层制备红霉素丸粒和胶囊。该实验使用Eudragit L100-55粉末,其在水中部分碱化以制备水分散体。测试颗粒的体外溶出度和稳定性。测量生物利用度并与进口胶囊进行比较。结果表明它与进口胶囊是生物等效的。为了制备小丸,省去肠溶包衣过程,并将肠溶材料直接与基质药物混合。肠溶包衣的效果也可以通过挤出 - 滚圆法来实现。保泰松用作模型药物,并使用CAP。比较HPMCP(邻苯二甲酸羟丙酯)和Eudragit L100-55,只有Eudragit L100-55与基质结合时具有较低的脆性,并且最接近肠溶包衣的崩解时间。理想的聚合物。 Eudragit L100-55还可以改善难溶药物和弱碱性药物的溶出和释放。释放机制基于在框架的微环境中调节pH。

  (二)肠溶型II号树脂(Eudragit L100)

  肠道II型树脂对pH的变化敏感,不溶于pH 2-5的培养基,并溶于pH 6-7.5。由于羧基的取代度较高,溶解时的pH低于肠溶型III树脂。 II号树脂可制成假胶乳。与有机溶剂涂层相比,具有固含量高,粘度低,不易发生药片粘贴粘附,涂层均匀的特点。 Eudragit L100被用作制备口服胰岛素微粒的共沉淀方法。酶抑制剂体外溶出实验表明,它能有效延长释放时间。 Eudragit L100(含有羧基阴离子)和Eudragit E100(含有氨基阳离子)以1:1的摩尔比形成互聚物电解质缀合物,制成布洛芬骨架片剂。体外释放测试显示这种共聚体被结合。该体可用于控制释放药物递送系统。此外,II号树脂也可用于二甲双胍片,萘普生,奥美拉唑,兰索拉唑等药物的肠溶包衣。

  (三)肠溶型III号树脂(Eudragit S100)

  肠溶包衣的III型树脂通常配制成pH敏感的控释多颗粒系统。多颗粒系统目前被认为是最好的肠溶溶剂类型,它可以通过胃肠道传播,受胃排空时间影响较小。因此,近年来,微粒,微胶囊,微球等多颗粒体系得到了广泛的关注和研究。据报道,使用布地奈德作为模型药物,制备疏水性醋酸丁酸纤维素(CAB)的微球体并将其装载入肠III型树脂的微胶囊中以制备多颗粒,其在体外进行测定。药物的释放行为表明,当pH高于7.0时,可以充分控制药物的释放。使用这种方法可以局部治疗克罗恩病,溃疡性结肠炎和其他肠道疾病。此外,肠溶型II和III型树脂可以渗透到水凝胶的交联网络层中以形成pH敏感性水凝胶并被制成硅酮微球体,其可以用于在胃肠道中的药物递送。肠溶型III型树脂也可以制成缓释胶囊和时间依赖性结肠靶向制剂。由于丙烯酸树脂分散体的出现,水性介质涂料成为可能。通过改变Eudragit-L100-55和Eudragit S100的混合比例,可将pH控制在5.5和7.0之间。它可以成功用于在含水系统中输送结肠靶向药物,并且可以基于pH。值的变化调节药物的运输,使药物可以在肠道的任何所需部位释放。据报道,固定化酶以Eu-dragit S100为骨架与胰凝乳蛋白酶共价偶联,可作为pH敏感型智能生物催化剂使用,与未固定化酶的效果几乎相同,活动。损失,可以回收。

  (四)三元丙烯酸共聚物

  丙烯酸树脂具有安全,操作简单,成本低等优点,其中最突出的是药物受湿热影响较小。缺点是涂布后膜涂层具有粘性,并且涂膜具有高玻璃化转变温度和大的脆性,并且需要大量的增塑剂以确保膜的柔韧性。由甲基丙烯酸甲酯(MMA),甲基丙烯酸(MAA)和丙烯酸丁酯(BA)组成的三元共聚物是一种新型丙烯酸树脂肠溶包衣材料,无需添加增塑剂。郭胜荣等首先合成了具有内部可塑性的三元共聚物,然后涂覆合成的萘普生微球以确定萘普生微球在不同pH缓冲液中的溶解。实验结果表明,萘普生包衣丸只能在较高pH缓冲介质中表现出高溶出率和溶解速率,并具有用作大肠或结肠定位涂层材料的特性。三元聚合物应用。

  (五)CAP

  CAP是最早且使用最广泛的合成肠溶聚合物。该聚合物具有可在碱性环境中盐析的游离羧基,从而作为肠道特性的基础。 CAP不溶于酸性水溶液,因此不被胃酸破坏,但溶解于pH> 6.0的缓冲溶液中。片剂,胶囊和微胶囊的肠溶包衣材料。 Biju等人将双氯芬酸钠(一种用于类风湿性关节炎和骨关节炎的药物)制成CAP颗粒,然后制成疏水聚合物EC的双包衣微胶囊,这将使药物保持完好。活性物质在肠道上部释放,有效解决胃刺激的不良反应。另外,将疫苗微胶囊与CAP一起制成肠溶微胶囊以保护它们免受胃酸损伤,并且可以递送疫苗。

