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标签

当前位置:毕业论文>专科论文

探析骨科专科护士培训与管理

发布时间:2019-08-18 18:21

  1 专科护士定义

  目前,国内外对专科护士的概念尚无统一明确的标准。国际上对“Clinicalnursespecialist(CNS)”的定义为:具备硕士及以上学位的注册护士、通过由美 国国家认证的相应领域的实践和理论考核,获 得CNS 认证机构颁发的专业证书[3]。国内对其定义是指经过一系列的培训考核,精通某一特定护理领域的理论和操作技术的高水平临床护理专家[4]。

  2 骨科专科护士的培训方法

  2.1 学员准入条件 我国当前还未制定骨科专科护士准入标准,各地参加骨科专科护士培训的护理工作 者,在工作年限、职称、学历、骨科工作经验方面存在 一定的差异性。安徽省选拔具备5 年以上骨科临床经验的大专及以上学历的临床护士作为骨科专科护士的培养对象[5];广东省将骨科专科护士的选拔标准设置为本科及以上学历,拥有至少5 年的骨科临床经验和8年的临床工作经验[6];四川省要求参加骨科专科护士资质培训的护士需具备大专及以上学历及具有4~5年骨科工作经验[7]。综上,具备骨科专科资质培训的护士均为各省的骨科护理精英,能熟练地掌 握骨科相关理论及操作,但是与国际相比,国内的学 历要求相对较低,基础薄弱,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骨科专科护士的综合能力。我们可根据骨科护士的 学历、临床经验、年资等,将护士进行分级,如初级、中 级、高级,分级制定培训内容和考核标准,关注不同级 别骨科护士的需求,以充分发挥护士的最大潜力,提 高其骨科专业化水平。

  2.2 培训模式 目前,骨科专科护士培养模式主要分为两种[8],一是以医院为依托机构或者院院联合进行专科护士的培养;二是以学校为依托机构或者院校联合进行培养。每一种都有其优劣势,目前没有统一的规定,各地结合实际情况进行选择,因此统一的培养模式是否对培训效果有影响有待进一步研究。施学芝[9]调查认为,“理论与实践交叉”是以医院为依托的第一种培养模式,可提高专科护士的专业能力,也充分发挥了各个医院的资源优势。第二种培养模式由学校进行课程设计,由医院进行操作培训[10]。但第一种培训模式失去了专注于科研教育的学校支持, 在一定程度上弱化了对骨科专科护士科研能力的培养。而第二种培训模式弥补了它的不足,一方面学校培训使专科护士在掌握系统的骨科理论知识的同时加强了科研意识的培养,另一方面医院培训指导专科

  护士如何在复杂多变的临床问题中合适的运用相关的理论知识,学会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因此相比较第一种培训模式,第二种更能发挥人才培养的优势。2.3 培训师资和培训时间 现阶段,我国还没有建立明确的专科护士培训师的考核认证体系,也没有建立统一的培训周期。研究[11]显示,在骨科专科护士资质培训中,无论是医疗还是护理领域,都由各科骨干和领头人担任授课老师,均具备丰富的骨科临床经验。但尚缺乏对培训老师的资格认证,这也影响了骨科专科护士培训的专业性和针对性。所以,应加快步伐建立骨科专科护士培训师的资格认证制度,提高培训的专业性[12]。在对骨科专科护士的培训中,需要不断完善教学资源,创新教学方法,提高骨科专科学员的学习积极性。目前,骨科专科护士理论与实践的培训时间之比大多是1∶2,即一个月的理论学习,两个月的临床实践学习,理论与临床实践相互融合的学习,既利于深入剖析理论问题,又能更好地指导实践, 提高临床实践能力。但对于时间安排的合理性,还需要我们进一步研究考证,从而使骨科专科护士的培训越来越标准化。

  2.4 培养内容 当前,在我国对于骨科专科护士的培训主要注重发展其核心能力,核心能力是[13]指取得骨科专科资质的护士在骨科护理领域提供高质量的护理服务所必须具备的精深的临床技能、渊博的理论知识和较强的综合能力。目前已初步建立了骨科专科护士核心能力的评价体系主要包括:一级指标4 个(综合实践能力、专业技能、理论知识、专业发展能力)、二级指标14个和三级指标72个[14]。由此,我们也可以把培训内容分为理论、实践、专业发展能力三大部分。综合实践能力居第一位,在评价骨科专科护士核心能力中显得尤为重要,专业发展能力居末位, 但是我国大多数医院把科研论文作为评价护士能力的重要指标,而对于临床实践能力的评价较少。与此评价体系不同,张萌萌等[15]研究发现,骨科护士把沟通技巧作为首选的公共课程,沟通能力可划分到专业实践,护理科研仍居末位,良好沟通能力在促进护患和谐的同时也提高了护理质量。与此研究相同,苏曼曼等[16]在对5020名骨科专科护士的调查中发现,沟通技巧是期望值最高的课程(83.8%),已作为评价骨科护士核心能力的重要指标之一。因此应注重对专科护士沟通技巧的传授,提高专科护士的沟通能力, 沟通能力中的批判性思维能使护士不断地进行反思, 总之,促进护士对知识的吸收、转化、迁移,可培养其在临床工作中的应变能力。