  用CAP包衣,使用有机溶剂溶解,会产生易燃和不安全因素。由于纤维素酯具有羧基,国外已开发出进入肠溶包衣的CAP肠溶包衣分散体,为肠溶包衣提供了新的视角。 CAP具有吸湿性和水解性,在长时间储存??时对片芯中药物的酸性和碱性很敏感,并缓慢改变其溶解速率。 CAP层具有网状结构,其孔隙将渗透水分,并且核心中的崩解剂吸收水分。失散后,出现划船现象。因此,此产品常与其他增塑剂或疏水性赋形剂如邻苯二甲酸二乙酯,虫胶或十八醇一起使用,除了增加涂层的韧性外,还可增强涂层的湿润性。

  (六)HPMCP

  HPMCP是邻苯二甲酸酐与羟丙甲纤维素作为主链的酯化产物。它不溶于水和胃液,可迅速膨胀并溶于小肠上部。因此它是肠溶包衣的良好材料。 HPMCP的缺点是其水溶性低,需要在有机溶剂中进行涂布,这带来了潜在的安全和安全隐患。因此,使用HPMCP粉末和羟胺通过离子交换方法形成HPM-CP纳米粒子(HPMCP-NPs)而没有任何有机溶剂和乳化剂已经成为一个很大的发展。水系统的前景。为了制定HPMCP,国内发展相对较晚。在主要依靠进口之前,由于产品进口价格高昂,新药开发成本和药品生产成本增加。余荣等同于2001年生产的HP-HP和日本信越公司的HP-55。吲哚美辛是肠溶性的,并且溶解是在人造肠液中测量的。结果表明,国产HPMCP包衣片与日本制造的HP-55相似,并且与市售的五种丙烯酸类肠溶片相比较。 HPMCP包衣片具有高溶出率,良好的均匀性和优异的性能。 HPMCP的开发成功填补了国内空白,丰富了肠溶包衣品种。

  HPMCP也可以制成肠溶微滴或纳米颗粒,用于难溶且不易被吸收的药物。例如,Wang等人使用HPMCP将环孢菌素A(CyA)制成pH敏感的CyA纳米颗粒; Zaniboni等人成功地将模型药物核黄素和核黄素磷酸盐结合到HPMCP的液滴中,使其相对困难。溶解的化合物在酸性环境中得到很好的保护,并提供由难溶化合物形成肠溶微滴的手段。

  五、肠溶包衣对药物疗效的影响

  为了掩盖某些药物的苦味和不良气味,改善颗粒的外观和保存稳定性,减少药物对胃肠道的刺激,将传统颗粒的表面包覆。根据涂料的不同释放位置和释放控制释放的目的,可以选择具有恒定释放,缓释,立即释放和靶向作用的材料作为涂层材料,以达到控制释放部位,释放时间,和药物的释放速率。 。实际生产中使用最广泛的涂料根据溶解度分为以下三类:水溶性涂料,肠溶性涂料和不溶性涂料。应用最广泛的涂料主要有乙基纤维素(EC),聚乙二醇(PEG),羟丙基甲基纤维素(HPMC),邻苯二甲酸醋酸纤维素(CAP),聚丙烯酸树脂类,聚乙烯乙缩醛二乙胺乙酸酯(AEA)等。研究已经使用膜涂覆工艺通过涂覆后粒子的时间和防潮性来测量涂覆溶液的质量。结果表明,单独使用丙烯酸类涂料IV型涂料液比使用单独的HPMC,HPMC和丙烯酸树脂IV混合物作为涂料液更好。涂布后,耐湿性得到改善,储存期间的吸湿率降低。可以看出,不同的涂料液配方对颗粒保存过程的稳定性有很大的影响。

  将替米考星颗粒用不同的制剂和包衣溶液包衣以制备肠溶包衣颗粒。经过工艺优化和处方改进后,制备了三种不同增重比的肠溶包衣颗粒剂。通过筛选颗粒大小和主要通过筛子溶解来评价肠溶包衣颗粒的特性。通过溶解测试,可以知道处方药的肠溶包衣颗粒不符合要求,并且在胃液中的溶解度高于所需的。对于处方二的肠溶包衣颗粒,包衣液的重量可增加25%以上。制剂3肠溶包衣颗粒增重15%以上,可以满足肠溶包衣颗粒的要求,生产过程中生产成本和时间会大大减少。在工业生产中,配方涂布的方法主要有流化床造粒涂布法,压制涂布法和辊涂法。流化床颗粒涂层通过使用气流或机械力在流化床中以规则模式在床中移动颗粒而起作用。喷入流化床的涂料液体与颗粒均匀接触并且颗粒与颗粒接触。表面形成均匀的涂膜。流化床颗粒涂覆方法可以完成一系列工作,例如在一个设施中混合,造粒,涂覆和干燥材料。辊涂法和压制涂布法主要用于片剂的包衣。


毕业论文:http://www.3lunwen.com/yx/6176.html

上一篇:氮化铝晶须的生长机理与抑制方法的研究

下一篇:没有了

     移动版:肠溶包衣材料在药物制剂中的应用

本文标签:
最新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