  3 骨科专科护士的管理现状

  3.1 资格认证 我国专科护士从上世纪90 年代初发展至今,目前还没有标准的权威认证机构。全国各医院或者培训基地已根据自身的实际培训情况,制定出对应的认证标准。例如武汉市通过完成论文和相应的理论实践考核,授予院内骨科专科护士证书[17];江西省期望降低论文考核要求,提高临床实践随机考察在资格认证中的考核比例[18]。但是想要更好地评价骨科专科学员在临床实践中的突出能力及作用,则需要一个更标准、更权威、更有效的考核方法和认证机构。魏春苗等[19]通过再认证可行性分析,建议再认证周期限定在3~5 年内,江西省超过一半的护士认为5年较为合适。美国每5 年进行资格再认证,日本5年,台湾6 年。我国应根据国情,结合相关的临床研究,制定我国专科护士再认证周期,完善专科护士再认证体系。

  3.2 职业定位 随着医学技术的进步,护理行业的 发展也越来越迅速,专科护士应该需要有明确的职业 定位,才能更好地发挥专科护士的优势,更充分地体 现专科护士的价值。目前,我国还没有明确的专科护士体系。据相关调查[20]显示,大多数专科护士与普通护士相比较,在工作量更大的情况下,没有薪金、晋 升、评优等的优势,影响了专科护士的工作热情。甘玉云等[5]研究显示,只有25.5% 的骨科专科护士在医院有明确的专科岗位,60.6% 的骨科专科护士认为没有体现工作岗位价值的待遇,为调动骨科专科护士 的工作积极性,医院应对专科护士进行绩效考核,提升骨科专科护士的职业价值感。据调查[21] 显示, 20%的专科护士晋升为护士长,职称的晋升,激发了专科护士的工作热情。但是从事行政管理,在一定程 度上减小了专科护士对临床护理实践的作用。所以 应该不断壮大骨科专科护士队伍,优化队伍内在结 构,避免一人身兼数职,保证护理的质量和工作效率。3.3 职业发展规划 长远系统的职业规划是促进专科护士发展的必然要求[22],可提高专科护士的专科能力,增强专科护士发展的目的性与计划性。提出, 目前对专科护士的培养实践关注较多,而对建立专科 护士的管理体制探究较少,需要设置专职岗位,充分 发挥专科护士的专科优势,满足不同患者的需求。黄蝶卿等[23]提出在要求专科护士提高临床技能操作的同时要加强科研能力的培养。科研思维、科技创新是 顺应时代发展的趋势,也是专科护士职业生涯规划中 的必要组成部分。然而科研能力在专科护士培训很进骨科专科护理的可持续发展。

  4 展 望

  4.1 提高骨科专科护士培训的规范化

  4.1.1 提高学员准入水平 需要统一骨科专科护士的培养模式,建立骨科专科护士培训基地,根据我国 国情,创建理论-实践-理论的培训体系。提高骨科 专科护士的准入标准,专科护士必须经过严谨的选 拔,结合学历、临床经验和科研能力等,择优选拔出护 理骨干。随着我国护理事业的快速发展,护理本科生 和硕士生越来越多,可将参加骨科专科护士培训人员 的学历提高,优化团队结构,以提升专科护士的科研能力。

  4.1.2 分层级管理 加强师资队伍建设,分级培训。建立骨科专科护士培训老师的资格认证制度,使培训的内容更具针对性,培训更加规范化。对不同学历、不同经验、不同水平的学员,采取不同的教学内容及方法。强化骨科专科护士的科研意识,应加大对其的科研投入,加强科研教育,提高专科护士的科研能力, 以更高的综合素质服务患者,满足骨科护理发展的需求。

  4.1.3 发展专科护理教育 护生在校接受全科护理教育的同时,学习专科护理,如骨科专业护理,使其更 早、更系统地接触专科护理,为以后专科护士的发展奠定基础。

  4.2 科学管理骨科专科护士

  4.2.1 建立专科护士再认证体系 我国应根据护理行业实情,建立属于自身的资格再认证体系,取消不 符合要求的专科护士的职业资格,进行人才更新,同 时监督专科护士不断学习,不断提高自己的专科能力。

  4.2.2 建立专科护士激励制度 量化专科护士工作量,使其与奖金挂钩,提高其经济待遇;医院完善骨科 专科护士使用制度,规范专科护士的管理。为骨科专 科护士提供更高的交流学习平台,使其与骨科领域最新动态接轨,不断地更新知识、观念、方法,发挥其科 研优势,提高骨科整体的护理水平。

  综上,我国需完善骨科专科护士培训体系,建立 标准化的培训模式、培训周期及资格认证体系;建立 专科护士发展平台,开设专职岗位,如骨科护理门诊 和顾问;开展专科护理教育课程,早期进行专科人才的培养,促进我国专科护理的发展。

  [1] American AssociationofCollegeofNursing.Theessentialsof masterseducationforadvancedpracticenursing[M].Wash- ingtonDC:AACN Publishing,1996:5.

  [2] 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国家卫生计生委关于印发全国护理事业发展规划(2016-2020 年)的通知[EB/OL].(2016-11- 24)[2017-02-30].201611/92b2e8f8cc644a899e9d0fd572aefef3.shtml.

  [3] 王淑粉,杨培常,张艳.美国临床护理专家发展近况[J].卫生职业教育,2014,32(10):156-157.

  [4] 李华,李亚清,余桂芳.糖尿病专科护士工作模式的探讨[J].中华护理杂志,2008,43(9):852-853.

  [5] 甘玉云,李伦兰,汪亚兵,等.安徽省骨科专科护士工作现状及工作阻碍因素研究[J].中国护理管理,2016,16(1):65-67.

  [6] 吴文芳,冷婧,王贞慧,等.中美专科护士培养领域比较研究[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16,32(14):1107-1110.

  [7] 李佩芳,宁宁,王艳琼,等.四川省骨科专科护士培养需求现状调查[J].西部医学,2016,28(8):1165-1167,1171.

  [8] 尹诗,姜冬九.我国专科护士培养模式综述[J].护理学杂志,2012,27(4):95-96.

  [9] 施学芝.安徽省专科护士培养可持续发展的探讨[J].临床护理杂志,2011,10(2):64-67.

  [10] 朱晓萍,施雁,MaryCourtney,等.中澳院校联合培养心血管专科护士的实践[J].中华护理杂志,2015,50(01):22-25.

  [11] 王洁,霍孝蓉,邹叶芳,等.基于专科临床实践能力的骨科专科护士培养[J].护士进修杂志,2017,32(8):715-718.

  [12] 伏鑫,郭彩霞,魏春艳,等.国内外专科护士发展现状及培养策略研究[J].中国医院管理,2014,34(9):76-77.

  [13] 梁陶媛,高小雁,董秀丽,等.骨科专科护士核心能力评价指标体系的构建[J].中华损伤与修复杂志:电子版,2017,12(2): 151-155.

  [14] 罗春梅.骨科专科护士核心能力评价指标体系的构建[D].重庆:第三军医大学军事预防医学院,2015.

  [15] 张萌萌,叶和梅,徐鸿,等.骨科专科护士核心能力评价指标的构建[J].护理实践与研究,2017,14(4):5-8.

  [16] 苏曼曼,彭芳敏,李凯霖.骨科专科护士资质培训期望及培养策略的调查研究[J].中华护理杂志,2014,53(4):404-409.

  [17] 江哲珍.院内骨科专科护士培训的实施及效果[J].齐鲁护理杂志,2016,22(19):31-32.

  [18] 闵燕,宋琦,谢蓉.江西省骨科专科护士培训需求及使用现状调查[J].实用临床医学,2017,18(12):101-103.

  [19] 魏春苗,穆燕.国内专科护士再认证的可行性分析[J].护理学杂志,2014,29(24):76-79.

  [20] 黄金,张艳,李乐之,等.我国目前专科护士培训管理中存在的问题与思考[J].中国护理管理,2015,15(2):243-245.

  [21] 乔晓斐.安徽省专科护士工作现状与职业发展策略的研究[D].合肥:安徽医科大学,2014.

  [22] SuperD E.Careerchoiceanddevelopment.Alife-span,life- spaceapproachtocareerdevelopment[M ].San Francisco : Jossey-Bass,1990:197-261.

  [23] 黄蝶卿,黄惠根,陈凌.专科护士的培养与管理实践[J].护理学杂志,2018,33(3):73-77.


毕业论文:http://www.3lunwen.com/zk/2764.html

上一篇:标准化管理在医院专科药房药学服务中的应用

下一篇:对护理专科学生肺结核的态度、行为考察分析

     移动版:探析骨科专科护士培训与管理

本文标签:
最新论文